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訪談:在文化創意產業尋發展

翁世卉
Image caption 翁世卉:實習對正式求職非常有益

英國有豐富的戲劇傳統,英國高校的戲劇專業也吸引一定數量的中國學生。

上海女孩翁世卉從倫敦大學金史密斯學院(Goldsmiths, University of London)的文化創意產業碩士(MA in Creative & Cultural Entrepreneurship)(戲劇方向)畢業後在多家英國本地文化機構實習、工作過。

翁世卉目前在蘇格蘭國家劇院(National Theatre of Scotland)擔任聯合製作人(associate producer),參與本地戲劇的同時,也負責一些與中國有關的項目。

在接受子川專訪時,她談到自己在英國讀書和找工作、實習的經驗。

子川:你在中國大學本科是學法律的,畢業後當記者好幾年,後來為什麼選擇來英國攻讀創意文化產業碩士?

翁世卉(以下簡稱「翁」):我從小就非常喜歡文化藝術,也是家裏的熏陶—從小就學樂器、京劇、民族舞等等。本科畢業後當記者的時候經常有機會接觸到一流的音樂團體、藝術家。我發現最能夠激起我熱情的還是在文化創意產業領域工作,所以我決定辭職,到英國求學,為轉行打下基礎。

子川:那你為什麼選擇倫敦大學金史密斯學院?

翁:2008年的時候,金史密斯學院在中國的知名度還不是很高,是一家比較小眾的藝術學院,出了很多英國當代視覺藝術家。我覺得這所學校的氣質獨特,有一種獨樹一幟、桀驁不馴的感覺,我很喜歡,就被吸引過去了。

這個專業設置結合了商業和藝術,正是我想要學習的,因為我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想做的是製作和商業運營這個領域。而這個專業融合了我非常需要的兩方面信息,所以我就選擇了金史密斯學院的這個專業。

子川:讀了之後覺得收獲大嗎?

翁:我的感覺是,有工作經驗的同學比沒有工作經驗的同學能夠獲得更多。當時我選擇的是戲劇方向。這個專業的實踐性非常強,我們有一半的課程是專業課,另外一半是商業操作相關的,要寫商業計劃,做的事情完全是商科內容,與市場非常相關的東西。

在金史密斯學院學習給我帶來的最大好處是,老師的人際網絡—可以幫忙介紹實習單位和業界人脈。

子川:你的實習都是通過這些人脈找到的?

翁:是的。我碩士入學之後的第3個月就找到了第一份實習工作,是在皇家阿爾伯特音樂廳(Royal Albert Hall),前後做了8個月。這個實習把我很自然地引到了下一個實習,因為不斷地有人引薦我,就這樣一步一步找到接下來的實習。

子川:這些實習具體都做些什麼?

翁:皇家阿爾伯特音樂廳的實習期間,我是在他們的教育拓展部門,做一些學生課外拓展活動,包括藝術、音樂、歷史等方面的教育。我當時從頭到尾參與的最大項目是與上海世博會合作,聯合英國4所中學和上海4所中學排演一台《天鵝湖》,分別在皇家阿爾伯特音樂廳和上海世博會的主舞台演出。

後來我在英格蘭藝術協會(Arts Council England)實習過,在倫敦藝術大學(University of the Arts London)旗下的聖馬丁藝術學院(Central St Martin』s College)的創意產業研究中心做過商業研究助理。

子川:這些實習對你後來找到正式工作的幫助有多大?

翁:幫助非常大。這些實習讓我迅速融入到英國主流文化戲劇環境中,認識公共機構、私人機構比較重要的藝術家和製作人。這樣,我很快地建立了自己的人脈網絡,並且,我讀書時遇到的迷惑在實習的過程中都迎刃而解,各種謎題都打開了。

我發現實踐是實現理論的最好方法。在我對於英國戲劇和文化環境有一個比較好的了解之後,一個偶然的機會結識了蘇格蘭國家劇院的前藝術總監Vicky Featherstone,後來得以到那裏工作。

子川:你覺得自己的優勢在哪裏,能夠得到蘇格蘭國家劇院的青睞?

翁:我們劇團的每一位員工都是性格突出並且很有藝術想法的,可能我在這一點上讓他們覺得是一個非常合適的團隊分子。我是一個比較活躍而且想法非常多的人,在和他們聊天的過程中隔閡非常少,我融入劇團也非常快。

我搬到蘇格蘭之後,用了近一年的時間把蘇格蘭當代經典劇本全部讀了一遍。因為蘇格蘭其實非常有自己的地域特色,有很多劇本是用當地方言寫的,已經不是英文了。我就是這樣慢慢地把蘇格蘭方言啃了下來。如果現在看一部方言戲的話,我能夠聽懂至少70%。

我比較快地融入劇團,並且非常快地吸收蘇格蘭當地文化特色、戲劇傳統,還見了很多藝術家。同時,我的另一項優勢是比較擅長申請資金。蘇格蘭國家劇團雖然是一個由國家撥款支持的事業單位,但是每年約有一半的經費還是需要到各大基金會去申請,才能夠完成每年20到30個項目的任務量。

子川:你現在的職位是聯合製作人,具體做些什麼?

翁:聯合製作人的主要工作內容是申請資金、找到藝術家團隊,並保證他們在所給予的資金範圍內把他們想要達成的藝術想法實現,並且很好地平衡藝術和商業,即找到觀眾,取得好票房,結束後還要寫評估報告。這其中,平衡藝術和商業是很重要的一點。

子川:是不是由於你的加入,蘇格蘭國家劇院有了更多與中國有關項目?

翁:對。我從兩年前剛加入的時候就開始嘗試做了一些與中國有關的小項目,比如蘇格蘭以及中國導演、編劇的藝術家駐地計劃。我們劇團還與中國國家話劇院著名導演田沁鑫聯合發起「田沁鑫新寫作計劃」,以期挖掘新銳中國劇作家。

劇團發現這類項目對於蘇格蘭藝術家拓展他們的藝術視野有好處,蘇格蘭觀眾對此也非常有興趣。劇團進而想要做一些大項目。

做一些小項目的同時,我也在參與劇團的英國國內項目。我今年做了一些與中國有關的大項目,其中包括上半年的「中國當代劇作家劇本展演」,把幾位中國當代劇作家的作品改編的舞台劇搬到蘇格蘭上演。

我們劇團與皇家莎士比亞劇院聯合製作了在今年的愛丁堡藝術節上上演的戲《麥克白後傳》(Dunsinane)。我最近主要在做的就是這部戲,負責它的英國國內巡演和國際巡演。我們希望能夠把這部戲帶到中國演出。

同時,我還在參與籌備我們劇團與蘇格蘭Vox Motus劇團以及中國天津人民藝術劇院合作的新戲《龍》(Dragon)。這部戲將於今年秋天上演。

(責編:鈴蘭)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