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金正日綁架—朝鮮「慣技」

金正日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金正日不滿足於看電影、還要拍大片

看上去,這個方法很簡單。朝鮮需要技能,其他國家有技能。為什麼不能去綁回幾個有技能的人呢?

有些情況下,被綁架的是有卓越技能的人。1977年,一名神秘贊助商邀請韓國一位頂尖鋼琴家到薩格勒布一處豪宅去表演。

前往豪宅途中,鋼琴家在機場看到朝鮮飛機、聽到朝鮮口音,疑心頓起,成功逃脫。

但是,韓國著名導演和他的明星妻子就沒有這麼幸運了。申相玉和崔銀姬都在香港被綁架。所用圈套和鋼琴家那個大同小異:綁架對象被誘騙到人跡罕至的地方。

申相玉和崔銀姬夫婦在朝鮮度過八年後逃脫。

下令綁架申崔夫婦的是金正日。他在接父親的班之前主管朝鮮的電影工業。金正日是影迷,喜歡好萊塢電影,特別是《第一滴血》的第一集、任何有伊麗莎白·泰勒的片子,還有007。

也許,邦德片讓他嘗到了化妝行動的味道?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1989年申相玉和崔銀姬逃脫朝鮮之後

在西方的朝鮮外交官「奉旨」搜羅大片送回平壤給金正日觀看。但是,金正日並不滿足,他迫切希望朝鮮電影工業能在國際舞台上競爭;他希望成為著名電影節獲獎大片的製片人。

答案顯而易見,至少在他看來是顯而易見:綁架韓國著名的影業夫婦。這也是金正日酷愛的邦德影片中經常出現的慣技。

崔銀姬先被劫持。1977年,她的職業生涯開始走下坡路,有人自稱香港商人找她洽談,提議辦家電影公司,就算不能在銀幕上、至少也能在錢財方面扭轉她的運程。她能得到電影人夢寐以求的那種資金額,她將從演員轉型當導演、重塑職業。

最新出版的《金正日出品》(A Kim Jong-il Production)一書介紹了崔銀姬被綁架的過程:抵達香港、前往小島,一伙男人、摩托艇……遭綁、被麻醉。

書中寫到,「她時而清醒、時而混沌。她記得,感覺被人抱著走上跳板,有人給她注射,然後一無所知。最後醒來,發現自己在一艘貨船的船長室內。巨大的畫像上,金日成笑瞇瞇地盯著她。」

八天後,她抵達平壤一處時刻有人看守的豪華別墅。雖然已經離婚,申相玉和崔銀姬關係還很緊密,他前往香港尋找前妻,也被綁架。兩人一度被分開關押。申相玉拒絕合作、住了四年牢,放棄抵抗後兩人團圓。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平壤怪獸》:怪獸帶領農民發動革命、推翻暴君

此後有人曾經說,他們的故事不符合邏輯;他們是在職業暗淡時叛逃的。但是《金正日出品》的作者保羅·費舍爾(Paul Fischer)說,他相信申崔夫婦曾經抵抗,但是後來被打垮,成為平壤政權不情願的同謀。

他說,朝鮮花了五年時間,申崔夫婦才開始工作。那時候,拍片是他們的生命線。他們兩人都發現,金正日是個比較懂行的電影製片人。

申相玉與金正日攜手,為朝鮮拍了一系列的影片。也許,最引人注意的是那部《平壤怪獸》(Pulgasari)。

八年後,申崔夫婦「忽悠」了一把金正日。他們已經贏得了金的信任,獲准前往維也納。在那裏,他們尋求美國使館保護。

申相玉2006年去世,崔銀姬仍然住在首爾。雖然堅稱自己是被綁架的,他們還是因為欺騙向金正日道歉。

也許,這也是人質情結「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一個體現?

朝鮮否認綁架申崔夫婦,說他們是自願尋求保護的。不過,申崔夫婦有一個支持自己的重要證據:秘密錄製的金正日談話。

朝鮮承認綁架過日本人。去年,東京和平壤曾就此洽談。朝鮮說,1970、1980年代綁架過13名日本人,2002年5人返回日本,平壤說其他8人已經去世。日本不相信。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2009年時的崔銀姬

韓國國民大學的安德烈·蘭科夫(Andre Lankov)教授認為,總共大約有500名韓國人被綁架,「其中大部分是漁民,魯莽靠近朝鮮海岸。但是,這一數字也包括一些已知的秘密行動的受害者。」

「一個很好的例子是,1977年和1978年,五名韓國高中生在海灘失蹤。此後20年,人們以為他們已經不在人世了,但是到了1990年代才發現,這些人原來在朝鮮工作,當老師呢,給未來可能參與化妝行動的朝鮮人講授韓國生活方式的基本常識。」

蘭科夫教授說,被綁架的人—通常是青少年—被指令當語言老師,甚至參與培訓特工。「方法很簡單:教外語有麻煩,綁架一個說母語的人;拍電影有問題,綁架製片人和導演。」

確實很簡單—喜歡一台秀,偷走作秀人。

(編譯:蘇平 責編:歐陽成)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