英超焦點:春風緊 別夢寒

英超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利物浦隊長傑拉德周末踢完在安菲爾德的最後一場比賽。

又一個賽季到了最後倒數的時日。季春時節,風斜雨細的英國卻並不那麼溫暖,只有越來越晚的日落提醒著人們,所謂的英倫夏日即將到來。這一周的英超聯賽,也讓人記住了一個個夕陽下的背影。此刻的主題,是離別。

西倫敦,洛夫圖斯路, 32歲的喬伊·巴頓和36歲的克林特·希爾在夕陽下併肩而立。在女王公園巡遊者本賽季最後一次主場比賽後,他們帶領隊友們向全場球迷致意。而在球迷和隊友們都離開球場後,他們卻似乎久久不願離開。在球場上仍然生猛的兩位老將,此刻的背影卻顯得有些蒼老。排名倒數兩位的伯恩利和QPR已經確定降級,在升級的首個賽季就再次匆匆告別。

與此同時,在北倫敦的白鹿巷,場邊的史蒂夫·布魯斯大腹便便,滿頭白髮,早已看不出當年那位堅如磐石的鐵衛的身影。 他的臉上寫滿了疲憊,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球隊距離告別英超聯賽也不遠了。

在2014-15賽季英超聯賽的20支參賽球隊中,有6支來自大倫敦地區,5支來自西北,4支來自中部,3支來自東北,還有兩支分別來自南部以及威爾士。有意思的是,到了賽季的最後一周,本賽季英超最後的懸念,最終的生死一搏的險境成了三支東北鄰居的你死我活:桑德蘭、紐卡斯爾聯、赫爾城三隊中將有一隊最終以本賽季聯賽第18名的身份告別頂級聯賽。於是,東北足球鐵定面臨著一場送別,只是誰去誰留尚存疑問。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QPR再度遭遇降級,老將希爾和巴頓賽後都大為失望。

37輪過後僅積34分的赫爾城目前分別落後紐卡斯爾和桑德蘭2分和3分,毫無疑問是降級可能性最大的球隊。儘管他們將在最後一輪坐鎮主場,但對手卻是強大的曼聯。若赫爾負於曼聯,則老虎城鐵定降級。若赫爾爆冷擊敗曼聯,而紐卡斯爾平或負於西漢姆聯,則紐卡降級。若赫爾和紐卡同 時取勝,而桑德蘭連續負於阿森納和切爾西,則桑德蘭降級。三隊之中桑德蘭最有可能像去年一樣成功保級;內憂外患,近期狀態奇差的紐卡斯爾也需要爭取一場勝利來救命;而赫爾城降級的可能性仍然最大。

上賽季作為升班馬的赫爾城給人們留下了一系列驚喜。幾番扮演巨人殺手的角色,早早取得超出預期的積分儲備,提前確保保級,隨後在足總杯賽中一路高歌飆入決賽。升級時並不被人們看好的老虎城在布魯斯的調教下舉重若輕地拿下俱樂部歷史上的最佳戰績。那一年正好是赫爾城建隊的第100週年。

然而升級後的第二年(當然,前提是你在第一年成功留下)往往才是最艱難的。此時球隊和球迷的心態都會發生巨大的變化,容易導致球隊無法保持第一年初生牛犢的拼勁。在上賽季名利雙收後,赫爾城原本志存高遠,在轉會期連續出手,大幅加強陣容,不料卻打散了他們在上賽季的狀態。本賽季初期, 赫爾因為各種球場上的失誤導致的失分令他們處在不利的位置。此後連續的傷病和不佳的運氣更是彷彿天意般把他們逼向了深淵。近幾輪比賽,赫爾都能創造出大量機會,卻總是無法進球,甚至場場都有被門框阻止進球的情況發生。或許天意如此,誰也救不了老虎城。

如果真有什麼人可以拯救赫爾的話,恐怕要數作死狂魔紐卡斯爾了。近10輪只取得1分的他們硬是把自己從積分榜中游推到了降級區邊緣。球迷與俱樂部的矛盾早已計劃,代理主帥卡弗的執教能力堪憂,球員們也似乎失去了信心和拼勁。聯賽末輪,如果紐卡斯爾繼續疲軟,折戟東倫敦,而無欲無求的曼聯則在客場送給老隊長布魯斯的球隊三分,那麼喜鵲就將代替老虎告別英超。這樣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霍爾城雖在賽季初有些亮點,但現在還難逃降級厄運。

在默西河畔,安菲爾德,還有另外一場舉世矚目的離別。這一次,利物浦俱樂部和球迷們送別的是他們的旗幟:史蒂文·傑拉德。他是攻守兼備的全能中場,他是撐起球隊的精神領袖。他是利物浦的兒子,是從未離開的堅守者。然而今天,34歲的紅軍隊長終於向自己生長的母隊作別,踏上遠渡大西洋的旅程。未來的旅途上,在異鄉的夢裏,他一定會回想起身披紅軍戰袍的一幕又一幕。夢裏有有相遇又離別的戰友們,一定也有從未離棄的擁躉們。有伊斯坦布爾之夜的豪邁,恐怕也有冠軍獎杯前滑倒的苦澀。他知道自己此去並非獨行,他知道自己終將落葉歸根。或許多年以後換種角色,他能夠有機會改寫領導紅軍多年卻未曾染指聯賽冠軍的尷尬。毫無疑問的是,在安菲爾德,人們會一直等待他的歸來。

本輪的最後一場比賽,老特拉福德迎來了曼聯本賽季的主場謝幕,對手是另一支老牌豪門阿森納。這兩家擁有英超冠軍最多的俱樂部在本賽季都取得了不同程度的進步,雖然仍然不能挑戰冠軍,但足以得到球迷們的掌聲和期許。對於曼聯球迷而言,這場比賽最重要的意義在於一些未知卻似乎近在咫尺的離別。法爾考得到了久違的首發機會,卻也可能是最後的一次機會。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曼聯球員德赫亞和法爾考雖命運迥異,但都將離開老特拉福德。

他在鋒線上拼盡全力,但仍然明顯力不從心。在租借加盟曼聯的一年中,老虎的身體狀態一直沒能完全恢復。還沒來得及讓紅魔球迷看到真正的自己,但他或許自知已是告別時刻。被替換下場時,表現平平的法爾考仍然得到了球迷的掌聲和吶喊。這樣的禮遇不是為了這場比賽,更像是離別的致意。

一個更令曼聯球迷難捨的人是西班牙門將德赫亞。誰也不知道他是否已經打定主意離開,但他想要離隊加盟皇馬的消息已是盡人皆知的事實。曼聯球迷呼喊著德赫亞的名字,聲音響徹夢劇場。這是最後的挽留,也或是悲傷的訣別。德赫亞在比賽中因傷下場,意外地享受了一次在比賽中途被替換而接受全場起立鼓掌的待遇。然而如果這就是他在這座球場的謝幕,這一幕的離別或許太過倉促和神傷。

春末的英倫,風雨依舊清冷,離別的氣味在風裏氤氳。每一種離別,都值得被祝福。夕陽山外山,今宵別夢寒。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