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英國為何在說2020年大選?

Image caption 政治現實是,卡梅倫等於提前五年打響了下任保守黨領袖競爭的發令槍。

距2015年英國大選只剩下不到40天,各政黨的競選進入最後衝刺。

為了顯示政客也是人、也食五穀雜糧,首相卡梅倫把BBC的電視攝製組請到了自己家的廚房。這個廚房不在倫敦唐寧街10號的首相府裏,而是卡梅倫在牛津郡自己選區的鄉下老宅裏。

卡梅倫邊切胡蘿蔔(真胡蘿蔔、真切),邊回答BBC政治事務主編蘭德爾的問題。

未得隴 已望蜀

蘭德爾問卡梅倫:如果贏得2015年的大選,你是否考慮在2020年競選連任第三屆首相?

職業政客的標凖答案應該大致是這樣的:我現在全力以赴爭取眼前的大選勝利,以繼續本屆政府未竟的事業,保障英國的經濟復蘇勢頭不會被破壞。這是對選民負責,也是選民的要求。

在廚房裏切胡蘿蔔的卡梅倫卻脫口而出(考慮到此話引起的爭議、揣測、陰/陽謀論,允許我把原話全文引述):

「我會任滿第二屆。到了一定時候,就應該有一雙新的眼睛和一個新的領導層。保守黨有很多優秀的人選,特里莎·梅(現任內政大臣)、喬治·奧斯本(現任財政大臣)、鮑里斯·約翰遜(現任倫敦市長),有很多人才。我周圍都是些很有能力的人。第三任首相不是我考慮的。」

卡梅倫一句話打翻了英國政壇的調色板和五味瓶。一句話裏埋了兩顆「雷」:一,自己最多再任首相5年(如果在5月7日大選投票勝出的話);二,指認了「接班人」名單。

而卡梅倫這句話, 政治上,給對手提供了攻擊口實,技術上,給自己留下操作的麻煩。

「極度傲慢狂妄」

政治評論人士,無論立場左中右,一致的看法是此言欠考慮,尤其在臨近大選投票的時候,至少是不必要的自繞。

保守黨長期以來受「政治精英」、「天生統治者」形像的困擾。從政治對手的反應,可以看出卡梅倫一番「坦言」潛在的政治損害。

工黨競選負責人亞歷山大:「在英國公眾還沒有機會在本屆大選中表達意見之前,卡梅倫已經想當然的在大談第三屆保守黨政府。這是典型的卡梅倫的傲慢。在英國,誰執政,不是由首相決定,而是由英國人民決定」。

現任聯合政府伙伴、自民黨的發言人:「臨近大選前幾周,卡梅倫在躊躇是否擔當第三任首相,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狂妄自大。他應該稍微花點時間考慮他如何向選民交待保守黨危險的削減計劃」。

英國獨立黨UKIP則幸災樂禍的預測,在2017年就歐盟成員資格去留的公投之後(卡梅倫保證如果大選獲勝,最遲在2017年底舉行公投),卡梅倫會被逼提前退出政壇。

「太子黨」、「跛鴨」、「陰/陽謀論」

卡梅倫點名的幾位「太子」接班人似乎也不領情。約翰遜說卡梅倫是自己「謙虛」,特里莎·梅說她的全副精力正用在對付伊斯蘭恐怖威脅上。

政治現實是,卡梅倫等於提前五年打響了下任保守黨領袖競爭的發令槍。

三個人(至少,甚至還有更多)一面要確保自己的領跑地位,一面要掩飾自己的政治野心,至少不能顯得將自己的政治野心凌駕於黨的利益之上。卡梅倫,你這不是難為他們嗎?!

分析人士認為,如果本屆大選保守黨獲勝,幾位卡梅倫欽定的接班人必然對他的權威形成挑戰,讓卡梅倫早早的成為「跛鴨首相」。

當然,也有「有識之士」說,卡梅倫的「失言」哪裏是什麼「天真幼稚」,他是讓人們以為他「失言」,其實是老謀深算的「陽謀」。卡梅倫顯然已經做出判斷,2020年競選連任的可能性幾乎為零,最好的結果是在5月7日的大選中微弱勝出,保守黨自組少數政府。

如果是這種局面,穩住黨內「野心家」,讓他們稍安毋躁,替他拉套而不是背後捅刀,讓他再穩坐5年首相就至關重要。

當然,卡梅倫果真「如此陰險」的話,那也有聰明反被聰明誤的危險。前工黨首相布萊爾出任第三屆首相一開始,就明確了跟他明爭暗鬥了10多年的布朗的接班時間。本以為能以此讓布朗放心不再搗鼓,結果卻適得其反讓布朗更加迫不及待,自己架空了自己。

有意思的是,卡梅倫「廚房談話」後,首相府的發言人卻在極力把話往回收,稱卡梅倫並沒有完全排除2020年的競選連任。

用卡梅倫的一位高級助手的話表述:「船到橋頭自然直」(『We』ll cross that bridge if we come to it』)。

5月7日,船到橋頭。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