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日記》:再見,倫敦

劉君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一個二十六歲女子的獨白: 我的夢想與妥協

從夕陽到夜幕,她站在Oxford Street的風中,等待一位英國摯友。明天她即將離去,人潮洶湧,想像著怎樣的告別。忍住傷悲說聲珍重道別離,也許你我不會再相遇。忍住淚水說聲再見,願你擁有美好的未來。

決定離開的那晚,倫敦的雨下得好大,她脫掉高跟鞋,換上球鞋,一臉決然的走進那一片水濛濛的世界。這是她在Peterson Law 實習的第一天,也將是最後一天。任憑雨滴打在雙頰,淚水不停地往外湧,那滿處的繁華與芳菲在身後一一退卻,有些人錯過了是一輩子,有些機會錯過了同樣是一輩子。

躺在氣墊牀上,好友的房間裏,眼前跳動出銀行卡的數字,嘆了口氣,夢想折斷在缺金少銀的前進路上,只能在妥協中低頭。可能沒有人願意把自己的落魄這麼淋漓盡致地呈現在眾人眼前,這不僅僅只是自尊的問題。而她,選擇了給自己的過去二十六年一個交代。

翻開隨筆,是一些斷斷續續的文字。

也許,喜歡一個學校沒有太多條理分明的理由,那些迎面而來的不同面孔,說不上Nice的淡淡微笑,走迷宮式的教學樓,紛紛亂亂的各種郵件,意料之外的大大草坪,從此二十五歲那年的記憶都將散落在Goldsmiths的角角落落裏。

午後,考文特花園,灑滿陽光的廣場餐廳,迎面走來的異域女子,溫情搞笑的家庭秀,隨琴起舞的魅力Lady, 忘情獻唱的『芭比娃娃』,帶著小女兒席地而坐的溫情父親,生並活著,愜意跳動!

大本鐘附近,聖詹姆士公園(St. James's Park),大片的陽光灑滿整片綠茵,心情明媚,頓感輕盈。 被譽為毗鄰白金漢宮的水鳥天堂,一隅安然,心底一片柔軟。

離開溫莎城堡,前往伊頓公學,郊外沒有倫敦市內的人潮湧動,只有如嬰兒沉睡般不經意露出的淡淡笑意,借著這一方沉靜,如此入夜安好。初秋傍晚,倫敦郊外伊頓公學的足球場沉浸在一片醉人的安寧,大片大片的草地慢慢化去白天的忙碌,只留下深秋的寒意,無處逃脫。返回時,一眼瞧見那成群的天鵝與野鴨在泰晤士河暢遊,岸邊的遊客個個難掩驚喜之情,天鵝與野鴨共舞,別有一番意境。

肯辛頓公園,初春的陽光,孩子們的嬉笑打鬧,湖邊的水鳥,那一片嫩綠那一片蔚藍。迎面而來的帥哥,冠冕堂皇地看過去;高挑靚麗的異國女子,大膽的裸露,放肆張揚的性感,灑下一路的風情。

聖保羅大教堂,與泰特現代美術館隔橋相望,聽不懂教堂內那些晦澀的經文,但感觸到的是一片神聖的深深靜謐,那些念給上帝的禱告就是走向天堂的路,really?

合上隨筆,靠在牆角,靜靜地。

站在十字路口,她是孤獨的,無人可依,無人可靠,孤身起舞,高速運轉,何處何從,無限茫然;她也是落魄的,不願承認,默默承受,無能為力,長途跋涉,卻親手關上了夢想的窗;她也是勇敢的,揣著僅有的二千人民幣,火車上,站了十六個小時,從長沙到上海,揣著三十萬,從上海到倫敦,只是,現在,夢想在身後漸行漸遠,只剩些許餘溫,甚是遺憾,無限懷念。她的生命豐盈而單薄,歡愉又辛酸,這就是一個二十六歲女子的獨白: 我的夢想與妥協。

輕輕地,我走了,正如我輕輕地來; 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責編:李莉)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或向《留學日記》聯繫投稿,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