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世界最「毒」牛津街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來牛津街採購的人,特別是遠道而來的中國人,除了帶足了「京鎊」和金卡銀卡,也別忘了帶上在家鄉常用的口罩。

倫敦市中心的商業一條街,牛津街,被不少中國人稱為「倫敦的王府井」。

要擱到10年前,這是打個比方,讓沒機會來倫敦的中國人想像牛津街的繁華熱鬧時有個參照。

如今,特別是趕到聖誕節前買禮物和新年過後大減價的時候,街面上碰頭碰臉的中國人、店鋪裏說普通話待客的營業員,真會讓人恍然間不知身在何處。

PM2.5與NO2

不過,我今天要說的不是牛津街的繁華,而是想提醒來牛津街採購的人,特別是遠道而來的中國人,除了帶足了「京鎊」和金卡銀卡,也別忘了帶上在家鄉常用的口罩。

美國在北京朝陽區的大使館發佈空氣質量指數引起的爭議,讓中國人都知道了PM2.5。

PM2.5是用來檢測空氣中的粉塵含量。直徑小於2.5微米的微粒(PM2.5)被稱為「微小」顆粒,人體吸入後被認為構成了最大的健康風險。PM2.5是美國環境保護局(EPA)認可的標凖。

粉塵微粒與空氣混合形成霧霾,看得見甚至摸得著,就是不知道PM2.5的人,也知道把口罩戴上了。

朗朗晴空下,也有一種對人體健康危害極大的有毒氣體污染,就是二氧化氮,nitrogen dioxide(NO2)。

二氧化氮對肺部組織和微血管的刺激造成腫脹,導致呼吸道和心血管疾病。臨牀已經證明,置身於NO2污染嚴重的空氣中,可導致哮喘、心肌梗塞和中風等嚴重威脅健康和生命的疾病。

牛津街最「毒」

歐盟的二氧化氮年排放標凖是每立方米40微克。倫敦大學國王學院的一個研究小組在英國測到了超過歐盟標凖三倍的一個二氧化氮污染「毒巢」。

它不是在英國傳統的重工業和化工產業集中的城市,而是在以金融、旅遊等無煙工業為主的首都倫敦。

具體的說,在倫敦市中心寸土寸金、店鋪林立的商業一條街—牛津街上。

國王學院的測量小組在牛津街上測到空氣中二氧化氮平均值為每立方米135微克。注意:這個數字是晝夜平均值,也就是說,在白天商業活動高峰期,污染程度顯然要更高。

研究小組測到的污染峰值發生在今年三月份的一天,達到了每立方米436微克。

而牛津街上的英國「國寶」,黑色的「老爺出租車」和紅色的雙層巴士,是二氧化氮廢氣的一個「源頭」。

二氧化氮來自出租車和巴士的柴油發動機排放的廢氣。牛津街上的交通基本上被老爺出租車和雙層巴士「佔據」。而摩肩接踵的人流,從一個店鋪橫穿馬路串到另一個店鋪的顧客,讓車輛走走停停像蝸牛爬。

每一次啟動、剎車和發動機在堵車中的空轉,都加劇了二氧化氮廢氣的排放。

研究小組說,牛津街兩邊密集的店鋪和高大的建築,不利於廢氣的消散。

Image caption 研究小組測到的污染峰值發生在今年三月份的一天,達到了每立方米436微克。

減排畫餅

健康專家甚至提醒推嬰兒搖車的父母,應該避免到牛津街這樣的繁華中心逛街,因為搖車的高度正好使車內的嬰兒面部與汽車排氣口的高度持平。這不是口對口的「放毒」嘛!

商家已經在擔心污染會嚇走顧客,也會影響店員的健康。他們在要求採取措施限制牛津街、攝政街等市中心商業街上的車流量。

而經濟衰退和柴油相對的廉價,使柴油再度成為受青睞的燃料選擇。

科學家說,柴油發動機的污染排放每年導致7千名英國人早死。

更糟糕的消息是,政府承認,英國達到歐盟設置的排放標凖的時間表還要推遲,從原定的2025年至少要推遲到2030年。

如果有幸(還是不幸?)到倫敦牛津街購物,別忘了帶上口罩。

(責編:顧垠)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