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打起手鼓唱起歌抵抗極端思潮

摩洛哥格納瓦音樂節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摩洛哥。大西洋海濱城市索維拉(Essaouira)的阿拉伯人聚居區。格納瓦(Gnawa)音樂節五光十色絢麗奪目,歌聲人聲高入雲霄。

最開始,格納瓦樂師遊行穿過狹窄的小巷。每個格納瓦樂隊—或者叫伊斯蘭「兄弟會」—著裝雖然不同,但一律色彩斑斕。他們唱著歌,間或停下來跳段舞,伴奏的是手鼓和震耳欲聾的金屬雙頭鐃。

每個樂隊組合大約有7、8個人,領頭的是「馬勒姆」—格納瓦大師。他不僅領唱,還彈奏「金伯利」(gimbri)。這種傳統樂器用核桃木製成,鋪著駱駝喉嚨部位的皮,看起來、聽上去都有點像是古老的非洲低音吉他。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格納瓦樂隊組合遊行

遊行結束,就是音樂會了。音樂會晚上開始,經常持續到凌晨三點,分別在五個地點舉行。

主舞台位於姆萊·哈桑。著名的國際音樂人和格納瓦樂隊在這裏登台獻藝。他們還經常聯袂合作、表演獨特的融合音樂。台前觀眾如潮,一直延伸到海邊以及廣場四周的小咖啡館、餐館。

其他舞台分別設在海灘和一座老城堡的屋頂,另外還有一個位於室內,與觀眾更加親密無間。

阿布杜斯蘭姆·阿里康大師就在這裏演出。他在索維拉生活,靠木匠手藝、做樂器謀生,這當然也包括金伯利了。阿里康說,「曾經,格納瓦被看作奴隸音樂,是垃圾。」但是,音樂節改變了這一切。

他接著說,「我們成了藝術家,所有的人都知道我們。大約三分之一的馬勒姆現在僅靠音樂即可過活,從前這根本是不可能的。」現在,他們是官方承認的音樂人。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融合音樂也是特色

格納瓦人是虔誠的穆斯林,但是,他們的宗教信仰也和他們的音樂一樣,是融合產物。格納瓦人相信神靈世界,相信宗教儀式上能夠引發幻覺的音樂具有治療癒合的功效,這都凸現著他們與西非的關係。

當然,阿里康和其他大師都會參與宗教儀式,但是,這不是音樂節的一部分。阿里康說,「儀式持續整夜,也包括獻牲,牛或者羊。我們不喜歡有人拍攝。另外,有病人、有需要驅除邪氣的人。」

即使如此,晚上去參加室內音樂會,聽著催眠的格納瓦樂聲進入精神恍惚狀態,這種現象也不罕見。

剛剛開始舉辦音樂節的時候,目的很簡單:幫助格納瓦人、推動旅遊業。今年,預計四天之內將有25萬人參加音樂節。

這是免費音樂節,經費大約三分之一來自政府撥款,其他來自公司和私人贊助。音樂節的負責人內拉·塔齊說,「贊助人每投入一歐元,都將給索維拉帶來17歐元的消費,旅遊業創造了更多的工作機會。」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格納瓦音樂大師

不過今年,音樂節又增加了一層新意義:在「伊斯蘭國」及其支持者試圖破壞此類活動之際,展現音樂和伊斯蘭可以和諧共存。

馬里北部,整個撒哈拉地區,廣為人知的「沙漠藝術節」自從2012年以來一直推遲舉行,因為伊斯蘭武裝起義導致局勢不穩。敘利亞,地中海沿岸,今年,伊斯蘭國武裝分子根據自己對伊斯蘭教法的理解查封、銷毀樂器,包括鼓、銅管樂器、木管樂器等。

當然,格納瓦人對此非常震驚。阿里康說,「他們無知,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他們真愚蠢。伊斯蘭並不是這樣的。伊斯蘭主張和平,音樂,色彩,尊重……尊重其他宗教。」

內拉·塔齊從更廣泛的意義上看待這個問題。她生於美國,從事音樂、電影節組辦工作。在她看來,格納瓦音樂節以及其他類似活動比如費斯宗教音樂節,是現代摩洛哥以及它在伊斯蘭世界中所處位置的象徵。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格納瓦音樂大師

塔齊說,「人們害怕伊斯蘭。但是,這類活動顯示出摩洛哥真正的伊斯蘭、積極的伊斯蘭。18年前我們剛剛開始搞音樂節的時候,摩洛哥的伊斯蘭派也批評我們,他們不喜歡年輕人穿衣打扮、跳舞的形像。但是現在,那些人當中一部分已經進入政府,他們支持我們的做法。這些活動很受歡迎。

我們必須展示,伊斯蘭教可以是不同的,摩洛哥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塔齊說,摩洛哥正在抗擊伊斯蘭國的影響擴張,「音樂節是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編譯:蘇平 / 責編: 友義)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