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日記:淡淡的年味,濃濃的牽掛

趙雅珊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謝菲爾德大學廣播電視專業碩士研究生 趙雅珊

汽車駛入家鄉時,高高掛的大紅燈籠抓住了眼球,真漂亮。中國此時處處洋溢著節日的氣氛。可是去年此時,我還在謝菲爾德。一座二戰中被轟炸後轉型為以教育為主的城市。這裏有大批的中國留學生。去年和朋友們一起平靜又簡單地迎接了中國農曆新年蛇年的到來,大家一起做年夜飯並同步看春晚。

理工科男掌勺年夜飯

中國古語有雲: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出國前除夕夜的年夜飯都是父母在張羅,自己根本不用過手。即使如此,一桌豐盛的大餐也會自然而然出現在除夕夜的飯桌上。在英國過年,要是沒有朋友的主動邀約和操持,估計,我的年夜飯是炸魚和薯條。

朋友都是一群理工科男生,一群做得拿手菜的居家男。香幹炒肉,涼拌木耳,粉蒸排骨,宮保雞丁等,經他們一捯飭就像模像樣得端上了飯桌。這些雖是國內的家常菜,卻是國外的大餐。有些食材不好買,即使有,也非原汁原味,少了點熟悉的味道。可是,有吃的就很幸福啊!

朋友邀請了位台灣的同學一起過年。舉杯時,友人欣慰道: 「歡迎回家過年!幹杯!」

一直認為大多數中國男生大男子主義,很少操持家務,總是飯來張口。他們卻改觀了我的偏見認識。或許,生活面前,人人平等。柴米油鹽醬醋茶,樣樣都是生活的底色。每樣都要有,也都要會。留學,不僅重學業,飲食也是學習的一部分。照顧好自己,不讓家人和朋友擔心和在學術上有所見解或者建樹同等重要。

遠方的牽掛

第一次在國外過年,不管父母還是子女都有多多少少的不太習慣。我們的年夜飯沒著落,他們沒處給壓歲錢。

電話裏,父母詳細詢問了過年的所有細節。時間,地點,人物,菜單等等,一個都沒少。我知道,這些細碎的問詢裏,是他們滿滿的思念和牽掛。聽著電話裏家裏的年味兒,心裏很是酸楚,思家的情緒一下達到了頂點。差點流淚,想想還是硬生生咽了回去。出門在外,不能讓家人太擔心,該堅強的還得堅強。雖然,彼時,我極度想家。

留學之路充滿艱難和孤獨。思鄉之苦在節假日更甚。電話和視頻雖然能及時傳遞信息,可是心裏的情感對方卻摸不著。

聽著電話裏戀人調皮的聲音,心裏很暖。電話的那頭,煙火聲清晰有力,一發,一發,又一發,強有力地綻放在彼此心間。這就是兩個人的煙火,春節獨有的浪漫。

回不去的萬里之遙,科技能帶去及時信息,傳遞一部分情感。可是對祖國深深的眷戀,對家人和戀人的思念,深深地藏在心裏。彼時,完成學業是第一要務,該吃的苦還得吃。思念,算一種。不過,只有享受過精神上的孤獨和思念之後,才更珍惜團聚和相處,才更懂得家的意義。

直播間裏的年味

記得很清楚,蛇年的正月初二,是我們慣常的新聞日。春節不放假反而還上課,前所未有的事。可是這在英國,別人不過年。甚至有人不知道中國年的存在。

新聞日,是我們新聞專業的實踐日。從早上的選題會開始,由學生自主選題,主編敲板,在幾個小時內完成新聞的採編寫,最後在謝大新聞欄目JUS NEWS播出。

選題會上,主編同意了同學提出的拍攝舞獅隊在謝菲爾德市政廳彩排的請求。為慶祝中國農曆新年蛇年的到來,謝菲爾德中國學聯和成都市代表團共同凖備了一台元宵晚會。

當日,我作為主播並未被外派採訪和拍攝,而是呆在家裏幫著做後期編輯。這條舞獅隊的新聞最後並未被當做要聞來播,而是放在節目的最後輕描淡寫地一筆帶過。

對於這樣的決定,中國同學們對於當日值班的外國編輯有些小小的微詞。對獨在異鄉為異客的我們來說,中國新年是根植於心的傳統。

過去的二十幾年,央視和各大地方媒體對春節的報道更是鋪天蓋地,頻出新點。它怎麼就不是大新聞了呢?況且年初二跑出來的新聞,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怎能這樣處理? 這是文化的差異也是新聞判斷的結果。

英國人對於中國文化並不那麼感興趣。雖然,中國在崛起,中國也頻繁出現在新聞裏。但,並非是謝菲的城市新聞,更不是謝大的周播新聞裏。因為中國新年對這座城市並未有多大影響。對謝大的非中國學生群體也帶不去多少節日的喜慶。即使中國學生,課也照上,論文照寫,飯照做,沒有壓歲錢收。

所以,我們還是尊重主編的決定,把它做成小新聞。新聞雖小,時常雖短,畫面也並非像國內大型晚會般壯觀和恢弘,但,當我播到它時,心裏充滿了暖意和自豪。

今年過年在家過。少了村裏的寧靜和簡單,祖國慣有的聚會和團年也被提上了日程。可每種年味兒都有它獨有的魅力。想念英國寧靜祥和的新年,期待中國大家庭熱鬧的團聚。讓我們擁抱每種不同的年味兒,享受,並尊重。

(責編:路西)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或向《留學日記》聯繫投稿,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