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訪談:在英國學古典學

趙靜一
Image caption 趙靜一(右)從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手中接過獲獎證書

前不久,中國「國家優秀自費留學生獎」在倫敦舉辦英國區頒獎儀式,今年全球有518人獲獎,其中有20餘名優秀留英博士生。

劍橋大學古典系(Faculty of Classics, University of Cambridge)博士生趙靜一是今年該獎學金特別優秀獎的6名獲得者之一,獲獎學金1萬美元。

在接受子川專訪時,趙靜一談到學習古典學的經歷、申請獎學金的過程,並向其他有意攻讀這一專業的同學提出建議。

子川:你從很小的時候就來到英國學習,為什麼選擇古典系?

趙靜一:我從小就對古代文明特別感興趣,13歲的時候在英國的一所公立中學有機會開始學習拉丁語。讀A Level,也就是高中的時候我選擇了拉丁語、古代文明、哲學這幾個科目。

子川:中國學生選擇古典系的為數不多?

趙靜一:確實很少。我可能是我們系第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的學生。

子川:古典學具體學些什麼?

趙靜一:古典學主要研究古希臘和古羅馬的文學、歷史、哲學,還包括考古。這也是我喜歡古典學的原因—綜合性很強,可以學到這兩種文明的方方面面。

子川:你現在已經進入博士階段的學習了?

趙靜一:對,我的本科到現在一直在劍橋大學古典系學習,目前博士三年級。很幸運,我的博士導師是學界泰斗傑弗瑞·勞埃德爵士(Sir Geoffrey Lloyd)。

他目前已經八十高齡,之前主要研究古希臘科學史和哲學,從60歲才開始對中國古典學開始產生興趣。

子川:請簡單介紹一下你目前的研究課題。

趙靜一:我的課題是古希臘與古代中國哲學思想的比較,我的博士論文就是以荀子和亞裏士多德榮辱觀作為切入點,對他們的道德觀和價值觀進行比較。

通過比較來探討產生這些道德觀的戰國時期的中國和城邦時期的希臘的社會環境,分析這些道德標凖的源頭,以及榮譽感和羞恥感在社會道德方面的作用和方式。

中西古代哲學思想比較,尤其中國古代哲學思想比較和古希臘哲學思想比較是一個新興領域,近年來引起了學術界的關注。

子川:學古典學會不會覺得枯燥?

趙靜一:不覺得枯燥,因為我自己非常感興趣。我覺得,我研究的古希臘城邦時期的希臘和戰國時期的中國都是黃金時代。那個時候的中國經歷了百家爭鳴,我覺得非常有意思。

我認為,在今後的幾十年中,這個學科會引起來自學術界的更多關注,不僅是古典學家,還有漢學家。因為我們現在處於全球化的時代,各國之間的交流也越來越多,對研究不同古代文明的很多問題會更有興趣。

很多問題不僅是古人遇到的,也是當代人會遇到的。所以,研究古代世界並不與當今世界脫軌。相反,我覺得二者是緊密相連的。

子川:你是如何了解到國家優秀自費生獎學金的?

趙靜一:我父親10年前獲得過國家優秀自費生獎學金,他是這個獎學金第一屆的獲得者之一。

子川:申請過程是怎麼樣的?

趙靜一:去年8月下旬的時候在網上向英國教育部提交了申請。需要遞交申請表、留學經歷、研究經歷、論文摘要,並說明申請獎學金的理由。

經過英國教育部的初審之後,通過這一關的候選人被送交到中國國家留學基金委,經過另一套評審系統。

獲獎名單在今年1月份被放在網上公示,沒有人對得獎者有異議之後,到3月份才最後確定獲獎。

子川:評選的標凖是什麼?

趙靜一:我想主要還是要看申請者的研究背景和研究實力,因為這個獎學金僅針對博士一年級以上的學生。評審者會參考你的研究背景、參加學術會議的經歷以及發表學術論文的經歷,然後做出決定。

這個獎學金面向全世界的中國留學生,任何專業博士一年級以上的學生都可以申請。今年有超過500人獲獎,我獲得的特別優秀獎共有6人得到。

子川:獲得這個獎學金對你來說有什麼特別的意義?

趙靜一:獲得國家優秀自費留學生獎學金特別優秀獎是對我研究的支持,尤其我已經在博士三年級了,這是一種特別的鼓勵。

我也很高興國家如此支持在海外留學的中國學生。這也是對我研究工作的認可,所以非常高興。

子川:你對其他有意攻讀古典學的中國同學有什麼建議?

趙靜一:如果想本科時就學古典學,那麼必須從中學時期就開始培養拉丁語和希臘語能力。

劍橋大學和牛津大學的古典學系都非常重視文本的研究,因此都對申請者的這兩種語言水平有較高要求,因為他們認為只有掌握了語言才可以深入地研究文本。

我建議大家學好拉丁語和希臘語,然後可以去深入地研讀文本。

子川:你博士畢業之後有什麼計劃?

趙靜一:我畢業之後想先讀幾年博士後,做一些更深入的研究。我想研究一個比較新的話題,即西方古典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傳播。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