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銅花瓣火炬塔設計者談創意

更新時間 2012年 8月 27日, 星期一 -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09:45
倫敦奧運主會場上的銅花瓣火炬塔

托馬斯說雖然這個火炬塔的設計已經「不存在」了,但它曾經存在過,並在某種意義上,一直存在著。

有「我們這個時代的達芬奇」之稱的英國設計師托馬斯·赫斯維克(Thomas Heatherwick)上周六(25日)做客愛丁堡國際書展,與現場觀眾分享了他幾個知名設計背後的故事。

這其中就包括倫敦奧運開幕式上由204個銅花瓣組成的火炬塔(Olympic cauldron),及上海世博會英國館」種子聖殿「(Seed Cathedral)的創意設計。

火炬塔設計代號「Betty狗」

在托馬斯向大家介紹他的火炬塔設計之前,大屏幕出現了一副小狗圖片。原來,這只叫做「Betty」的小狗就是奧運開幕式「絕密」點火方案的代號。

托馬斯介紹,他多年的設計經歷從來是和「場所」或「物件」打交道,卻從來沒有做有關「瞬間」(moment)的設計。

丹尼·鮑爾(Danny Boyle)被任命為開幕式導演不久,便找到他,希望他能做奧運火炬塔的設計。托馬斯說,北京奧運會開幕式做得太好,在預算如此有限的情況下,接過此「燙手山芋」,著實是該項目最具挑戰性的地方。

小而簡單,不求跟風

托馬斯說他們團隊曾經花了整個周末研究歷屆奧運的點火,「其實當問及大家對那些點火的印象,沒有人會提到火炬塔的設計,大家記得的只是弓箭手用弓箭將火炬塔點燃」。

而他也發現,點火儀式越來越脫離運動員和觀眾:「火炬塔在空中,聖火在空中點燃,這很讓人激動。其實幾十年前的火炬台,比如我們看1948年的倫敦奧運會,它很小也很簡單,擺放在體育場中間。所以我們在思考,是跟風繼續把火炬塔做的大而繁複,還是將它簡單的放在整個體育場的中央。」

托馬斯解釋道這其實是最有效聯繫各地方運動員的方法:「各國的運動員有多有少,就如一塊塊大小不一的蛋糕。開幕式上運動員散佈在體育場,大家圍著火炬塔,也成為火炬塔的一部分。」

「204個國家和地區的人因為奧運這場盛會,放下成見和不一致,走到了一起。兩周之後聖火熄滅,這種聯繫就消失了。我們希望,有一個東西,能夠將各個國家地區聯繫起來,又能在奧運之後,繼續保持這種聯繫。」

因此與歷屆奧運會不同的是,這刻有各參賽國家、地區名字的銅花瓣在奧運會結束後,交由各個代表團。主火炬雖然消失,這種聯繫卻依然存在。

「看不見」的火炬塔

托馬斯·赫斯維克

托馬斯·赫斯維克在愛丁堡國際書展上為讀者簽名留念。

托馬斯透露,開幕式上,當希臘代表團運動員按慣例第一個入場,第一個「銅花瓣」亮相,各國的解說員也只是在半小時前被告知這個東西「很重要」,但是具體有何功用,他們並不知道。直到開幕式最後階段,解說員們才會收到另外一張「解密」的紙條。

開幕式前兩周,只有不到十人知曉的最高機密——「火炬塔點燃」開始彩排:「我們總在所有彩排完成清場後測試主火炬塔的點燃。當時許多參與運動員彩排的人都納悶火炬塔在哪呢,我當然不會告訴他們你們正踩在它上面呢!」

托馬斯說,即使開幕式進行當中,運動員是場上焦點,可能沒人會真正注意到體育場中央一塊地方地上大大小小的「黑洞」。因此這個火炬塔其實一直存在,只是直到最後一刻,大家才真正「看見」。

主持人通過大屏幕幫大家回顧了火炬塔點燃的片段,現場觀眾情不自禁掌聲四起,甚至有觀眾激動留下了眼淚。

為如今「不存在」的設計感到驕傲

與大家分享了他兩年前創新的倫敦雙層巴士設計,上海世博會英國館「種子聖殿」設計等創意和有趣故事後,托馬斯回答了現場觀眾的問題。

42歲的托馬斯談到自己的設計生涯,說他相信所有人都對新奇的事務、發明感興趣,並深信這個世界可以因為許多人做的努力、發現和設計不斷地進步和發展:「我非常感謝那些為我們人類生活的進步做出貢獻的人。」

與他的其他大小設計不同,奧運火炬塔猶如一個臨時建築,而它的搭建也是為了某一天的拆遷。托馬斯說雖然這個火炬塔的設計已經「不存在」了,但它曾經存在過,並在某種意義上,一直存在著。

「我為能參與到這個項目的設計感到驕傲。一直如此」。

與内文相關的鏈接

相關話題

BBC © 2014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