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如果抗菌素不再抗菌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20世紀40、50年代,是抗菌素的黃金年代。抗菌素像一把所向披靡的利劍,把危害人類健康的細菌紛紛斬落。

接待從中國來旅遊觀光的朋友,時不時碰到的一個尷尬是,朋友感覺有點傷風喉痛、腸胃不適,想要點兒「消炎藥」,我卻拿不出來。

家裏怎麼會不備點兒消炎藥?家裏沒有,難道不能到街上的藥房買點?

事實是,家裏的確沒有備著,到街上的藥房掏錢也買不了。

中國人俗話說的「消炎藥」,就是抗菌素或稱抗生素,antibiotics。在英國,不是病人想吃「消炎藥」就能吃到嘴裏的。任何抗生素類藥物,連最普通的盤尼西林,也要醫生開處方才能到藥房取藥。沒有醫生的處方,你掏多少錢藥房也不會賣給你。

而且,醫生開抗菌素一次只開5-7天一個療程,最多14天兩個療程,如果還不見好,還得再去看醫生。醫生開出的抗菌素,要求必須服完,即便是自我感覺已經良好。

英國對抗菌素的使用控制的是越來越嚴格了。因為,人們,至少是醫學界,已經看到了一個把人類打回荒蠻時代的陰影正在逼近,這個陰影,正是濫用抗菌素造成的危機。

如果沒有了抗菌素

2064,50年後的英國。花園裏剪玫瑰,不小心玫瑰刺扎了手,竟成了致命傷,僅僅因為手指感染髮炎。

鄰居添丁,整個社區的街坊鄰居舉杯共慶,因為生孩子對新生兒和母親都是冒生命危險, 就像回到了中世紀。

器官移植已經成了遙遠的記憶,因為最後一例器官移植手術至少已經是20年前了。實際上,連闌尾切除這樣的小手術都成了冒險,需要立生死狀。

甚至不需要開刀的癌症化療都不再可能,因為無論是器官移植還是化療,病人都需要大量服用抗生素。

科幻恐怖?信口胡謅?聽聽世界衛生組織的警告:「許多很普通的感染將無法治癒,將重新成為肆虐殺手」。

英國政府首席醫療官戴維斯夫人則用了「世界末日」的比喻。

這當然是假設,假設的前提是超級病菌的抗藥性使抗菌素失效。

而按照人類現在濫用抗生素的程度和已經造成的後果,這樣的假設應該是警鐘長鳴而不是聳人聽聞。

雙刃利劍

實際上,從盤尼西林發明之日起,這樣的警告也就隨著響起。

1928年,英國人弗萊明發現了盤尼西林,即青霉素。抗菌素的發明,徹底改變了人類的健康保障,人類壽命開始以年為單位、繼而以十年為單位的延長。

20世紀40、50年代,是抗菌素的黃金年代。抗菌素像一把所向披靡的利劍,把危害人類健康的細菌紛紛斬落。

一種新的病菌出現,一種新的抗菌素隨即對症下藥。抗生素成了醫生手裏的殺手鐧、病人眼裏的靈丹妙藥。

然而,這把利劍是雙刃的。抗生素可以有效地殺滅病菌,卻不能100%的殺滅所有病菌。每一個「倖存」下來的病菌,會產生抗藥基因並把它傳給下一代。

達爾文進化論 「適者生存」的理論核心在抗藥病菌身上得到了完美的體現:那些沒有被殺死的病菌的到了「考驗」,每一次倖存都會變得更「堅強」,病菌的抗藥性一代比一代更強,直至現有的抗生素完全失效。

超級病菌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人類面臨的這場抗菌素危機,是人類,具體說是我們每一個人造成的。

1990年代,所謂的「超級病菌」(superbugs)的陰影開始出現。所謂「超級病菌」,即現有的抗菌素對其完全無效。最典型的,就是「醫院超級病菌」,MRSA。

感染上MRSA,只有靠病人自身的免疫系統來抵抗,現有抗菌素無濟於事,如果自己的免疫系統頂不住,只有一死。

近10年來,一些早已經被「降服」的病菌,如TB,也開始出現抗藥的菌株,XDR-TB,即全面抗藥性TB。

與此同時,全新的抗菌素卻遲遲沒有再出現。最後一個新種抗菌素的發明是在1987年!

進30年沒有推出新種抗菌素,主要是研發時間長、投資巨大,而一但產生抗藥性,抗菌素就失效無用,廠家的巨額投資無法收回。

慎用抗菌素

而抗藥菌株的演變頻率和抗藥強度是越來越快、越來越強了。

人類面臨的這場抗菌素危機,是人類,具體說是我們每一個人造成的。孩子流點清鼻涕就堅持要打青霉素的父母;明明是病毒仍然給病人開對其無效的抗菌素的醫生;到藥房買「消炎藥」像買糖豆一樣的你我。

雖然西方國家收緊了對抗菌素的控制,但世界範圍內,濫用抗菌素的現象依然驚人。83%的俄國家庭把抗菌素當成治百病的藥;在中國和印度,人們每小時服用的抗菌素以千萬單位計;在大多數國家,仍然可以不需要醫生處方到藥房直接購買。

好消息是,要避免人類健康保障回到中世紀荒蠻時代,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做出努力。

可以從最簡單的兩點做起。一是醫生確認是細菌感染,需要服用抗菌素時再服用。二是服完醫生規定的療程,即便是你已經感覺完全好了。

(責編:尚清)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