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日記:因為體育,不會忘記殘奧

更新時間 2012年 8月 27日, 星期一 -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2:51
朱密密

兩周前,當我完成了在溫布爾登的奧運志願者任務。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殘奧會的英文叫Paralympics,剛開始念會有些拗口,但在接下去的十幾天時間裏,這個單詞會被無數次提及。

Para是一個前綴,在英文裏有「附屬、相似」的意思,Para和Olympics 結合就成了所謂的「殘奧會」,其實中文翻譯略欠妥,它的願意里根本沒有著重在「殘疾人」上,而是以一種平等的人性角度看待同樣一種奧林匹克盛世。

我認為這才是奧林匹克精神的最佳體現:其實殘疾人和我們無差異,只是在身體素質和表現能力上和我們略有差距,他們理應和正常人受到同等的待遇和權利。除此以外,比賽質量有降低嗎?運動員水平有降低嗎?賽事等級有降低嗎?

沒有,統統沒有,所以,我們也沒有理由去忽略這樣一場同樣精彩的賽事,反而應該更加關注,給予更多的支持,因為這些運動員們比常人付出更多的努力,真正不是為了榮譽而戰,而是為了自我價值的實現。

重讀「奧林匹克精神」

方才提到了奧林匹克精神,其實大多數人都有誤解。人們對奧林匹克精神的理解往往是「更高、更快、更強」。而真正的奧林匹克精神, 國際奧委會在《奧林匹克憲章》中中有這樣一段話:「每一個人都應享有從事體育運動的可能性,而不受任何形式的歧視,並體現相互理解、友誼、團結和公平競爭的奧林匹克精神。」 常年來我們陷入一種既定的模式,苦練多年不就是為了去比賽麼?比賽不就是為了贏得冠軍麼?冠軍不就意味著榮譽麼?

這樣的質疑沒有答案,答案需要運動員用一輩子的時間問問自己的心,摸著已得著的獎牌,貼在胸口好好默想:我享受過體育帶來的快樂嗎? 我相信殘奧會會是更加輕鬆、歡樂、歡笑淚水交雜的一次盛會,所有運動員真正享受殘缺的身體帶來的完整的快樂。

重當「Games Maker」

兩周前,當我完成了在溫布爾登的奧運志願者任務之後,和我們團隊裏的其他成員結下了深厚的友誼。前幾天,一位同事在網上群發了這樣一條訊息,引得所有人忍俊不禁:我現在每天都盯著我的證件發呆,看到路上有人帶著證件就巴不得上去查看他的身份,沒有寫明「6」(奧林匹克貴賓專屬代號)就想攔住他!怎麼辦?快來救我!

我是幸運的,在離開奧運會志願者的崗位之後不久,帶著這樣一份眷戀和餘溫,繼續工作在這個千載難逢的平台上。其實就在兩個月前的志願者培訓期間,我還只持有殘奧的工作資格,但我憑著滿腔熱血,鼓足勇氣向我的領導反映,懇求他給我一個奧運志願者的機會。就這樣,在一系列漫長的等待中,我終於被「額外」分配了在溫布爾登網球場的任務。

殘奧會志願者場館培訓的形式和內容和奧運會大致相同,場館總負責人做了大致介紹,之後便是將所有志願者根據不同的團隊進行了分組,然後在領隊的帶領下對整個場館和自己負責的區塊進行了實地考察演練。這回與眾不同的是,在培訓完之後,領隊帶著我們去了體育場內部的一間酒吧,喝著飲料聊著天,分享各自的志願者經歷,侃侃而談,酣暢淋漓。

重新認識「O2」

殘奧會期間,我工作的地點是北格林威治體育場(North Greenwich Arena),大家都習慣叫他O2,是2007年建的一個多功能體育館,舉辦過各種大型的活動,更是明星大腕兒在倫敦開演唱會的首選。

在奧運期間,這個體育場主要負責體操、藝術體操和籃球。而在殘奧期間,這裏就只進行輪椅籃球的比賽。有意思的是,英國人對於這個項目貌似勢在必得,不僅因為在北京奧運會上他們拿了銅牌,近幾年這個項目又進步很快,而且國際殘奧委員會主席,英國自家人菲利普·克雷文也曾經是輪椅籃球運動員。

另外,為了迎合更多人的口味,奧組委特意搭建了一條空中纜車路線,跨越泰晤士河,連接了各個場館,其中就有O2。這個纜車的啟動,更令原本宏偉的O2體育場更加大放異彩,煥然一新。

時間不多了,殘奧會的開幕也進入了倒計時。眼淚已在眼眶裏蓄勢待發,我要把最溫情的淚水和最熱烈的掌聲獻給每一個用生命在運動的英雄們,同樣,把掌聲獻在自己,以及和我一同在奧運和殘奧崗位上辛勤工作的志願者們。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與内文相關的鏈接

聯絡薦言

* 須填寫項目

相關話題

BBC © 2014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