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警花綻放 一樣風采兩樣情

2015年5月18日警察學校畢業典禮。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2015年5月18日警察學校畢業典禮。

5月18日,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堡的警察學校舉行畢業典禮,408名畢業生接受檢閱,其中76名女警官尤為引人關注。在這樣一個高度保守的國家,警花面臨怎樣的挑戰?

斯哈拉警察學校(Sihala)非常大:佔地面積相當於400個足球場!校園風光過目難忘,有難以計數的草坪綠地,學員在那裏接受各項培訓;有寬敞的宿舍樓、教學樓。

我們到這兒來,是要了解兩年制學士後班的情況。

校長阿米爾·可汗(Amir Khan)將軍帶著我們前往一處培訓點參觀。他邊走邊說,「這班學生非常獨特。」他接著介紹說,現在,學生需要學習親自在犯罪現場調查、積累經驗。「原來只是在教室裏學習基本理論,但是現在,我們向學生傳授最先進的取證技術。」

接下來,主人領我去參觀一個事先擺好的犯罪現場。這裏發生了一起搶劫案。學員們非常熱切地展現著他們採訪報案者、取證、向媒體做介紹的技能。一位老師笑著說,「我們教學生如何避開困難的問題。」

長期以來,巴基斯坦警察經常受到批評,暴力發生時保護公眾無力;行動時出手又過於凶狠。去年伊斯蘭堡反對派靜坐抗議,多名示威者與警察衝突受傷。伊斯蘭堡警署負責人被迫就「使用武力過度」公開道歉。

可汗將軍告訴我,「我們正在努力改變這種心態。我們告訴學員,他們的任務是為人民服務,必須抱著尊重之心對待公眾。」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警察學校學員蒙住雙眼訓練。

2015屆這批學員之獨特,並不僅僅在於培訓手段之先進,也在於其中包括的女學員人數創下紀錄。可汗將軍告訴我,「一共有76名女生。在巴基斯坦,這麼多女性加入警察隊伍,還是有史以來第一次。」

當然了,巴基斯坦是宗教上相當保守的一個國家,警察95%是男性,一定也不令人吃驚。但是,警察學校的校長堅持說,他們希望改變這種男性獨霸的局面。他說,「在我看來,他們是現在的學員、未來的警察。我根本不在乎他們是男的還是女的。我對他們一視同仁。我們甚至修改了女學員的制服,現在的式樣看起來和男式制服更加接近。」

接下來,我看到青年男女列隊站好,表情嚴肅,雙手緊握半自動衝鋒槍。教官一吹哨,所有學員立刻把槍放在地下,拿出繃帶蒙住雙眼。又是一聲哨,學員開始拆槍;再吹哨,把槍裝好。整個過程,一直遮著雙眼。

首先完成任務的幾名學員當中包括兩名女學員。校長看在眼裏、臉上綻放出喜悅的笑容。

參觀結束前,我有機會去和女學員閒聊。坐在一間教室內,我問她們,為什麼要來當警察?家人怎麼看?

一名女學員舉手、回答說,「我叫薩納·納齊爾。」她站姿筆挺,面色嚴肅,雙眼直視正前方,「我父親鼓勵我當警察。我希望能為國家盡一份力。」

更多學員舉起手來。一個說,「我們的村子受到恐怖分子襲擊,我希望能保護家園。」另外一個說,「我丈夫是警察,他鼓勵我參加。」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2015年5月18日警察學校畢業典禮。

我說,「啊,一對警察!你們家肯定是整個旁遮普最安全的地方。」好不容易,教室裏響起一陣笑聲!

女學員們其實也想向我提問題。她們很想知道,和那麼多男記者共事是什麼樣?男人對此怎麼看?其中一個問道,「女士,您已經結婚了。」聽上去,她好像有點吃驚,「你丈夫怎麼看待你的工作?」

我回答說,通常,我出門不在家他很高興,因為沒人和他搶遙控器了。教室裏又傳出一片笑聲。

在我看來,雖然校方認真對待、也爭取做到性別中立,但是,這些女人對於走出校門上崗執勤還是有點緊張。歸根結底,在事先擺好的犯罪現場扮演警察是一回事,面對困難和壓力、面對別人對女性工作能力的質疑—特別是在像巴基斯坦這樣的社會中—去調查真正的犯罪事件,完全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道別之前,薩納一句話畫龍點睛,「女士,您知道嗎,我們必須要比男人棒兩倍!」

(編譯:蘇平 / 責編: 友義)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