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空氣末日 我該怎麼辦?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最近有一天,倫敦PM2.5的讀數高達57!超標幾乎6倍。在德里,我們只能夢想著呼吸這樣清潔的空氣了。

眼下,我們這兒的PM2.5讀數驚人,是215! 超標21倍。而且,這個讀數還是整個冬天最好的。

直到幾個星期之前,PM2.5很少降到300以下。有人形容,「空氣末日」已經降臨德里。

和其他國家的人一樣,多年以來,我們這些住在德里的人也一直相信,北京是世界上污染最嚴重的城市。

但是去年五月,世界衛生組織宣佈,我們的空氣質量毒性幾乎高出兩倍。

我們得知,後果是永久性的肺損傷,每年導致130萬人死亡。這樣看來,空氣污染將成為印度人的第二大殺手,僅次於心臟病。

但是,僅僅是在過去兩個月之間,隨著印度的報紙、電視台開始詳細報道污染狀況,我們才和其他許多人一樣,陷入急性恐慌,不能自拔。

就好像,別人告訴你,你就住在一座隨時可能噴發的活火山旁邊。

最開始,我們不過是關緊門窗、封堵裂縫。德里令人心曠神怡、充滿誘惑力的微風,永遠也不准吹進家門了。

我們開始沒完沒了地檢查空氣質量指數。

後來,我們買了防污染口罩。戴上,開車裏出門,儼然猶如一伙高速路上打劫的歹徒。不過,三歲大的小女兒堅決不肯戴口罩。兒子僅僅戴了一天,還是在我好說歹說、連哄帶騙之後。我的說辭?你帶上口罩就像蝙蝠俠一樣!

我們倒是提高了警惕,但是許多德里人的反應卻是不屑一顧。有人堅持說,「不過是沙漠裏吹來的吹塵」;另外還有人說,「順勢療法(homeopathy)順勢一療,什麼問題解決不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德里郊外,磚窯冒出滾滾濃煙

但是,我們還是不相信。

再往後,我們聽說,某些綠色植物可以改善室內空氣質量。立刻奔往附近的園藝中心,試圖購買檳榔樹,還有另外一種刺頭刺腦、形像醜陋名字更難聽的植物「婆婆的舌頭」(虎皮蘭)。

但是等到了那兒,經理告訴我們,美國大使館早就把植物買斷了,一棵沒剩。

其實,我們算過了,要想達到改善空氣質量的目的,我們至少需要50盆綠色植物。老公提議,「也許咱們可以把沙發扔了,給花盆騰地兒?」

樹沒買到,我們從朋友那裏兒借了一個空氣污染探測儀,檢查檢查我們已經採取的防範措施是否起到了作用、起到了多大作用。

打開探測儀,PM2.5水平立刻爆表:44000!老公撓撓頭,去查閱使用手冊,「上面說,3000就很危險了。」我說,「這表肯定有毛病,壞了。」

但是,表沒問題。我們被迫去請專家。

一天下午,家裏來了一位年輕人,隨身帶著一部體積不大、專門為應對德里灰塵改造過的移動式空氣淨化儀。小伙子按了一下電鈕,啟動了叫做「等離子群」的什麼東西。

20分鐘以後,我們的空氣監測表上的讀數開始下降……急速下降。

老公和我目瞪口呆,不眨眼地使勁盯著,讀數從44000降到20000,11000,最後停在了1000。

用國際標凖來衡量,這還是令人揪心的高……而且,這還只是我們家裏的空氣!外面的,我們就更根本沒辦法了。

印度政府宣佈,將在德里設置更多的空氣質量監測器,還將禁止車齡超過10年的柴油車上路。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但是,和扶持經濟發展的政策比起來,這不過是大海中的一滴水。經濟發展還在很大程度上仍然依賴於有補貼、污染嚴重的柴油。

問題是,有好多天,你根本看不到污染。

比如說現在,我家窗外是碧藍的天空,一群群翠綠的小鸚鵡,芬芳的素馨花剛剛開始綻放。我不由得暗想,帶孩子出去踢足球應該沒問題吧?

但是,過去幾個月,我們認識的人中至少有10幾個家庭已經搬走,去了更清潔的城鎮或者城市,甚至乾脆離開了印度。

德里的長期居民可能會說,「別瞎操心了,沒問題」。雖然這樣的安慰有時仍然能讓我寬心,但是我也開始懷疑,是不是也該考慮搬走了呢?

眼下,和德里比起來,倫敦、甚至北京看上去都是非常不錯的選擇。

(編譯:蘇平/責編: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