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冰島龐貝」重見天日

冰島火山爆發吞噬的小城遺跡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冰島火山爆發吞噬的小城遺跡

不久前,冰島又因火山灰向航空業者發佈紅色警告。不過41年前,另一座火山的爆發帶來更加沉痛的災難:海瑪依島上數百座房屋被埋葬。現在,「北方龐貝」重見天日,火山灰下的博物館靜靜地講述著那一個恐怖瞬間。

「醒醒,醒醒,島上出事了!火山爆發了!」

西爾加·瓊斯多特爾的媽媽一邊大喊、一邊把女兒從夢叫醒。那是1973年1月23分零晨兩點,西爾加17歲。當時他們一家住在冰島的海瑪依島(Heimaey)。

夜深人靜,一座沉睡了5000年的火山在沒有任何預警的前提下突然猛烈噴發,撕開一條2 公里的大溝。

現在,西爾加在海瑪依島經營一家紀念那次火山噴發的主題咖啡館。咖啡館內每一張桌子都覆蓋著那些島上居民家園被火山灰吞噬的的照片、回憶。

西爾加捧著一杯冒著熱氣的咖啡,向我講述了她個人的經歷。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我跑到臥室窗邊,看到一條火牆從地面衝向夜空。我害怕死了。」

西爾加一家人趕快逃離,他們來到港口乘船逃生。離開碼頭時驚恐萬分地看到,滾燙的熔岩猶如一條火龍,在海底蜿蜒移動、向自己這個方向逼近。

西爾加說,「那一刻我們心想,也許,這就是我們生命中的最後一瞬間了。」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島上5000名居民幾乎全部逃生,僅有1人因為煤氣爆炸喪命。但是,噴發持續了5個月,海瑪依島上400座房屋被掩蓋。

那些逃離家園的人成了難民,被迫在其他地方重建生活。我採訪過的許多人都說,那是一段非常痛苦的日子。僅僅在一年當中,西爾加就搬過好幾次家。但是,和其他許多人一樣,西爾加下定決心,一定要重返故土。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現在,人們希望,那個恐怖的夜晚島上經歷的慘痛可以成為吸引遊客的資本。考古學家開始挖掘出火山灰下的建築物,海瑪依島得了一個「北方龐貝」的外號。

圍繞其中一座房屋的遺址,建立起火山噴發博物館。歌德爾·西格爾多特爾當時帶著三個年幼的孩子住在這裏,最小的孩子剛剛出生不久。

歌德爾領我去看一看,堆積成山的火山灰依然掩蓋著房子的一大部分,她告訴我哪裏曾經是客廳。我可以依稀辨認出沙發的形狀,但是,沙發和其他所有的東西、包括房子本身一樣,已經在炙熱高溫的烘烤下融化、分解了。

在一道15米高的火山灰和固化熔岩構成的牆壁掩護的下,有幾間屋子被保存下來。歌德爾從中找回了一些殘存的物品。她拿起一小塊布料,抖了抖黑色的塵土,告訴我說,「這是我給新生寶寶買的。」火山噴發前幾個小時,她正在給嬰兒織毛衣,逃走時沒有顧上帶。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但是,島上也有其他一些人不願意重新揭開那道痛苦的傷疤。在挖掘過程中,鄰居的房子一部分也暴露出來。屋頂和頂層的窗戶從火山灰中露出頭來,恰好就在博物館的後面。

一位帶著兒子來參觀的女士走過來告訴我說,她的父母曾經住在那所房子中。對他們來說,事過40年,重見昔日家園的殘骸,太痛苦。她指著廢墟告訴我說,「那一段記憶,他們已經埋葬了。」

但是,歌德爾已經接受了離別幾十年重見昔日生活遺跡的現實。她驕傲地站在自己故居的前面,面對拍照片的遊客。她很高興,人們有機會通過窺視她的舊居了解海瑪依島的歷史。

舊居的屋頂經受住了火山噴發的考驗。歌德爾指著屋頂說,「我丈夫曾經說過,『我這輩子就蓋一所房子,我一定要用最好的材料』。丈夫要蓋一座地老天荒永遠不倒的房子。」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他說的確實沒錯。」

(編譯:蘇平 責編:尚清)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