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澳大利亞向誰緊閉國門?

悉尼美麗的海灘景色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悉尼,美麗的海灘景色如同誘人的磁石

移民國家澳大利亞不再歡迎移民,對避難船民更是緊閉大門。強硬的邊境保護政策雖然在國際間招徠微詞,但在國內卻頗有人緣。

幾星期前,一個夏日的傍晚,我坐在加沙海岸邊,眺望西方,夕陽灑落在起伏的波浪間,我暫時忘卻了身後戰爭的動蕩和血腥。

上個星期,一個明媚的冬日,我坐在悉尼海岸邊,眺望東方。港口邊布滿豪華餐館,陣陣烤龍蝦、魷魚的香味從我身邊飄過。

兩處美麗的海景,兩個不同的世界。

如果你喜歡大海,真的應該到悉尼來。這裏有一望無際的沙灘;沿著彎彎曲曲的海岸線漫步,穿過鬱鬱蔥蔥的樹林、攀過粗狂豪邁的岩石峭壁。難怪,悉尼經常被人稱作世界上最適宜居住的城市之一。

你怎麼能不想到這兒來呢?這片充滿幸運的樂土?

確實,澳大利亞是個移民國家。

航空時代誕生之前,除了原住民,所有的人都是乘船來澳大利亞的:愛爾蘭人、蘇格蘭人、英格蘭人、威爾士人、意大利人、希臘人、黎巴嫩人,那些有航海傳統的民族。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許多澳大利亞人希望大幅度減少移民人數

但是現在,「擋住(難民)船」成了一句政治口號,迴蕩在澳大利亞和全世界。

澳大利亞保守派政府一年前當選執政,競選期間承諾制止難民潮。

政客們兌現了自己的承諾。一系列嚴厲的反難民政策意味著在澳洲成功上岸的難民幾乎銳減到零。

「國家恥辱」

澳大利亞政府辯解道,他們這樣做讓成千上百的人避免受人蛇的剝削、避免葬身大海的惡運。

政府還說,希望尋求避難的人能通過「妥善」渠道來澳大利亞。

不過,做到這一點,澳大利亞也付出了代價。

這個移民國家現在卻被有些人指責搞種族歧視、無情、不人道。在許多人看來,這是澳大利亞的「國家恥辱」。

現在,大批尋求避難者被關押在境外條件惡劣的拘留中心,比如巴布亞新幾內亞的馬努斯島,根本沒有在澳大利亞定居的可能。

被關押的尋求避難者包括大批兒童,導致最近一些教會領袖批評政府捲入「國家支持的虐童」。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加沙海灘一瞥

曝光的文件顯示,澳大利亞官方曾經與阿薩德領導的敘利亞大使館聯絡,將難民遣返回局勢愈加嚴酷的敘利亞。

對於仍在拘留中心的許多敘利亞人來說,他們最不願意看到的就是被遣返回國、或者姓名被通報給敘利亞當局。

相提並論?

當然了,並不只有澳大利亞面臨移民和難民問題。英國、法國、意大利、以色列、美國和德國都遇到同樣的挑戰。但是在澳大利亞,避難者人數相對更少。

聯合國難民事務委員會全球難民趨勢報告指出,在去年年底,澳大利亞等待處理的難民、避難申請人總計48,000。

在英國,這一數字是15萬,法國28萬,德國33萬。

不過,說到收留難民和避難者,發展中國家的這些數字和其他一些東道國根本無法相提並論:巴基斯坦--160萬,黎巴嫩--80萬,約旦--60萬。

白澳政策

悉尼,讓我最愛的一點是,這裏的生活非常國際化。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據信過去幾年間大批試圖偷渡的澳大利亞的難民溺水喪生

早上買報紙,賣報的是埃及人;早餐我可以在邦迪海灘用希伯來語點個貝果(bagel);午飯可以在中國城吃點心;晚上來一份那不勒斯人用傳統方式烘烤的匹薩餅。

就是這個國家,直到幾十年前還在堅持所謂的「白澳」移民政策。對,真的就是叫白澳政策,歡迎歐洲來的白皮膚移民。

可喜可賀的是,自那以後局面已經改變了。

不過,「阻止難民船」的口號雖然在國際間招致批評,民意調查顯示,在澳大利亞國內卻受到多數人的支持。

一個移民國家不再歡迎更多的移民上門了。至少,不再歡迎那些乘船非法過來的人。

但是,在敘利亞、斯里蘭卡、索馬里和加沙的海邊,總會有些人遠眺天邊,寧願用一生所有,換取逃避現實。

不久前,我坐在加沙海邊,喝著甜甜的香草茶,看著波濤起伏,身邊是幾乎喪失了一切、但卻仍然慷慨好客的當地人。

幾天前,我坐在悉尼海邊,受邀在著名的歌劇院參加一次企業活動:品嚐威士忌。據說,這瓶威士忌價格高達25萬美元!

澳大利亞,這片幸運的樂土。

(編譯:蘇平 責編:尚清)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