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日記》:異腔異調話除夕

Image caption 晚會末有一首鄧麗君的《月亮代表我的心》,我輕聲和著,感覺自己就在中國。

除夕的晚上,穿好旗袍,出門,去學校。

旗袍是水藍色的,綢面上印著花,讓人想起二三十年代的上海灘。在外留學的女孩大多備了一件,適逢場合終於能從衣櫃裏拿出來。原由是學校的語言中心組織了新年晚會,邀請中國學生一起參加。晚會在一棟教學樓內的大會議室裏,前面作舞台,後方桌子拼接在一起,擺著食物,旁邊均放著一張小紙片,寫著中文的菜名和拼音。我記得有素包、春卷,還有一些點心。進門時,一個穿著大紅褂的非洲男孩熱情地給每一個到場的人發一個小方紙條,上面有數字,留著晚會最後派發獎品用,都是國內的習慣。

在學校學中文的學生以班級為單位凖備了節目,整場晚會,一半是歌曲,一半是舞蹈和小品。說是小品,英文譯成talk show,其實是學生串著說一些簡單的中文對話。室友Paul是個法國男孩,剛學中文不到半年,和朋友一起唱《老鼠愛大米》。開頭不久,五人聲音越唱越小,大概歌詞發音對他們來說還有點難。觀眾很是體諒,為他們鼓起掌,給他們加油。有四個學生一起唱周華健的《朋友》,他們都是高階班的,中文說得相當順暢。他們介紹說彼此是最好的朋友,所以選了這首歌。四人站成一排,齊唱,其中一個男孩用吉他伴奏。偶爾音調會出錯,但這並不妨礙我被這首歌打動。歌裏唱「一句話,一輩子,一生情,一杯酒」,我想起出門前收到的國內朋友發來的新年祝福,想起去年五月末,全班一起去草原的畢業旅行,夜裏,圍著篝火,談著天,跳著舞。音調或異,但情不變。費孝通先生寫「美美與共」,此番情境正是。學中文的學生積極地參與晚會中的遊戲,擊鼓傳花、筷子夾豆,陌生的節日裏,擁有同樣的樂趣。

節目中不乏那些在國內十分火熱的《最炫民族風》、《小蘋果》。外國學生唱得投入,跳得盡情。坐在旁邊的朋友悄聲說:怎麼中國的東西到了這都這麼土。土?他所說的「土」大概是大紅衫、大粉扇、廣場舞用的伴奏樂。可是,身處異鄉,它們都成了中國印象,萌生一種熟悉的感覺......

晚會末有一首鄧麗君的《月亮代表我的心》,我輕聲和著,感覺自己就在中國。

(責編:路西)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或向《留學日記》聯繫投稿,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