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日記:去劍橋蹭飯

可口的食物和友人陪伴肩負著雪中送炭和錦上添花的光榮使命
Image caption 可口的食物和友人陪伴肩負著雪中送炭和錦上添花的光榮使命

去劍橋蹭飯不是第一次了,從火鍋到聖約翰學院的晚宴,每次借口都不同,什麼觀光划船,學術敘舊。待瞻仰了若干次徐志摩的石碑,在船上忸怩作態了無數次,同行的旅伴換了幾輪,去劍橋的真相逐漸浮出水面:蹭飯。

這次雁悅的媽媽來劍橋小住。兩年前在牛津的時候我就品嚐了阿姨的好手藝。我怎能放過這次好機會,於是攜安德森先生坐上了去蹭飯的火車。

走進客廳,撲面而來的是桌上的芋圓湯,鹵牛肉,白斬雞,油爆大蝦。頓時我的瞳孔放大。接著,阿姨又端上了苔條糍糕和香菇燒賣。這一切好得就像是做夢了:芋圓滑爽,牛肉酥嫩,雞肉香嫩,大蝦鮮甜。精緻的香菇燒賣上面有一顆青豆裝點,嬌俏地不得了,燒賣下面還墊了一片薄薄的胡蘿蔔。苔條糍糕外脆裏軟,海苔的香氣在糯米的軟糯糾纏在一起。席間還品嚐了新制的糖桂花酒釀。

阿姨說晚上吃餃子,午飯後就辛勤地開始凖備晚飯的材料,讓我們四個去對面丘吉爾學院的草地上撒歡。雁悅及其夫君支好一隻巨大的五彩風箏,風箏的尾巴有兩個我這麼高。

安德森先生帶了橡膠的空竹,沒想到中國大爺大媽和英國小朋友們都有相同的愛好。他突發奇想把空竹抖到高空,然後讓空竹恰好順著風箏線滾下來,技藝嫻熟,讓人刮目相看。

我們回到家,開始喝烏龍茶。我和雁悅夫婦看他們出去玩的照片,可憐的安德森先生躲在角落被工作的電話會議困住。待那番冗長的電話會議結束,到了晚飯的時間。

說是晚上吃餃子,可是桌上擺得不只有餃子,還有排骨蘿蔔湯,叉燒肉!手工擀皮的餃皮裹著鮮嫩多汁的餡,暖暖地像吃下個小太陽。那盤誘人的叉燒在十分鐘內扁下去,阿姨又把它堆滿。席間,阿姨逐一講解每道菜的做法,鼓勵我嘗試新菜式犒勞工作辛苦的安德森先生。只可惜安德森先生的工作時間太長,少有機會和我共進晚餐。

這兩頓飯彷彿是一場宏大的交響曲,高潮迭起,波瀾壯闊,驚喜接二連三。我和安德森先生也體會到了家的溫暖。阿姨心靈手巧,充滿愛意地照顧到女兒女婿生活的點點滴滴,連女兒的朋友及家屬都細心關照。她允許四個寵壞的小孩埋頭苦吃,讓孩子們無邊無際地閒聊,自己忙活了一整天。

可口的食物和友人陪伴肩負著雪中送炭和錦上添花的光榮使命。在氤氳的蒸汽中,我還是那個提著兩顆菜一盒豬肉去雁悅所在的李納克學院燒菜的烹飪菜鳥。我一直都是那個容易滿足的小妞,在雁悅小小的宿舍裏,小火鍋前騰騰的熱氣把我們的眼鏡片熏得白霧彌漫。

天黑了,我和安德森先生帶著一瓶自製的柚子茶,五袋做酒釀用的酒曲,一袋自製的苔條花生,一個巧克力蛋以及暖暖的胃和一臉滿足的笑臉回了倫敦。我和雁悅都是幸福的,雖然都身在海外漂泊的旅途,但是有人一起取暖,一起分享瓷實的小日子。

(責編:林杉)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或向《留學日記》聯繫投稿,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