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俄國人?烏克蘭人?

斯洛維揚斯克市長辦公樓被佔領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斯洛維揚斯克市長辦公樓被佔領

烏克蘭危機進入一個新的危險階段。東部城鎮,示威者的「佔領」活動或許會迫使基輔做出強硬反應,這可能給俄國當局一個借口、調遣在俄烏邊界聚集的軍力繼續西移。那麼,那些被稱作「親俄示威者」的人到底是誰?他們在想些什麼?BBC記者蓋特豪斯近距離接觸。

「不許動」。一名大漢衝我們大聲喊話。他一身黑衣,臉上蒙著面罩。

大漢高大魁梧,身邊還圍著五六個朋友,透過巴拉克拉瓦的小縫直勾勾地盯著我們。他們說,西方記者不受歡迎。

大漢一邊拉開我們轎車的門、一邊接著問,「相機裏什麼東西?」

我們給他看了看攝像機裏無傷大雅的一些視頻,都是我們在前往斯拉維揚斯克(頓涅茨克附近小鎮)--意思是「斯拉夫小鎮」--途中拍攝的鄉間路景。

大漢要求我們「把錄像帶交出來」。我想和他講理,他打斷我的話說,「交出錄像,要不然你們連相機也保不住。」

聽上去,大漢的話擲地有聲。我們的攝像師托尼不情願地從相機裏取出兩個存儲卡、遞了過去。存儲卡是金屬、塑料製成的,很結實。大漢好像不費吹灰之力,一拳將其捏扁。然後下令說,「滾出去。」

我們只能從命。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斯洛維揚斯克,沒有跡象表明,親俄國的武裝人員將按照協議規定撤出

說俄語

轉天重返斯拉維揚斯克,我們受到的待遇沒有這麼強烈的敵意。

阿密特·斯拉瓦看上去50多歲,粗魯、魁梧,身穿退色的迷彩,自我介紹說他是那一片兒的負責人。

簡短協商一番之後,我們獲准穿過由車胎、木棒、俄國旗幟構成的路障,經過戴著頭盔、手執壘球棒的守衛,進入被示威者佔領的警察局。

斯拉瓦並沒有帶著巴拉克拉瓦。事實上,院子裏幾乎所有的男人、包括那些不加掩蓋地攜帶武器的人都沒蒙面。武器多半是克拉尼什科夫步槍,從警察局彈藥庫「徵用」的戰利品。

那天很冷、很潮。一名30多歲的當地人、木匠科洛里爾正在火前烤手、和朋友聊天。他告訴我說,從電視上看到警察局被佔領了,「我立刻跳上出租車趕來,參加行動。」

科洛里爾還說,他有一個12歲的女兒,「每天閨女下學回來,我都要看她的書本,裏面都是烏克蘭語。我們說俄語,我不懂烏克蘭語,怎麼能幫助女兒做作業?」

科洛里爾接著說,「我們要自治公決,我們就是想不被打擾、過安靜的生活。」

他們的擔心大多是文化方面的,他們的身份認同是俄國,即使有些人並不一定要成為俄國的一部分。許多親俄國的示威者正如他們所說的那樣,是一些擔心家人、未來的當地人。

小綠人

但是,這並不包括所有的佔領者。

轉天,我們又回到斯拉維揚斯克,這次看到了一些變化。在鎮中心的廣場上,除了三三兩兩的守衛,我們還看到,10多個穿著軍事迷彩的人守護在政府大樓外。

當地人把他們叫做「小綠人」。「小綠人」不知道是從哪兒冒出來的,也沒有人知道他們到底是什麼人。事實上,「小綠人」根本不「小」。他們巡邏的時候遵循嚴格的軍事紀律、攜帶重型武器。

我走過去和一伙「小綠人」接觸,他們雖然不太友好、但也沒有什麼惡意。

我問他們從哪兒來。他們堅持說,他們都是烏克蘭公民、軍人。但是,他們不告訴我他們是否是現役、從哪裏得到的先進武器裝備。

然後,輪到我回答問題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在頓涅茨克,示威者呼籲俄國派遣「維和部隊」保護他們

同性戀

因為我為BBC做事,他們決定,我肯定也是MI6的間諜。不過,他們對我的宗教信仰更感興趣,問我,你是不是東正教徒?

我感覺,承認自己是無神論者不會有好下場,所以我告訴對方,從小接受的是聖公會教育。

其中一人回答,「啊!這就是說,你不信上帝。」另外一人接著說,「嗯,你肯定喜歡小男孩兒。」我問他,這話怎講?他回答說,「聖公會裏有很多男同性戀、女牧師。」

親俄國的示威者好像普遍特別計較性、性活動。

此前,我們還曾受邀參加「頓涅茨克蘇維埃共和國」的一次會議。在頓涅茨克市政大樓的頂層,一伙自封人民代表的人圍坐在一張桌子前,討論佔領更多的警察局、軍事設施的計劃。

其中一個人說,「你要不就是我們的同志、要不就是我們的對手。」這人穿著黑色的皮茄克、一根接一根地抽煙,臉頰上有一條疤。

他強調說,這場戰役的中心是文化分裂。一方是東方的傳統,另一方是西方的腐朽。聽眾點頭稱道。

他打著手勢接著說,「只能選擇其一。我們這兒不搞群交,和他們那兒不一樣。」

我並不認為他指的是字面意義上的群交,但是很明顯,在他看來,東西方價值觀根本不能融合。

(編譯:蘇平 責編:尚清)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