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倫敦的「超級下水道」

Image copyright k
Image caption 地下水道直徑可以並排三輛雙層巴士,建成後可容納125萬立方米的水。

去年,5500萬噸未經處理的生活污水直接灌入泰晤士河。長此以往,泰晤士河要回到維多利亞時代。

在蘇格蘭獨立公投前夕,英國政府為一項涉及到每一個倫敦人、甚至讀者你(如果你來倫敦旅遊、經商、就學的話)的工程開了綠燈。

人們似乎沒有太注意,因為目光都從倫敦轉移到了愛丁堡。

「超級下水道」

泰晤士水公司將動工修建一條貫穿倫敦東西的地下水道。起點自西倫敦的Acton Storm 蓄水池,終點在東倫敦的Abbey Mills抽水站,全長15英里(約25公里)。

地下水道直徑可以並排三輛雙層巴士,或者說,與英吉利海峽地下隧道一樣寬。下水道建成後可容納125萬立方米的水。它被冠以「超級下水道」(Super sewer)名副其實。

超級下水道的造價也很「超級」。它將耗資42億英鎊,從2016動工,計劃2023年建成。

泰晤士水公司的每一個客戶,也就是倫敦的每戶人家(倫敦的自來水都由泰晤士水公司供應,只此一家別無分店),從明年開始每年交40英鎊的工程費贊助費,到2020年逐漸增加到每年80英鎊,此後無限期的交下去。

貫穿倫敦東西開膛破肚的修建這麼條「超級下水道」,將給人們的工作生活帶來的影響,恐怕比交贊助費更讓人難受。

為什麼要「勞民傷財」的修超級下水道?泰晤士水公司一言以蔽之:「倫敦地下的維多利亞時代的下水道已經承受不了」。

要理解這句話意味著什麼,先要回到一個半多世紀前維多利亞鼎盛時期的倫敦。

維多利亞的老本吃完

上一次倫敦人大興土木修建下水道是在1860年代。工程師巴扎爾加提爵士(Sir Joseph Bazalgette)主持修成了縱橫1000英里(近2千公里)的下水道網絡。倫敦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有完善的下水道排污系統的城市。

倫敦城到了維多利亞女王時代,已經是國際一流大都市,人口急劇膨脹。但那時仍沒有相應的地下道排水系統,生活污水順街潑倒,人畜糞便順明溝直接衝入泰晤士河。

工業革命大潮中的倫敦,用烏煙瘴氣、臭氣熏天形容不算過分。泰晤士河畔金碧輝煌的議會大廈裏,議員們常常被臭氣熏得無法辯論下去。

未經處理瀉入泰晤士河的生活污水導致霍亂流行。到19世紀中頁,幾度爆發的霍亂流行導致4萬多倫敦人喪生。

維多利亞人認定生活污水是罪魁禍首,但沒有意識到是因為直接從污染的泰晤士河抽取飲用水造成的,而是以為是明溝裏污水散發的「瘴氣」所致。

維多利亞人的解決辦法是改明渠為陰溝,修建覆蓋全城的下水道網絡。

巴扎爾加提爵士修建下水道的賬單是420萬英鎊,相當於今天的4300萬英鎊。這在當時是比今天泰晤士水公司的43億英鎊更令人眼暈的賬單。但巴扎爾加提爵士是要畢其功於一役,一勞永逸。

Image copyright l
Image caption 電腦動畫顯示巴扎爾加提爵士設計的地下水道的抽水站投入使用。

污水溢灌泰晤士河

巴扎爾加提爵士的「一勞」並沒有「永逸」。一個半世紀後,倫敦的人口暴漲了四倍。多了四倍的人口,加上他們的洗衣機、洗碗機等等維多利亞人沒見過的用水的玩意兒,排放的污水仍基本上是靠維多利亞時代的下水道輸送。

造成的壓力可想而知。特別是突降暴雨或淫雨綿綿的時候,而倫敦的雨天又特別多。突增的流量使得下水道難以承受,大量未經處理的污水直接瀉入泰晤士河。

泰晤士水公司說,目前,發生污水漫溢污染泰晤士河的頻率已經是每周。每年平均有3900萬噸未經處理的污水直接瀉入泰晤士河。

2013年,有5500萬噸污水衝入了泰晤士河。該公司說,如果「超級下水道」已經建成使用的話,去年瀉入泰晤士河的污水的97%可以避免。

貫穿倫敦修建下水道,引起的爭議也是可想而知的。反對者說,有更「綠色」更便宜的做法。造成污水漫溢主要是突然集中的雨水衝入下水道所致。綠化地表,保墑固水,是解決問題的根本。

但這是戰略選擇,但戰術上每周都在發生的污水漫溢需要立即對付。

至於花錢嘛,42億英鎊固然嚇人,但也只是2012年倫敦主辦奧運會開銷的一半而已。該花的錢就該花。

當然,如果是政府或水公司埋單,給倫敦居民免了贊助費就更好了。

(責編:尚清)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