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大陆和布莱恩的“玉缘”(上)

安大陸在工作室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安大陸現在以玉雕為事業,以玉雕為生活。

蘇州玉器街上有一個不起眼的作坊,其主人安大陸卻遠近聞名,因為他是那裏唯一的老外。

55歲的安大陸(Andrew Shaw)是地道的英國人;到中國學玉雕前,在倫敦BBC英國廣播公司當記者,跑國際時事。

這些日子,安大陸的一個玉雕發燒友,37歲的加拿大人布萊恩·麥希森(Brian Matheson)從溫哥華飛到蘇州,跟他一起張羅第二屆網上世界玉雕賽,正式名稱是2012世界玉石交流研討會 (Jade Carving Symposium)。這個網上媲美活動是布萊恩去年發起的。他跟安大陸因為玉雕在網上結識,意趣相投,決定借安大陸之力,鼓勵中國玉雕師參與這個比賽。

BBC英倫網通過電話找到在蘇州刻玉學中文的安大陸,還有他的伙伴布萊恩,聽他們分別講了自己的「玉緣」故事,分別與網友分享。

玉之緣

從BBC記者到玉雕師,安大陸的人生轉型花了五年多。應該說BBC前同事改行的也不計其數,但跟「前生」決裂之徹底如安大陸者,確實罕見。

記者喜歡問為什麼,前記者熟知行規,所以在電話訪談時聽到「為什麼走上這條路」這個問題時,對答如流:

「中年危機,這可能是部分原因。當時我不喜歡自己的工作,我不喜歡自己必須幹的事,不喜歡自己生活在其中的城市(說的就是倫敦)。後來,我到泰國休長假,到佛教寺廟裏打坐默思,還上了一些課,徹底放鬆身心,重新檢討自己上半輩子的人生。就是那時候,我平生第一次拿起一塊玉石,」

當時,安大陸覺得這塊石頭美得如歌如詩,「它在對我唱歌」。當時還是BBC記者的他自那以後無論是休假還是出差,有機會就買一塊玉石。

他說,自己和玉的關係是「一見鐘情」,而歷時5年的玉雕生涯可稱作「愛情故事」。

年屆50的時候,安大陸決定換個活法,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計劃很簡單:拋棄這裏的一切,買張機票到中國去,一邊學中文,一邊學玉雕。那是2008年。現在,他可以坦然地稱自己是玉雕師, 開闢了自己的網頁

玉之情

讓安大陸一見鐘情的那件玉, 一尊泰國紫玉坐佛,「不管是握在手裏還是放在那兒,總是那麼清涼」 ,現在還被他珍藏著。

和戀愛中的人一樣,他開始盡可能多地了解玉、玉雕、玉文化,還觀察總結出一點:在中國,大街上每十個人裏至少有一人戴著一件玉首飾,其他九人可能家裏都有玉件。他認為,這從一個角度說明了「玉文化」在中國的深度和廣度。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安大陸說,現在的生活比在英國當記者精彩,心情舒暢,很有滿足感。

跟發現玉雕之前相比,安大陸認為他現在生活在自己喜歡的地方,做著自己喜歡的事,平時接觸交往的是自己喜歡的人,「我別無所求」。

比這更好的情況,可能是他的意中人最終接受他的求婚,而他也可以在蘇州開一個自己的玉雕展館。這可以說是夢想成真了。

安大陸對自己的意中人較吝嗇言辭,與他對玉的讚譽形成對比鮮明。但他讚玉時用的詞匯經常可以在人們誇讚自己愛人的言語中出現。

他不願意透露這位女士的名字,只肯說她是中國人,是蘇州一位「非常成功的女商人」。

他曾經花了兩年時間尋一塊完美的白玉,用來給這位女士打磨一副配得上她的手鐲。

「我想娶她。儘管我不過是個窮老外,沒多少錢財,但必須送她一件足以表達我內心所思所感的信物,而親手打磨的白玉鐲在我看來是最好的選擇,」安大陸解釋。

花那麼長時間找玉料的原因很簡單:他在市場上看中的玉石,都太貴,他買不起;能買得起的石料,他又看不上。

最後呢,一位不願公布身份的善兄被他的故事感動,送了他一塊玉料。那是無價的。安大陸還沒開始打磨雕琢,「不敢下手,怕破壞了完美。」

玉之美

安大陸承認自己對玉堪稱迷戀,到了不屑他顧的程度。「我已經全身心給了玉,再容不下別的石料了。」

他說,玉有一種內在美;幾千年來,全世界各地凡是有玉石的地方人們都把它當成珍寶。它易於拋光、雕刻,它可以講述那麼多的故事,傳遞那麼多的信息,而且玉石觸及肌膚的感覺沒有其它石頭可與之相比。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安大陸的作品之一

他發現,幾千年來,不少珍視玉石的文化裏,人們在打坐、誦經、沉思默想時,手裏握一塊玉或口袋裏揣一塊玉,認為玉可以讓人心靜。

他還發現,刻玉讓他心裏寧靜。

「雕刻玉石的過程,在這種天堂之石上雕刻的過程,把一塊從集市上買來的石塊變成一件美麗的作品,這是個美得難以言表的過程,」安大陸說。

這裏不可忽略的是他的中國玉雕師傅,一位老玉雕師。安大陸不光與這位黃先生切磋玉雕技術,更從兩人就著茶水交談時從老人地方口音濃重的普通話中發現一些哲理智慧。

「比如,我的玉雕手法跟中國傳統手法不一樣,黃先生就說,沒關係,上山的路有很多,但最好的東西在山頂,」他說。黃先生還是他採購玉石時的參謀,讓他避免在魚龍混雜的市面上受騙。

玉之彩

他在中國的玉雕生涯雖短,卻比在英國的記者生涯豐富精彩,而這段經歷中他認為在英國絕不可能得到的,是友情和善意。

經過5年的磨礪,安大陸已經創作了不少玉件;買他的玉雕作品的人,也不再純粹因為洋人作玉雕之稀罕,售價也自然不再是地攤價。他為自己的小作坊購置了先進設備,還在個人網頁上設了作品陳列。

他最滿意的作品是一件刻了「班門弄斧」四個漢字的碧玉。這件作品沒有標價。

在安大陸看來,西方雖然越來越多的人發現了玉的美,但對玉的珍視程度遠遠不夠。

他和布萊恩希望通過網上玉雕賽為這種趨勢加把火,做點「教育」,做點公關宣傳,造點聲勢。

他的一位攝影師朋友拍攝了一部安大陸在中國做玉器的紀錄片,凖備今年秋季參加北美的一個電影節。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