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卡移民—英國給歐盟的聖誕禮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卡梅倫: 我要去布魯塞爾。我不會接受『不』作為回答。在移動自由上,我會拿到英國想要的」。

卡梅倫:改變規則,保護英國。巴羅佐:脫離歐盟,英國歸零。

英國高街上的聖誕商業廣告戰打響的是越來越早了。從傳統的進入12月提早到11月再到現在的入秋就布置聖誕櫥窗了。

推銷政策的政客似乎也染上了聖誕騷動症。英國首相卡梅倫宣佈,將在聖誕節前宣佈英國政府計劃控制歐洲移民的方案細節。

錦囊妙計是什麼,卡梅倫隻字未露。聖誕節前,前到什麼時候,也沒有具體日期。不過,人們猜測,可能會在11月20日舉行的地方補缺選舉前。

都是讓UKIP給逼得

至少,這是卡梅倫的後座議員們一再敦促的。如果再不拿出讓選民信服的限制歐洲移民的措施,保守黨不但將在補缺選舉中再次敗北,保守黨的選民基礎也將被英國獨立黨UKIP 進一步侵蝕。

法拉吉領導的英國獨立黨UKIP就認凖一條,繼續留在歐盟有害英國,要把英國從歐盟的「火坑」中拉出來。

就憑這「一根筋」,UKIP對英國選民的吸引力日增,從被譏笑為「雜果蛋糕」到今天的一個不容忽視也容不得忽視的政黨。

上個月,保守黨兩位議員接連「反水」,跳槽加入UKIP,導致兩個地方補缺選舉。第一個補缺選舉,前保守黨議員卡斯威爾大獲全勝,成為UKIP歷史上第一個議員。11月20日,將在肯特郡舉行第二次補缺選舉,保守黨要竭力阻止「叛徒」再次得逞。

重擬規則 保護英國

Image copyright l
Image caption 「移動自由」,Free Movement,是奠定歐盟的基礎條約、羅馬條約的精髓,它保證歐盟成員國的公民可以在歐盟內自由移動。

在今年的保守黨年會上,卡梅倫盯住攝像機鏡頭,一板一眼的說:「英國,我知道你希望解決這個問題。我要去布魯塞爾(歐盟總部)。我不會接受『不』作為回答。在移動自由上,我會拿到英國想要的」。

「移動自由」,Free Movement,是奠定歐盟的基礎條約、羅馬條約的精髓,它保證歐盟成員國的公民可以在歐盟內自由移動。

英國想要什麼?英國想要對來自其它歐盟國家的移民加以限制。換句話說,卡梅倫保證他能說服其他歐盟成員改變一條根本原則。

卡梅倫說,來自歐盟的移民人數「增加速度之快超過了英國想要的。對於我們的社會,對於我們勞務市場,太多了。所有這一切必須改變,這正是我與歐盟重新談判的中心」。

「非法」、「大錯」、「反革命」

卡梅倫信誓旦旦。歐盟委員會主席聽了可不幹了。

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本月底離任。人之將離,其言也直,不再玩外交辭令。巴羅佐給卡梅倫兜頭一桶冰水,譏諷卡梅倫癡人說夢。

巴羅佐說,為歐洲移民人數設「人為限制」(arbitrary cap) 違反歐盟自由移動的根本原則。他警告英國,如果在移民問題上英國繼續「異化英國在中歐和東歐的天然盟友,將是一個歷史性的錯誤」。

巴羅佐說,當年歐盟東擴,英國鼓與呼,態度最積極。現在不要在28個成員國中做「反革命」,而是要接受「俱樂部的遊戲規則」。

巴羅佐提醒卡梅倫,他提出的任何討價還價的條件都要經過其它27個成員國過的同意。而拿原則作交易,無異於癡人說夢(an illusion)。

巴羅佐說,移動自由的原則並不只是讓其他27個成員國沾英國的光。別忘了140萬生活在歐洲其他國家的英國人也得益於同一個原則。

英國「歸零」

巴羅佐說:「其它選擇總是有的,但都是更壞的選擇」。

他說,卡梅倫應該對歐盟懷疑論者迎頭痛擊,而不是一再退讓。退讓的最終結果是英國脫離歐盟。

巴羅佐自問:「如果不再是歐盟的一部分,一個英國的首相有多少影響力」?

巴羅佐自答:「他的影響力是零」。

雙方爭執的根本一點是:英國留在歐盟內的前提下,是否能對移民政策作出重大改變?

卡梅倫說可以。巴羅佐和UKIP說不能。

英國可能在考慮的限制措施有哪些選擇?可行性究竟有多大?我們下周接著探討。

(責編:路西)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