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訪談:去非洲做慈善

肖媛(左)和謝宇恩
Image caption 肖媛(左)和謝宇恩未來會致力於更多慈善活動

《留英訪談》欄目去年採訪了倫敦皇家藝術學院(RCA, Royal College of Art)台灣籍服務設計碩士(MA Service Design)學生施顏萱,她參與設計的非洲國家肯尼亞的小學淨水系統贏得設計獎。

施顏萱前不久與同伴肖媛、謝宇恩一同前往肯尼亞,察看已有的UV太陽能發電的紫外線殺菌淨水系統(簡稱UV淨水系統,曾用名Droplet),並探訪小學和醫療機構,向當地人宣傳清潔用水。

他們還把這次非洲之行的過程拍攝下來,正在製作一個紀錄片,將在施顏萱今年6月的畢業展上播放。

這個項目還剛剛獲得了台灣龍應台文化基金會「思想地圖」青年培訓計劃獎助項目的提名。

在接受子川專訪時,肖媛和謝宇恩談到了這次去肯尼亞看到的情況、給他們帶來的感受以及淨水項目的特別意義。

子川:這次非洲之行是如何促成的?

肖媛:我們這次是繼續向肯尼亞提供清潔供水系統的Innovating Water項目。去年夏天有兩位設計師和工程師去過肯尼亞基蘇木(Kisumu)市,在當地小學、診所等3個地點安裝了UV太陽能淨水系統。

我們此行的目的首先是看看這3個系統是否正常運行,有沒有改善當地兒童的健康。其次,我們想去拜訪更多當地小學、診所、醫院,看看我們能在淨化水方面為他們做些什麼。

Image caption 肖媛(左)與Innovating Water的創始人施顏萱向非洲兒童普及淨水知識

子川:具體還做了些什麼?

謝宇恩:除了去小學和醫院考察,我們還訪問了基蘇木的一些家庭,深入了解當地的用水問題,沒有乾淨的水源對他們健康有什麼隱憂。

我本人的主要任務是將這次行程拍攝下來,用說故事的方式讓觀眾了解我們在肯尼亞的經歷,展現那些兒童生活的基本危機。

肖媛:基蘇木是美國總統奧巴馬父親的故鄉,我們還拜訪了奧巴馬的祖母莎拉·奧巴馬。她創建的奧巴馬祖母基金會(Mama Sarah Obama Foundation)致力於幫助解決當地兒童面臨的教育等問題。

子川:你們看到的情況是怎麼樣的?

肖媛:我們看到肯尼亞是一個正在快速發展的國家,在非洲來說經濟是比較發達的。從肯尼亞首都內羅畢的情況來看,建設和改變都很快。

但同時,我們發現在肯尼亞農村、偏遠山區還是有很多貧困地區,有很多受到疾病困擾的人。而比較權威的統計數據顯示,在當地人的疾病中,85%與飲用了不乾淨的水有關。

這種情況非常令人擔憂。在一些地方還是有很多人是直接飲用從河裏或淡水湖裏舀來的水。還有一種比較普遍的做法是,在從井裏打來的水中放入藥片淨化之後再喝。

在小學或診所安裝UV太陽能淨水系統在當地還是比較先進的技術。儘管這個系統能夠殺死更多細菌,但是畢竟造價比較高,所以在偏遠地區最經濟的方式還是在水桶裏放藥片。

然而,藥片並不能殺死很多深層次的細菌,對人體還是有一定的傷害。同時,這種水的口味其實並不很好。

這種情況看上去比較觸目驚心,因為在英國,打開自來水龍頭就可以飲用,我們平時根本不會注意到這種司空見慣的細節。但這對於肯尼亞的很多人來說是非常奢侈的事情。

謝宇恩:我們這次在肯尼亞聽到很多人生命中的故事。比如我們到訪的一個家庭裏面是沒有電的,必須步行兩公里以上的路程去給手機充電,必須提著一公升的水桶步行幾公里的路去挑水。

挑水回來之後家裏沒有電,無法燒開水。如果用碳或木柴生火還需要另外一筆資金,負擔不起。所以,這個家庭只能直接喝挑來的水,或者地下水、湖水等等。

Image caption 謝宇恩的設備吸引肯尼亞兒童的關注

我們結識了一位當地人叫Chris,因為從小沒有人教育他飲用乾淨水,所以一直這樣喝水,就得了慢性病。他10幾歲的時候就被迫做了腎結石手術。

Chris在講這些事情的時候,他的親戚們都很開心地在外面玩,他就說其實大家都有這種健康隱憂。這些令我覺得,他們連水源這種必須品都得不到,但生活仍然是如此的單純和快樂。

像我們生活在現代化的城市,可以隨手獲得水、電等資源,追求更高層次的物質,甚至權力、地位,為什麼不能給他們一些他們所需的東西,讓他們擁有健康和快樂?

