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古馳女、大鱷魚和老人當政

穆加貝與「鱷魚」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穆加貝與「鱷魚」

不久前,穆加貝迎來第91個生日。維多利亞瀑布城舉行豪華宴會,為這位世界上最年長的國家元首大肆慶生。穆加貝已經91歲了,雖然他無意退休,但是現實一點,穆加貝還能再搞幾次生日派對?最近,他所領導的津民盟黨內已經顯現權力爭奪跡象,各派系佔據地形、為後穆加貝時代做凖備。

不久前,羅伯特·穆加貝滿91歲,請了好幾千最親密的朋友,到距離維多利亞大瀑布不遠的一家酒店來給自己慶生。當地一名農場主、穆加貝忠實的支持者坦戴伊·穆薩薩自願承擔起辦酒席的任務。

穆薩薩說,「我們的救星、我們的英雄,當然一切都要是最好的了,這是一定的。」

有報道說,擺在來賓面前的美味佳餚令人眼暈,野味包括兩頭水牛、五頭黑斑羚羊,還有一頭小像!就這麼一次,寓言中的「廳堂裏的大象」(英文諺語,意思是明擺著的事實)擺在了盤子上。

津巴布韋經濟重新陷入危機,「像肉宴」傳聞引發國內外穆加貝批評者的一片口誅筆伐。酒店被迫簽署聲明解釋說,大象肉其實並未上餐桌……因為,大象太大、冰箱盛不下!

不過,「像肉門」是真是假,其實並不重要。穆加貝已經91歲高齡了,已經不再像從前那樣令人生畏。津巴布韋人放肆取笑、諷刺他,其程度就連10年前穆加貝只是80歲小青蔥時都無法想的。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居然讓領導人當眾出醜?幾名保跟班丟了飯碗

有這麼一檔事凸顯穆加貝之脆弱。去年二月,在哈拉雷機場,穆加貝小心翼翼地下樓梯、跌了一跤。

穆加貝的跟班試圖奪回他摔跤的所有照片證據。但後果是,照片在網上瘋傳爆紅。此後,穆加貝炒了幾名保鏢的魷魚,更加強化了領袖大權不穩跳腳暴怒之印象。

那天在哈拉雷,我也感覺到政治風向在轉變。

最近一些年,BBC記者想去津巴布韋首都報道採訪,受歡迎的程度好比蒼蠅要飛進一碗湯。但是這一次,我卻收到穆加貝最富爭議性的盟友、津巴布韋信息部長喬納森·莫約(Jonathan Moyo)親自發來的請柬。

職業生涯中,莫約曾在老總統穆加貝最直言的批評者、最奴性的追隨者之間搖擺。現在,這位老謀深算、詭計多端的政客已經將注意力轉到後穆加貝時代:如何確保執政黨「津巴布韋非洲民族聯盟-愛國陣線」(津民盟,Zanu-PF)繼續執掌大權。

去年,莫約曾經全力支持穆加貝的妻子格蕾絲。格蕾絲外號「古馳」,彰顯其酷愛高端消費、名牌產品。但是現在,莫約以及其它幾名大部長好像轉而支持另外一個「既定接班人」—前軍隊領導人埃默森·姆南加古瓦(Emmerson Mnangagwa)。姆南加古瓦以鐵腕無情著稱,贏得綽號「鱷魚」。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津巴布韋經濟困窘,民不聊生

莫約和「鱷魚」曾和繼續對穆加貝政府實施有針對性制裁的西方政府高級代表會晤。一位外交官這樣告訴我,「他們懂得必須作出哪些改革才能讓津巴布韋走出孤立,我們相信他們可以做得到。」

改革迫在眉睫,這一點顯而易見。

離開哈拉雷,我前往棚屋星羅棋布、人稱「科姆博亞特茨瓦」的一個地區採訪。10年前,穆加貝曾經啟動殘酷的掃除貧民窟行動、試圖把這個小鎮從地圖上徹底抹掉。當然了,大批貧困潦倒的家庭還是故地重返,因為他們無處可逃。

加羅斯·穆特羅帶我參觀他的家:一座小小土坯屋。他聳聳肩,無奈地說,「沒有自來水、沒有電,我們大多數人也沒有工作。」科姆博亞特茨瓦的許多人靠在通往哈拉雷的公路兩旁兜售蔬菜、點心謀生。其它人、比如穆特羅的姐/妹,已經前往南非,躲避津巴布韋破碎的經濟。

告別哈拉雷之前,我前往公交車中轉站。數十名津巴布韋人正在排隊等候前往約翰內斯堡的客車。許多人沒有工作許可,隨身攜帶的只有絕望。

菲爾茲是勞工,過去六年大多在南非打工。他說,「我為我們這一代人而難過。我們養不起家庭。我很生氣,但是又能怎麼辦呢?」

穆加貝時代結束的那一天,菲爾茲可能還在約翰內斯堡。問題是,後穆加貝時代能夠說服菲爾茲重返故土嗎?

(編譯:蘇平 / 責編:友義)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