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把搞音樂節的癮「不容易」

音樂節
Image caption 小型音樂節在整個英國夏季音樂節裏數量頗多。

在過去的十年裏,在英國舉辦的夏季音樂節數量「暴增」。但「玩兒」場音樂節並不是件簡單的事。

英國音樂節大獎(UK Festival Awards)的負責人傑納(Steve Jenner)表示,2004年時,在英國舉辦的音樂節也就是一百來場,但今年音樂節的數量超過了700場。

同時,在過去的十年裏,小音樂節的興起也是一浪高過一浪。「虛擬音樂節網站」(Virtualfestival.com)的斯文戴爾斯(Chris Swindells)說,這些「小不點兒」音樂節有的「就在自己家的農場裏舉辦」。

來自德文郡的福德(Si Ford)2003年剛自己「玩兒」音樂節的時候,來參加的都到不了60人。

但到了2007年,他的音樂節已經有600人前來參加了。

他說:「為了搞音樂節,我把自己的西服一脫,原來的生意也不幹了,音樂節佔據了我整個生活。現在,搞音樂節成了我的生活方式,但是件極其累人的活兒。」

福德說:「這全憑自己的奉獻精神,只要你自己認定能搞成,就沒有辦不成的事兒。」

「星火燎原」

福德回憶說,他最初辦音樂節時「付出巨大代價,並走了很多彎路」。他說,當時「自己搞的音樂節既沒名氣,也沒大牌藝人助陣」,所以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既要說服別人來參加,又得爭取邀請到名氣大點兒的藝人和樂隊。

現在來參加福德舉辦的音樂節的樂迷,已經超過5000人了。

英國音樂節大獎的傑納說:「不管是十年前、還是現在,只有那些有大企業斥資贊助的音樂節,能在第一年像模像樣地成為主流。」

他說:「但這些主流音樂節在整個音樂節市場裏,屬於極少的少數派。」

他指出:「大量的音樂節都是一點兒、一點兒自己搞起來的,最終星火燎原。比如『最佳音樂節』(Bestival),剛開始的時候,去的人不過五千來人,現在已經發展到五萬觀眾了。」

2010年時,傑克遜(Carly Jackson)搞的「OsFest」音樂節,在第一年只吸引了大概五千人左右。

她說,搞一次音樂節「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兒」。他說:「你不僅要讓來參加的人都感到高興,而且還要保證整個活動自始至終安全,這樣才能申請到執照。」

她表示,在頭一年想要邀請到「稍微像點樣的樂隊」都「難於上青天」。她說,最終她把第一年的陣容弄得「有點兒像『未知元素』節目似的。」

不過到了2013 年,女生傑克遜搞的這個音樂節已經名聲在外,不僅來參加的很多樂迷來自海外,而且也邀請到了像英國著名樂隊「The Enemy」、和男生組合「JLS」這樣的大牌藝人。

這位女生表示,在未來的十年裏,她希望把每年參加音樂節的人數控制在一萬人以下,並集中力量「創牌子」。

「經濟低迷」

有些音樂節可沒這麼好的運氣。曾經高調在肯特郡舉辦的「霍普農場音樂節」( Hop Farm Music Festival)最終辦不下去了。

該音樂節的一位發言人在五月份說,由於票賣得實在差勁,這項活動不得不取消。

該音樂節表示:「我們從未想到,在發起了歷時八星期的廣告宣傳後,這場大牌樂隊雲集的音樂節居然搞不下去了。我們認為,不是因為我們邀請的藝人沒有號召力,而是如今的經濟低迷給造成的。」

據信,本將在該音樂節亮相的藝人包括「「My Bloody Valentine」和羅德里格斯(Rodriguez)。

另一場被延期的音樂節還有在薩福克郡舉辦的「紅公雞」音樂節(Red Rooster)。該音樂節的組織者稱,他們需要時間「來檢討運作模式」。

斯文戴爾斯表示,觀眾「錢緊」,銀行也不愛借錢給舉辦者,「讓很多剛起步的音樂節失敗率極高」。

每年給自己舉辦的音樂節「砸進去」12萬英鎊的貝爾(Mark Bale)稱,他自己在過去兩年裏,「就買了個熱鬧」。

他說:「但我喜歡這樣的挑戰,就像是玩兒拼圖。」

他說:「來音樂節的人數每年都有所增加,而且我們對人數的控制也做得很好。」

傑納認為,隨著市場成熟,以後舉辦音樂節的風險「反而會減小」。

他說:「舉辦音樂節需要一整套技巧和學識,這就包括宣傳、技術手段、場地挑選和藝人定位等等。這本身就是商業運營。」

他表示,現場音樂節的方式還會變得更加吸引人。

而貝爾則說:「音樂節期間,我整個人都被現場的激情所感動,尤其是最後一晚的狂歡。為了這種熱情,有誰不想試一下呢?」

(編譯/責編:孫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