肖媛:我們在肯尼亞小學和診所開辦的工作坊,告訴當地人UV淨水系統的優勢和劣勢,並希望通過他們引用乾淨水之後的感受,回去告訴家人。

我們用這種方式讓更多當地人了解到UV太陽能淨水系統的好處,特別是讓中年以上的當地人多了解處理水的方式。

子川:在英國學習或者工作的華人中參與這類慈善活動似乎不多。

肖媛:我覺得,可能有很多人會去關注這類話題—從報紙、影片、紀錄片其實可以了解到這類事情。但是,了解歸了解,實踐是另外一個問題。

如何把關心付諸實踐,去關注別人,對我來說比單純的搜集信息更重要。如果我知道這件事情,就希望用自己的方式努力,去改善狀況。

子川:參與這個活動對你們來說有什麼特別意義?

肖媛:這個項目對肯尼亞當地人和我們都有意義。對當地人來說是很現實的,因為他們需要喝乾淨的水,而外來的資金和技術支持是非常必須的。希望我們的紀錄片能夠有所幫助。

一位肯尼亞婦女曾經對我們說,當地人如果活到50歲就已經是上帝保佑了。所以說,經歷過這麼長時間沒有乾淨水,幫助他們改善日常生活非常重要。

同時,這次肯尼亞之行對我們個人的影響也很深。如果沒有了解到那裏的情況,可能不會像現在這樣珍惜自己所擁有的生活。

因為我們不會去想—每天坐地鐵、用電、喝乾淨水是本來就有的,不需要為這些基本生活條件而奮鬥,只是在享受,不會覺得如果有一天沒有了這些,生活會發生什麼樣的改變。

去了肯尼亞之後我們發現,沒有乾淨的水喝,沒有電,沒有充足的能源,其實生活是處在非常絕望的狀態中掙扎。如果基本的生存條件都不能保證,那談何理想?

Image caption 肖媛(左)與施顏萱與肯尼亞兒童在一起

我覺得每個人都有權做夢,我們接觸到的肯尼亞兒童有的想當飛行員,有的想當律師,有的想當工程師等等。有一個孩子告訴我們說,每一個非洲小孩都有很大的夢想。

這些對我們都有很大的觸動,其實也震撼了我們自己對生活以及自己所做事情的理解。我們不需要為基本生存條件而奔波,有很多空間和機會去追夢。對很多其他人來講,他們還在貧困線上掙扎,雖然殘酷,卻還是有夢想。

我們就會去想,首先,如何去幫助他們,其次,會反思自己所擁有的東西,究竟給生活帶來了什麼改變,有沒有好好珍惜自己的生活。

謝宇恩:我覺得最有意義的地方,不是說做這個項目,我們去到非洲,跟當地人玩得很開心,回來之後什麼都沒有改變。

我們把重點放在去那邊之後如何用設計、用教育的方式去改變當地人飲用水的習慣乃至改善他們的生活方式。借由小孩子,去影響他們的家人,讓他們明白,清潔的水有什麼不一樣,對他們有什麼好處。

這樣,我們影響了這些兒童的家庭,還影響了整個學校,希望可以逐漸改善他們的生活。

子川:這個項目的下一步計劃是?

肖媛:這個項目會繼續做下去。到6月底之前,我們會借施顏萱在皇家藝術學院畢業展的機會,展出這次肯尼亞之行的紀錄片。

同時,我們希望通過各類媒體平台讓更多人關注這個議題。

謝宇恩:希望完成這個項目之後,我們能夠用這個影片參與到更多的比賽,並爭取拿到更多資金,進而可以繼續做下去。

希望用這樣的方式,分享我們幫助非洲人的行動,讓他們跟我們得到精神上的快樂。這種快樂並不僅是追求成功、名利。我希望借由這樣的力量讓我將來繼續做更多這樣的事情。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