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日记:围观伦敦裸骑

這位已連續三年來參加此活動的仁兄這次運氣不好,單車碰巧「晚節不保」,沒法跟著大部隊騎行了。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這位已連續三年來參加此活動的仁兄這次運氣不好,單車碰巧「晚節不保」,沒法跟著大部隊騎行了。

6月9日下午,總「依戀雨點」的倫敦竟突然放晴,想必老天也要為已連續舉辦九年的倫敦裸體自行車遊行活動「送上陽光,鳴鑼開道」。 於是,今年海德公園千人裸騎萬人圍觀的壯觀場面成為可能。作為圍觀群眾的我,不僅僅是「大開眼界」。

「賺到了」

來英國留個學,各種「賺到了」:不小心撞上了百年難遇的女王鑽禧慶典,跟著英國人民歡樂了四天,在風雨中等候女王遊船馬車向我揮手致意;躲不掉的2012倫敦奧運,說不定還能在異鄉聽著國歌看著五星紅旗在奧運賽場冉冉升起;原來只能「遠觀不可褻玩」的溫布爾登和老特拉福德,也將有幸前往;圍觀過一些示威遊行罷工,也看了Westlife告別演唱會。

但貌似以上這些都不足以讓我國內那幫朋友如何的「羨慕嫉妒恨」,直到,今年我也湊巧圍觀了以環保為初衷的全球性年度盛事----「世界裸體自行車日」(World Naked Bike Ride Day)的倫敦活動。

未成百,終上千

這項在世界各主要大城市都會舉行的年度活動今年已是第九年了。這項極度吸引人眼球的活動旨在通過裸體騎自行車的方式呼籲單車族能在馬路上享有更安全的環境,反對汽車文化,反對人類對石油的過度依賴,提倡自行車這一類環保的交通工具。

聽說,2004年的首次活動即是從英國倫敦的海德公園開騎。當時,除了58個參與者外,更有10來個路過的普通騎車者受到激勵,當場「寬衣解帶」加入裸騎行列。而如今,這項活動不僅遍布20多個國家和包括巴黎、芝加哥、馬德里、東京等近百城市,每年各地的參與人數也已突破千人。

活動的著裝指導是「bare as you dare」,也就是說「你有多敢,就露多少」。 全裸並非必須,不過還是鼓勵你「釋放天性,不著一物」。

其實國內去年在廣州大學城有綠色騎行組織也欲組織類似的活動,雖然裸騎行為並不犯法,但「有關部門」還是「建議」不要全裸,而是半裸或穿著清涼。當時還在社會上引發了一系列爭議。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這位大叔的裝扮讓人聯想到「皇帝的新衣」

海德公園,歡樂大聚會

今年騎行活動的起點和終點還是海德公園。計劃車行隊伍途徑倫敦主要名勝,例如皮卡迪裏(Piccadilly)、特拉法加廣場、白廳、西敏寺大橋、倫敦眼、滑鐵盧大橋等等。既然海德公園是騎行凖備的大本營和出發點,我和同學在研究好路線後打算直接去那蹲點。

剛出地鐵站,路癡的我根本無需分辨方向,隨著人流奔湧的方向就知道裸騎活動的大本營是在海德公園威靈頓拱門(Wellington Arch)下。

舉目可見的是推著自行車的人群,舉著相機的人群,男女老少,好不熱鬧。作為相機聚焦的主體——「參與騎行的人」已經一切凖備就緒,只待時間點一到,組織者一聲令下,便能浩蕩出發。

這裏的「ready」,我指的是「著裝凖備」的ready:不僅僅是「脫光光」,更是如何身著特色油彩,身戴獨特飾物,裝扮成動物或社會名流,展現個性,亦傳遞反對汽車文化,提倡綠色出行的信息。

圍觀一族的裝備也毫不遜色。智能手機、單反相機、iPad……許多媒體也裝備齊全,佔據有利地形,時刻凖備著。

除了我們這種提前就知道消息,帶著相機來蹲點的,也有大批「誤入」公園踏青的市民或來觀光的遊人。海德公園的廣場、草坪如萬人聚會,熱鬧非凡。

秒殺菲林

下午3點半正式開騎,圍觀人群自覺站在馬路兩側,讓開一條道。只是不到幾分鐘,原來能供兩輛汽車行進的通道已被熱情的群眾「不由自己的」擠成了只供幾輛自行車「相擁而行」的羊腸小道。

映入眼簾的是朝你揮手「黑猩猩」、帶病出席的「菲利普親王」、皇帝的新裝中的「皇帝」、胸部畫著英國旗幟的妙齡少女、坐在三輪車中風情萬種向你揮手致意的「女王」、身綁天使翅膀的少婦……

此外,綠色騎行工具並不僅僅是二輪單車,騎行隊伍中滑板、獨輪車、供殘疾人使用的三輪手控車、滑輪、類似遊人乘坐的「人力黃包車」應有盡有,你不禁驚嘆他們的想像力。

騎行者如奧斯卡紅地毯上的明星,受到夾道粉絲熱烈的歡呼,他們各異的著裝也「秒殺」了現場不少菲林。隊伍陸陸續續從廣場出發,大概過了一個小時數萬圍觀群眾才目送完最後一輛騎行者。

各取所需,自享其fun

此時,海德公園人群漸漸散開、也有遊人直接席地而坐,享受這難得的午後陽光。人群中有個頭戴蓬頭假發,身前罩著英國國旗,赤身裸體的男子特別引人矚目。

他說這已經是他第三年來參加這個活動了,只是這一次他運氣不大好,單車碰巧「晚節不保」,活動當天給壞了,也就沒法參加騎行活動了。與幾個遊人拍完照後,他說他要去換衣服了,有點冷。

我問他為什麼要參加這種活動,這真的對於提高人們對環境的重視,加強自行車騎行者的公路安全有幫助麼?

他說,自然有人參加是真想宣傳公益理念,有人就是覺得好玩,但這也沒什麼。很多事情你知道政府沒辦法改變什麼,那我們就只能自己身體力行,吸引人們眼球了。

今年參與人數的規模已足以讓我大開眼界,不過他介紹說,去年因為天氣更好,實際上人更多(超過1500人),也更「crazy」。

其實有時候,糾結一項活動的意義似乎本身也沒什麼意義。每個人參與的目的不同,圍觀的目的也不同,各取所需,自享其fun,也就足夠了。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