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日記:悶騷的英國人

Eastenders 劇照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人們總是外表保守,內裏卻又有著不羈的情緒在騷動。

一說到英國人,腦子裏面第一個浮現出的形像是什麼樣的?說著迷人的英式英語?帶著大高禮帽兒?穿著筆挺的燕尾服?不苟言笑?開口閉口都是would you please? 反正總是時刻端莊得近乎刻板的。這樣的答案,也算是對了一半兒。那另一半兒是什麼樣的呢?

在英國生活了近兩年,我總結出了英國人民一個非常顯著的特點:拘謹的外表下面往往藏著一顆隨時騷動的小心臟。用一個流行的詞語形容,就是「悶騷」。也就是說,他們兼具了悶和騷兩種彼此相反的特質。

我居住的公寓附近,既有政府工作部門和寫字樓,又有無數的小酒吧。於是,在工作日和周末,我總是會有一種穿梭在兩個不同世界的幻覺。

先說工作日吧。街上的英國人無論男女,總是一件深色的大風衣,一臉凜然的嚴肅表情,目不斜視,以同樣恆定的步伐快速前進著。直讓人覺得是安裝了相同程序的機器人。這麼說吧,走在他們中間,我都深深為自己悠閒的步伐和左顧右盼的眼神感到內疚。

可是千萬不能因為這樣,就簡單的將英國人歸為「刻板」一類。在我眼中,他們絕對是深諳「work hard, play harder」的專家們。

一到周五周六的晚上,這些英國人們就開始「本性畢露」了。

我睡覺輕,房間是臨街的,窗戶也不太隔音,於是每每到party散場的時間,我的「痛苦」就開始了。

這種時候吧,酒足飯飽(當然了,主要是酒足)的英國友人們在回家的路上,其形態可以用群魔亂舞來形容:大笑的,尖叫的,唱歌兒的,邊走邊跳的,摔瓶子的,甚至學狼叫的……一句話總結,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他們做不到。

而我呢,也從一開始怨氣十足的用被子捂耳朵,到後來的無奈,再到如今興致勃勃的趴在窗台上看他們的「午夜狂歡」。聯想到他們在平日裏那套「機器人作風」,再瞄一眼窗台下面,那種感覺只能用奇妙來形容。

其實想想,這夜正是我喜歡倫敦這座城的原因。在這裏,悶和騷,保守和自由,永遠有著最完美的平衡。人們總是外表保守,內裏卻又有著不羈的情緒在騷動。一切看似很隨意,但是又有恰到好處的規矩。這確是我最喜歡的性格。無論是人,還是一座城市。

回想起昨夜回家的地鐵站。照例還是有賣唱人駐扎。與往日主打浪漫曲目的薩克斯風大叔不同,今天這位走的是熱情洋溢的拉丁路線。彈著歡快的曲調,背著吉他邊唱邊跳,臉上洋溢著真實的歡樂,完全陶醉在自我的世界。讓人覺得彷彿不跟著他一同快樂都對不起他這份熱情。而這個城市最奇怪也最讓我迷戀的是,雖然沒有一個人駐足停留,但每一位卻都踩著其音樂的節拍走動。即使臉上維持著無所謂的神情,腳步卻出賣了每個人內心被挑起的俏皮。可愛的英國人,連帶這樣的雨夜也變得可愛起來。

(責編:顧垠)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或向《留學日記》聯繫投稿,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