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中俄新貴撐起英國私校

伊頓公學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連年提高收費的私校與甘願掏腰包的父母,是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私校門外等候的隊伍並沒有縮短。

中國孩子來了,俄國孩子來了,阿拉伯孩子來了…英國私校成了世界「貴子」的樂園。

「世界頂尖精英學校教育的是來自全世界富豪家庭的孩子。父母要把一個孩子送到一個典型的寄宿學校,一年要拿出稅後3萬英鎊。結果,漸漸地,我們的護士不再把孩子送到私校,接著是警察、軍官、甚至是會計師和律師。」

這不是紅了眼的鄰居大嫂送不起孩子上私校的憤憤不平。這是倫敦溫布爾登頂頂大名的私校,國王學院中學King』s College School的校長豪爾斯(Andrew Halls)的扼腕嘆息。

「暴發戶」孩子的樂園

King』s College School剛剛被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評為「年度最佳私立學校」。而校長豪爾斯在接受採訪時卻充滿憂慮和反思。

他說:「來自世界的富裕家庭來敲我們的門,排隊的長龍似乎一眼望不到頭。這使得我們對一個簡單的事實視而不見:我們收費太過頭了」。

英國私利學校在過去10年中,收費的上漲幅度是通脹率的兩倍,在過去20年中超過通脹率四倍。

連年提高收費的私校與甘願掏腰包的父母,是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私校門外等候的隊伍並沒有縮短。

但是,私校內的面孔卻在悄然而顯著的改變。中東阿拉伯富家子弟、俄國暴發戶、中國的官/富二代,接踵而至。在豪爾斯校長眼裏,英國的私校幾乎成了世界暴發戶孩子的樂園。

嘀嗒作響的炸彈

英國私校之所以能連年提高學費,是因為似乎無論收費多高,總有人掏得起也願意掏。貪心不足蛇吞象。

但豪爾斯校長警告說,這種貪婪心理是危險的:「一個簡單的實事是,學費是一個滴答作響的定時炸彈。現在的感覺就像(2008年爆發的)金融危機前的蓄勢待發。」

豪爾斯校長說,在今後10年內,英國私校將面臨嚴峻考驗,一旦海外家長停止送孩子來英國,英國的私校體系將面臨崩潰。

他說:「如果私校不認清形勢,它們將一個接一個的關門。當然,我自己的學校也要未雨綢繆。」

豪爾斯的謀略就是主動出擊,到潛在生源最大的中國「就地取材」。

King』s College School計劃在今後20年中在中國不同大城市開辦10所分校,為瞄凖到英、美一流大學留學的中國中學生提供教育。中國分校的學生收費是在英國收費的一半。

上海惠靈頓

其它英國頂尖私校已經領先一步,在中國「搶灘登陸」。比如,久負盛名的惠靈頓中學,Wellington College。

惠靈頓中學已經與上海市的上海中學達成合作協議,聯手創建「上海惠靈頓國際學校」(Wellington College National School Shanghai),從明年開始招生,通過考試錄取1000名中國學生。

以在滑鐵盧一戰擊敗拿破崙而名垂英史的英國「鐵公爵」(Iron Duke)惠靈頓將軍的名字命名的這家私立學校,位於英國伯克郡,最初是為英國軍隊軍官的兒子們創立的,已經有150年的歷史。

如果要在英國上惠靈頓中學,住宿生每年至少要3萬英鎊。不過,校長塞爾頓爵士(Sir Anthony Seldon)說,在上海的學校對中國學生的收費將會低很多,部分學生甚至學費全免。當然,你要出類拔萃絕對的優秀。

在上海的15-19歲學生,也將像他們在英國母校的學生一樣,身著橙、黃、黑三色校服。數、理、化、英語等課程將按英國A-level(相當於中國高考要求)設置由英國老師教授。漢語、歷史等課程由上海高中的中國老師教授。

塞爾頓爵士說,中英兩所頂尖中學聯手創立一所學校,是要嘗試將中國和英國教育中最優秀的部分結合起來,為英國牛津劍橋及羅素集團大學(英國一類大學)培養優秀的生源。

英國一流大學對中國學生(還有他們的家長)的吸引力是巨大的。過去10年中,在羅素集團大學就讀的中國學生人數翻了三番,達到目前的14005人。

巨大的吸引力意味著巨大的市場潛力。惠靈頓中學、國王學院中學等英國頂尖私校領先一步進軍中國,其它英國私校步其後塵也在預料之中。

中國學生不再需要遠渡重洋,在家門口就能接受英國「貴族學校」的教育、直接與英國一流大學接軌;英國的私校得到了生源保障、為英國大學輸送一流學生,倒也是雙贏之舉。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