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MH370-大海撈針者不言棄

一年過去了,MH370還是一個謎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一年過去了,MH370還是一個謎

布萊迪·赫爾南德茲拖著長腔說,「你一定要相信我們將會找到(飛機)。」他來自美國路易斯安那州,一口濃重的南方腔。「但是,我們能找到嗎?我希望如此,不過真不知道結果怎樣。」

這就是底線。一年過去了,花了幾百萬美元,航空史上最大的那個謎還是沒有解開。

對此,赫爾南德茲心裏恐怕最清楚不過了。他是一個水下搜索小組的主管,身處第一線。

赫爾南德茲站在「輝固支持者號」的甲板上和我交談。這是搜索馬航MH370殘骸的四艘戰艦之一。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布萊迪·赫爾南德茲 說海上條件「還可以」

在浩瀚的南印度洋裏忙碌了七個星期剛剛返回珀斯,不過他看上去精神相當不錯。赫爾南德茲笑了笑,略有謙虛、相當輕描淡寫地說,「還可以,不太糟糕。」

搜索水域相當遙遠、條件非常艱苦,距離澳大利亞西海岸1800公里,乘船全速前進需要六天才能抵達。

「輝固支持者號」載油量只夠在海上停留七星期。剛結束的這次出海,40名船員遭遇極端惡劣的天氣條件。「有時候,狂風、海浪非常兇猛。」邁克爾·迪克森同樣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

迪克森曾是英國皇家海軍船員。他說,兩次遇到龍捲風,海浪高達15米,必須趕快撤離。「天氣不好,第一天根本睡不著。後來,累極了,就睡了。」

「尋針」

搜尋小組面臨的任務之艱巨令人難以想像。

衛星數據顯示馬航客機可能失事的重點搜索區域是6萬平方公里的海域。但是,這個搜索小組使用的水下設備行動速度大約相當於步行。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輝固支持者號每次出海七個星期

那麼想像一下,這就相當於步行走遍40個倫敦找一樣小東西。再想像一下,這是在5000米深的水下。

迪克森說,「飛機在地面時看著挺大,和我們需要覆蓋的水域相比就顯得非常小了。」

當然了,在地圖上看看MH370飛躍南印度洋的航線,重點搜索區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丁點兒!如果數據有微小偏差,就意味著他們根本就是在錯誤的地方找飛機。

目前為止,搜索重點區域已經覆蓋了40%,但是什麼都沒找到。這樣一想,難免令人擔心。但是,對「輝固支持者號」的船員來說,灰心喪氣毫無意義。

赫爾南德茲認為,「結論顯示,這是搜索的最佳地點。所以我們就在這兒接著搜。」

最開始,迪克森確實有疑慮。「開始我不敢肯定。後來察看了飛機跟蹤的所有記錄信息,我確信,找對了地方。」

「崎嶇」

搜索船啟用兩項重要技術。一是「拖魚」(tow fish),用長達10000米的纜繩放入深海,沉入海牀上方不遠。「拖魚」使用聲納和攝像繪製海牀地貌圖。搜索區分割成小區,戰艦拽著「拖魚」慢慢轉,船員形容這很像「剪草」。

他們說,找到過幾個沉海的集裝箱,其他什麼都沒有。

如果「拖魚」發現感興趣的東西,船員將調用小型無人潛艇。這類自動水下設備(AUV)技術之高端位居世界領先地位,造價1000萬美元。配備有黑白相機、聲納、感應器,可以探測到水中的燃料、化學物質等殘留物。

船員相信,如果飛機確實跌入水底,極有可能已經解體,但他們認為,殘骸可能停留在海牀表面、而不是被埋沒。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邁克爾·迪克森相信數據可靠

迪克森說,「海底崎嶇不平。有低谷、有高峰、有火山、有深洞。AUV下水前我們必須首先精心凖備。」

最大的擔憂是無法收回沒有牽引裝置的AUV,這就意味著,天氣惡劣時不能使用。迄今為止,天氣已經多次導致延誤。

「草堆」

船隊預計於今年5月結束60000平方公里重點區域的搜尋。

沒有人願意多說如果到時候還沒找到下一步怎麼辦。澳大利亞交通安全局局長多蘭(Martin Dolan)說,「這是政治領袖們需要做的決定。他們給我們撥納稅人的錢,我們只是向決策提供技術諮詢。」

目前,搜索撥款來自澳大利亞和馬來西亞政府。「輝固支持者號」一位領導告訴我說,他相信,在目前這個區域的搜索結束之後,他們可能會被派去下一個可能地區。

但是,澳大利亞總理阿博特上星期暗示,可能減少搜尋。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MH370乘客家屬需要答案

儘管迄今一無所獲,多蘭表示他仍「謹慎樂觀」。他說,「現在已經找到草堆了,下一步就是要找針(注:英文形容大海撈針的俗語是草堆尋針。)。不能百分之百打保票,但一定會竭盡全力。」

「輝固支持者號」的船員則說,為了MH370乘客家屬,必須繼續搜索。迪克森形容「這是在給家屬找答案。」

和赫爾南德茲說再見之前,我問他返航上岸了打算幹點什麼呢?怎麼也得喝上幾瓶冰啤酒吧(船上禁酒)?

他回答說,「不行。明天就回去。」我還以為他說的是回美國看望妻子和孩子。他說,「不是。直接返回印度洋,還要再幹七個星期。

我就是想找到這架飛機!」

(編譯:蘇平 責編:董樂)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