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奥运:不以成败论英雄

歷屆奧運會上與獎牌無緣的參賽選手
Image caption 那些明知自己不可能與獎牌沾邊兒的運動員是為了什麼呢? 如果你是那個永遠只能落在隊伍最後的人又會怎樣?

在倫敦奧運會上,那些運動精英們為了爭奪金牌,在運動場上激烈廝殺著,但那些明知自己與獎牌無緣的運動員們又是為了什麼呢?

每個人都敬佩奧運獎牌獲得者,他們辛苦備戰四年,知道毫秒和毫米的微妙之差,會是金牌和痛苦的第四名之間的落差。

但那些明知自己不可能與獎牌沾邊兒的運動員是為了什麼呢? 如果你是那個永遠只能落在隊伍最後的人又會怎樣?

無名小將

在上周五於伊頓多尼賽艇中心(Eton Dorney)舉行的男子單人雙槳比賽中,來自尼日爾(Niger)的賽艇選手哈馬杜·吉博· 伊薩卡(Hamadou Djibo Issaka)以8分39秒66的成績最後一位劃過終點,比倒數第二名遲了近80秒。

35歲的伊薩卡說:「我沒有什麼技巧,只能依靠力量。」他3個月前才開始學習賽艇,只有一艘舊船用於平時訓練。雖然最後一個到達終點,他卻在當天贏得了當天最熱烈的掌聲。

伊薩卡能夠參賽,是因為尼日爾收到了國際奧組委發放的外卡(Olympic wild card),這使所有204個國家和地區奧委會可以參與奧運會,即使是那些並不具備運動員資格的選手。

再有就是16歲「初次亮相」的沙特柔道選手沙赫卡尼(Wojdan Shaherkani)。她是沙特派出的第一位女性運動員參加奧運會。她的參賽加強了沙特國家內支持女性參加體育比賽的聲音。

在當天的比賽中,面對重量級且經驗豐富的波多黎各老將莫吉卡(Melissa Mojica),沙赫卡尼只堅持了1分22秒,但觀眾席上卻爆發出經久不息的掌聲。

另一名沙特運動員薩拉·阿塔爾(Sarah Attar)在周三(8月8日)舉行的女子800米比賽中,以2分44秒95成績完成了比賽,比預賽第一名晚了43秒,但是全場觀眾依然為她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阿塔爾賽後表示:「這真是一次不可思議的經歷。」

重在參與

太平洋國家馬紹爾群島(Marshall Islands)短跑選手提米 賈斯坦(Timi Garstang)跑出了男子100米最慢成績—12.81秒。賽後奧運會也因此修改了規則,運動員需要先通過資格賽,才能於博爾特(Bolt)、布萊克(Blake)等高手同場競技。

25歲賈斯坦告訴路透社記者說:「 我並不覺得失望,我覺得我需要再跑的更快一點才能晉級預賽,但是參加奧運會的感覺實在太好了!」

而印度唯一的一名游泳選手,20歲的Gagan Ullalmath,在1500米自由泳第一輪就慘遭淘汰,他的成績為16分31秒14, 就算他的個人最好成績15分59秒33 也會被倒數第二名甩開10秒左右。

Ullalmath賽後表示,「我希望自己能遊進前16名,這樣我就能擠進半決賽,但是我那天確實病了。」

這些重在參與者是每一屆奧運會的亮點。他們值得所有人為他們起立鼓掌。

Ullalmath的精神在很多方便展現了奧運會誕生之初運動愛好者的理想——無論是跑步,游泳或自行車,每一位運動愛好者都竭盡所能追求體育帶來的快樂,就算明知不能進入前50強也不是問題。

夢想成真

體育心理學家和績效顧問安迪·巴頓(Andy Barton)表示,並不是每一位參賽者都是為了獎牌。

他說: 「只有很小一部分運動員以金牌為參賽目標。大部分的參賽者有他們自己的目標——也許是創造個人最好成績,也許是躋身世界前50強,也許只是獲得自己國家的第一。」

安迪還補充道:「也有很多人只是享受參與比賽的過程。你難道不想擁有這樣的機會嗎?」

觀眾們欣賞這些運動員辛勤的努力和他們永不言敗的精神,然而奧運當局對他們的態度卻有一點矛盾。

來自英國的跳台滑雪選手愛德華茲(Edwards)的故事就是最好的例子。

「參加奧運會是夢想成真的時刻,」 愛德華茲回憶說。 這位英國跳台滑雪選手在1988年在卡爾加裏冬季奧運會因為取得了最後一名而一舉成名。

愛德華茲說:「但是我不得不停止獲得比第一名更多的關注——因為一些奧運會官員不喜歡那樣。我被要求退役,儘管我只是想盡力詮釋一名運動愛好者的奧林匹克精神。」

國際奧委會對此迅速作出反應,他們修改了規則,之後只有那些超過一定的奧運標凖的運動員才有資格參加奧運會。

然而與此同時,國際奧委會的外卡又確保了奧運會中重在參與者始終存在。

奧運精神

意大利馬拉松選手多蘭多·皮特裏(Dorando Pietri)在1908年的奧運會馬拉松比賽上掙扎著倒在終點線上的表現總結了全部的奧運精神。雖然離體育場1英里處,多蘭多獨領風騷,但是他虛弱的身體在悶熱的午後幾近崩潰,在一名官員的幫助下才跨過終點。但最終被取消了金牌資格。

「他跌倒、爬起、再跌倒、再爬起,如此這般,重覆數次,」 奧林匹克歷史學家菲利普·巴克(Philip Barker)說,「但是大家都喜歡這位勇敢的失敗者——這位有蓬鬆大鬍子的家伙是來自意大利的多蘭多。」

當然,多蘭多是一位優秀的運動員,那些真正的「重在參與」者更像代表了廣大普通體育愛好者。

巴克說:「愛德華茲就像普通人一樣,你能在當地遇到他,人們和他擁抱,因為他就像一個普通人在參與奧運會。愛德華茲還曾經在屋頂上練習跳台滑雪。他雖然失敗了。但他依然保持了跳台滑雪的英國紀錄。他值得擁有大家的尊敬。」

不像愛德華茲,真正的重在參與者,像1988年冬季奧運會的牙買加雪橇隊,大多是來自發展中國家,他們對體育運動預算非常有限。

但請記住,這些重在參與者只是相對於最優秀的專業運動員而言。他們中的許多人都是業餘選手中的佼佼者。像博伊特的800米個人最好成績為1分46秒06.

雖然他們無緣獎牌,但是比起嘲笑這些重在參與的運動員,他們值得更公平地對待。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