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低頭族」威脅日本禮儀?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現在,許多人對手機屏幕比對身邊的人和事更感興趣。日本過半人擁有智能手機。不過,東京是一個擁擠、繁忙的大都市。有關部門已經就低頭盯著手機「傻走」現象發出警告。日本人守秩序、重禮儀,「傻走」會給這個禮儀之邦帶來怎樣的影響呢?

星期五下午五點,我在東京澀穀路口旁一家咖啡館內。據說,這是全世界最著名的交叉路口。

每兩分鐘,1000多名東京人聚集在八個路口,衣冠楚楚的工薪族、引領潮流的年輕人,時刻凖備著衝向馬路另一邊。

乍看上去,這樣浩瀚的人海一起湧動,怎能不發生衝撞?不過,東京人如同舞蹈演員擺姿勢一般靈活地繞來躲去,最後,全部安全抵達馬路另一邊。

這樣的場面令人敬畏,以至於有時候,包括我在內的好多人都會沿用陳腔濫調:這是日本社會的完美象徵--人人自我約束、確保集體利益。

但是,我來澀穀的原因並不是要來開眼界,我就是想來看看人撞人。我想看到白領們肢體衝撞、雨傘飛向半空;制服整潔的學生絆倒老奶奶。

Image copyright

為什麼現在我有機會看這樣的笑話、一年前卻絕對沒有可能呢?答案很簡單:智能手機。

智能手機在日本迅速普及。2012年,只有大約四分之一的日本人使用智能手機,大多數人都對手機的日常功能心滿意足,你可以單手敲打、不需要低頭盯著。但是現在人們已經意識到,智能手機功能太強大、不容忽視,特別是,可以不用太費眼神地讀報紙、看漫畫(日本向世界的一大貢獻)。現在,過半日本人擁有智能手機,比例還在高速度逐日增加。

不顧,隨著智能手機的普及,引發了另外一個現象:「傻走」(dumb walk)。也就是那種只有在盯著手機屏幕時才會採用的走路方式:低著頭,伸出手臂,猶如殭屍尋找攻擊對象。

日本研究人員發現,「低頭族」不僅走得速度更慢,視野也只相當於正常值的20分之一。有研究人員擔心,這將給澀穀(Shibuya)路口帶來影響。

最近,日本最大的移動通信運營商日本電報電話公司下屬的移動電話公司NTT Docomo發佈了一份模擬視頻,顯示如果人人「傻走」澀穀路口將會是怎樣景象。

視頻顯示,每次過路口將發生400起衝撞,大約只有36%的人能夠順利過馬路。

日本社會廣為人知的循規蹈矩將從此畫上句號。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倫敦市中心牛津街交叉路口也是以澀穀路口為原型修建的

令人吃驚的是,對「傻走」現象最為不滿的好像是一個美國人。

邁克爾·庫什是為諮詢專家,在日本生活20多年。業餘時間撰寫一個人氣頗高的博客。最近,博客上的文章經常提到他所說的「傻走」。

我在東京一個退休老人聚居區約見邁克爾。不難理解,這裏的人走路速度非常慢。

邁克爾認為,「傻走」恐怕不會成為一個長期問題。事實上,日本的移動電話禮儀超過世界上任何其他一個地方。幾乎從來不會看到有日本人在火車上打手機。他說,如果澀穀路口「傻走」現象真的變得很糟糕,日本警察會開始巡邏,大聲責令傻走的人抬頭看路。

那一天到來之前,邁克爾將不停地抱怨。

低頭傻走真成了如此嚴重的一個問題嗎?找到真相,只有一條路。

我離開咖啡館,徑直走向路口,同時開始在手機上鍵入一份電子郵件。我發誓,不到那一邊絕不抬頭。

很快,我身邊就聚滿了人。只有在人家開始在我身邊移動以後,我才意識到車流已經停止、輪到我過馬路了。

Image copyright

我邁出一步,立刻感覺膽顫心驚,視野內,腿腳突然躍出,購物袋撲面而來、最後一瞬間才轉移方向。我確信,我一定會受到某種打擊。但是過了幾秒鐘,我放鬆了,沒問題,其他所有人都在替我作出回應。

再往後,我意識到,有兩個人根本沒反應。他們徑直在我對面、絕對不給我讓路。我朝左躲一躲、他們也朝左讓一讓;我朝右邁一步、他們也朝右邁一步。

僵持不下,太過愚蠢,我抬起頭看看對方。

我原本以為,對方也是和我一樣的傻走族。其實不然,我發現,對面是一對年輕情侶,愛意至深,堅決不願鬆開對方的手、給一個自私自利、就顧看手機的傻瓜讓路。

女孩死死盯了我一眼,目光中充滿不屑。我立刻道歉、繞開他們。

女孩那副表情足以告誡我永遠不要再傻走。

(編譯:蘇平/責編: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