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華人遭遇種族歧視問題「被忽略」

民間志願者組織英國華人參政計劃(British Chinese Project)的麥克•韋克斯(Michael Wilkes)
Image caption 來自「英國華人參政計劃」的麥克•韋克斯

英國華裔和華人社團負責人向BBC表示,針對華裔的種族歧視「沒有得到足夠重視」。

民間志願者組織英國華人參政計劃(British Chinese Project)的麥克·韋克斯(Michael Wilkes)表示,經常有華裔就所受到的毒打和辱罵聯繫該組織。

「我們一直都收到來自英國各地的電話和電郵,講的都是他們遭遇的種族歧視。人們對哪些詞華人聽了覺得刺耳普遍缺乏了解。」

麥克·韋克斯還說:「華人分散居住在英國各地,很多華人非常孤單,也就顯得更加與眾不同,更加弱勢。」

最新的人口普查顯示,在英格蘭和威爾士地區的華裔人口佔總人口的0.7%,大約共有392,700人。

麥克·韋克斯認為,很多針對華裔的種族歧視攻擊事件都沒有報案,原因是華裔普遍不信任警察。

他還認為,另一個原因是文化。「華人骨子裏都不喜歡讓別人擔心自己。」

「在華人圈子裏有一種心態就是:自掃門前雪,家醜不可外揚。」

麥克·韋克斯說:「在此我也呼籲年青一代的英國華人,我們要有話就說。我們如果受到歧視,就應該大聲講出來。這是我們的責任。」

「毒打」

化名Sara的華裔姑娘,今年24歲,不願意透露自己的真實姓名。她自認是一個在英國出生的華人。

她說,人們在用chink(瞇縫眼、中國佬)這個詞時,有雙重標凖。歧視黑人和巴基斯坦人的那些N字頭和P字頭的詞都不准用了,但是人們覺得歧視中國人的這個詞卻可以用。「

「現在有人這麼說時我覺得自己也麻木了。」

「很多華人家庭教育子女用的還是傳統的『打是疼、罵是愛』方式,我們也習慣了轉移這些負面的東西,把它化成正能量讓自己進步,但這並不等於說我們在遭遇種族歧視時就不覺得受傷害。「

Sara在英格蘭東北部的一個海邊小鎮長大,那裏只有為數不多的幾戶中國家庭。她家在當地經營一家中餐外賣店。

她說:「每天晚上都能聽到像雨點一樣的聲音,是有人向我們扔石頭的聲音。」

「我們的窗戶都被砸了。這些人真的會把路上的柏油馬路路面掀起來,把裏面的石塊撿出來砸我們家,衝著我們嚷嚷,可能還會吐口水。」

Sara說,她經常向警察報告她和家人受到的種族歧視和虐待。法庭也曾審理一些案件,但從來沒有人被判有罪。

「我們也到法庭去,我們去作過證,但是從來沒有什麼結果。」

「最後我們慢慢對警察沒有了信心。」

「在學校以外我們根本沒有生活可言因為我們根本就不敢到外面去。」

Sara說她家每個人都曾經因為是華人而被毆打。

Sara在向我們講述媽媽在自家門口被一群年青人踢得昏過去時哭了。「我媽媽,她真勇敢。她之後只說了一句話:生活就是這樣吧。」

「小時候你覺得自己的父母就是你全部的世界,你覺得他們對所有事情都有把握,他們可以保護你,但是等你長到13歲時親眼看到自己的媽媽被人踢倒在地上,你心裏原本對世界的看法很快就被徹底粉碎了。」

「種族仇視」

Image copyright SWNS
Image caption 中餐外賣店主於傑被刺傷

Sara的經歷似乎並不罕見。警方對華人工作場所所做的報告和研究顯示,外賣店是種族歧視毆打辱罵最可能發生的地點。

2014年,在愛丁堡的中餐外賣店店主於傑(Jie Yu)被刺傷,警方稱這是一起與種族因素有關的攻擊案件。

這一案件中,三人被控企圖謀殺,目前仍然被拘押。

在利物浦地區管理一家中餐館的胡文慶告訴BBC,外賣店被破壞的情況非常普遍。

他說:「我覺得主要原因是年青人。」他說現在工作的中餐館雖然還沒有被人破壞過,但以前自己就曾被人罵。

「壓抑」

25歲的黃浩勤,在英格蘭東北部長大。他說在他生活的小鎮總共只有十幾個華人。

用他的話來說,他成長的經歷「非常壓抑,倍感羞辱」。

「我最開始交的僅有幾個朋友都叫我外號chink, 這個外號被他們叫了五年。」

少年時期,他說自己每天都會經歷種族主義辱罵,有一次還遭到毒打。

「我18歲生日當天,在車站三個中年男人走過來衝我罵道:嘿!中國佬,看什麼?然後就上來一頓拳打腳踢。」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黃浩勤覺得自己永遠也擺脫不了種族歧視

黃浩勤後來到一個大城市上大學,還以為永遠擺脫了種族歧視,結果等他開始在當地工作時,還是受到一個同事的種族歧視。

他說:「我覺得自己又後退了兩步,覺得自己永遠也不可能擺脫種族主義陰影。」

「走在街上有時會被人罵。有人會說:你看那不是成龍嗎!然後他們就模仿漢語衝我胡言亂語嚷嚷。」

黃浩勤說:「我現在對其他人肯定更憤世嫉俗。我還能感到空氣中的威脅和壓抑。不管去什麼地方,我總有那種很不好的負面感覺。」

由英國華人參政計劃去年發表的調查報告指出,華人普遍相信向警察報案沒用。參加調查共520個人,其中幾乎有一半表示「不相信警察會好好處理我們的報案」。

警官協會就出於仇視心理的犯罪行為問題發言人保羅·吉安納西說:「英國所有警察都致力於打擊種族主義,為受害者提供支援並將犯罪分子繩之以法。」

「很多類型的仇視引發的犯罪,相當部分都沒有報告給警方。」

「我們只有在接到人們的報案之後才能對仇視犯罪做出有效回應並繼續改進我們的處理手法。」

忽視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維岡球隊老闆戴夫•維蘭因種族歧視言論被罰款

杜倫大學(Durham University)的加裏·克萊格教授(Gary Craig)長期研究英國的華人。他擔心對華人的歧視情況會更加惡化。

2009年,他與慈善機構「監督團體」(The Monitoring Group)聯合進行的研究指出,英國華人遭遇的種族主義暴力或騷擾或許高過其他任何少數族裔,但是對華人受害情況的真實了解經常得不到足夠的重視,因為受害者不願意報案。

他說:「根據我最近的更深入研究完全有理由推斷,自2009年以來情況可以說更加嚴重了。」

即便所有的華人遭受種族主義攻擊或辱罵的情況都向警方報案,官方紀錄的犯罪數字也將華人歸類於「其他民族」這一大範疇之內,因此無法提供華人所報案件的總體細節。

最近,歧視華人的chink 一詞又上了新聞。

維岡(Wigan)球隊老闆戴夫·維蘭(Dave Whelan)在一次採訪中用了這個詞而被英格蘭足球總會罰款5萬英鎊。英國獨立黨(UKIP)的候選人克里·史密斯(Kerry Smith)在被媒體曝光用了類似的字眼後,宣佈退選。

該黨領導人法拉吉(Nigel Farage)此後表示,這個詞「好多人」都用。

(編譯:羅玲 責編:李莉)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