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的权钱交易该怎么玩?

克魯達斯 Image copyright Photo by Justin Williams Rex Features
Image caption 克魯達斯得意忘形,大談權錢交易,被迫辭職。

英國正值春暖花開,萬物復蘇,這種復蘇的力量也將一樁醜聞公之於眾,令首相卡梅倫頭疼不已。

《星期日泰晤士報》的記者隱藏身份,扮作有意投資英國的主權財富基金的持有者,從卡梅倫領導的保守黨聯合財務主管彼得·克魯達斯(Peter Cruddas)口中得到驚人報料。

克魯達斯說,只要捐25萬英鎊,就能獲得與黨魁接觸的「頂級」渠道,包括與卡梅倫和財相奧斯伯恩共進私人晚宴,捐款人可以與兩位「巨頭」共商國事。

商人出身的克魯達斯說著說著得意忘形:「如果你有不滿意的,我們會傾聽,然後將你的反饋納入唐寧街十號的政策委員會。」

把握分寸

權力和金錢的交易是政治生活中公開的秘密,無論是資本主義、社會主義還是各種衍生的政體。

政黨捐資和政治游說也是西方政治中司空見慣的,利益集團為了能獲得於己有利的政策,不惜花巨資游說進而影響政府。

正像所有的遊戲一樣,捐資、游說、權錢交易都有自己的規則,倘若把握不好,就會捅婁子。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迫於壓力,卡梅倫將公布與他進餐的保守黨主要捐資人名單。

那麼,克魯達斯的過錯到底在哪兒?難道他說的不是事實嗎?

克魯達斯犯的致命錯誤就是在政黨捐資和政策影響之間劃上了一個等號,將與首相卡梅倫接觸的渠道明碼標價,這意味著可以用錢直接買來對政策影響。簡而言之,將政府政策當作商品買賣。

所以,游說政府進而影響政府政策,與赤裸裸地拿錢買權力之間有著一條紅線。

游說方式

英美同為西方民主政體,但對利益集團游說的態度和文化不一。簡而言之,美國的游說政治更為明顯,多達100多個利益集團從各種渠道,對共和和民主兩黨進行捐資游說,金額高達上百億美元。

英國的政治游說則相對低調。無論英美,共同之處就是對游說和政黨捐資有明確規定,將利益集團、捐資金額、捐資去向公之於眾。

比如,英國政黨捐資規定,超過7500英鎊以上的捐資必須被選舉委員會公布。保守黨的捐資條例還列出不同捐資額會得到怎樣的「待遇」,比如年捐資額超過五萬英鎊的可以有機會參加政黨高層的酒餐會等。

所以,只要遵守公開的遊戲規則,游說政治不足為奇。英國內閣辦公室部長弗蘭西斯·莫德(Francis Maude)就說,捐資人通過捐款影響政策「沒有問題」。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2006年布萊爾因以錢買爵醜聞接受警方調查。布萊爾稱,醜聞給工黨造成巨大損失。

天下烏鴉

同情克魯達斯的人說,他只不過說出官場的「潛規則」,但從法治和公開與公正的角度看,克魯達斯所言越過紅線。

毋庸置疑,這條紅線的分寸很難把握。比如,傳媒大亨默多克據報多次從唐寧街十號後門進出,這進進出出之間在多大程度上影響到政府政策誰能說得清?

工黨執政時期,也出現「以錢換爵」的醜聞,前首相布萊爾因此還接受警方質詢。

自民黨也曾收到詐騙犯邁克爾·布朗(Michael Brown) 高達240萬英鎊的捐款,令該黨難逃其咎。

正是擔心「引火上身」,卡梅倫領導的聯合政府執政後,誓言修改政黨捐資法,但時隔五年,進展甚微。

英國公務行為標凖委員會(Committee on Standards in Public Life)去年年底推出改革建議,要求將個人捐資額限定在一萬英鎊內,讓工會成員在是否捐資給工黨有更多發言權,甚至考慮讓納稅人為政黨買單。

建議雖好,但問題不少:比如,一萬英鎊的上限合理嗎?保守黨提出,這太少了,起碼得五萬英鎊。如果讓納稅人為政黨捐資,怎麼分攤這筆資金呢?況且,在金融危機的今天,這一要求也不現實。英國三大政黨深知,誰先開這個口,誰就會失去選民選票。

這樁「政黨捐資門」事件或許會給改革注入新的動力,迫於壓力,首相卡梅倫表示將公布與他在唐寧街十號進餐的捐資人名單。改革前景尚難預料,不過可以肯定的是,英國媒體的監督力這次又投下一枚「重磅炸彈」。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