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走近5.7 選情膠著選民躊躇

Image caption 7個人如果是你方唱罷我登場,觀眾或許還能聽出個子丑寅卯,7個人「七聯唱」,就顯得鬧哄哄。

一群王婆,都在叫自己的瓜瓤沙味甜、對手的瓜質次價高。買誰的?先要問自己幾個問題。

2015年英國大選倒計時進入第35天,英國主要政黨的領導人終於進行了首次電視直播辯論。

說「主要政黨」實在名不副實。台上7人中,至少有兩三位,除了「政治動物」級的觀眾有所耳聞外,相信絕大多數英國人不知道她/他們是何方神仙。

無論是美國、法國、澳大利亞,現代西方國家大多是兩黨政治,輪流坐莊,大選辯論也主要是兩個對手台上辯論。

說的比唱的好聽

2015年的英國競選電視辯論怎麼弄成了近乎搞笑的「7人一台戲」,我曾在本欄目裏講過來龍去脈,請看鏈接,這裏就不贅述了。

7個人如果是你方唱罷我登場,觀眾或許還能聽出個子丑寅卯,7個人「七聯唱」,就顯得鬧哄哄。

七人中,在5月7日拿到/繼續保留首相府唐寧街10號大門鑰匙的,只可能有兩個人,要麼是現任首相、保守黨領袖卡梅倫,要麼是反對黨工黨領導人米利班德。

其他人,多數是「匪兵甲乙」的跑龍套角色。當然,現任聯合政府副首相、自民黨領導人克萊格希望聯合政府是英國政壇「新常態」的心情溢於言表,口口聲聲只有他的政黨參與下屆政府組閣才是最佳選擇。

而異軍突起的英國獨立黨黨魁法拉吉則躍躍欲試,覬覦新的「擁王者」的位置。

卡梅倫與米利班德是一如既往地「死掐」。

卡梅倫言之鑿鑿,只有讓保守黨繼續執政,才能確保英國的經濟復蘇勢頭。經濟讓保守黨操辦最可靠,賬本交到工黨手裏,必然一塌糊塗,舊賬未消,又添新債。工黨在經濟上的無能會把剛出土的經濟增長幼芽扼殺。工黨上台必然增稅,每個家庭都要「挨宰」。

米利班德口口聲聲,如果讓保守黨再掌權五年,英國中下層收入者將陷入水深火熱之中。最讓英國人驕傲、也最讓英國人珍惜的全民健康服務NHS,將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保守黨繼續執政,導致英國退出歐盟的可能性會給英國的商家、就業和社會繁榮帶來「明顯和立竿見影的危險。」

我是出於「工作需要」咬牙看完了120分鐘的辯論。眼花耳鳴口幹舌燥,像是自己攪進了爭吵。英倫上下不知會有多少人有毅力看完辯論或聽明白他們在吵吵什麼。

說得到做不到

其實,沒聽清或聽不明白也犯不著著急上火。說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沒聽見許諾,或許日後還少生點兒悶氣呢。

就拿上屆2010年的大選來說。保守黨打移民牌,信誓旦旦要把每年的淨移民數控制在10萬人以下。自民黨拿大學收費開刀,發誓如果自民黨主政,先把學費取消。自民黨領袖克萊格甚至把燒紅的鐵水澆鑄到磨具裏,真正的鐵誓,作秀做到極致。

保守黨和自民黨都以此拉了不少選票,得以攜手組成聯合政府。不生孩子不知肚子痛,一屆幹下來,淨移民數非但沒減,反而翻倍。大學學費非但沒取消,而是翻兩番。

5年前,聯合政府上台伊始,公布了長達35頁的聯合政府協議,列出了聯合政府要實現的執政目標。

文件第一頁第一行,把協議稱為「英國政治的歷史性文件」。五年過後,翻翻文件,被放棄的、180度大轉彎的、修改的面目全非的「目標」比比皆是。

投誰一票 問問自己

當然,工黨也沒少給選民「畫大餅」,只是五年前被趕下台,又回到了站著說話不腰疼的地位,宏偉的目標還未受實踐檢驗。

我邊看辯論邊想,英國的政客未免把選民當「阿斗」了。今天的英國選民,被「一番花言巧語」拉走選票的能有多少?

今天的選民,關注的不是政黨政治,而是身邊的柴米油鹽、自身的利害取捨。如果拿不定主意,我斗膽建議不妨先問自己幾個問題:

誰主政讓你覺得自己的飯碗更安全,飯碗裏的飯可能更好吃?

誰主政讓你覺得生了病更能指靠NHS、公費醫療掌握在誰手裏更讓你放心?

移民是否太多了?移民/限制移民是否影響了你的利益?

英國脫離歐盟你在乎嗎?蘇格蘭脫離英國你在乎嗎?

英國的社保福利制度是否過於優厚,削減救濟福利開支讓你開心還是擔心?

可以捫心自問的問題還很多,但如果以上這幾個問題你有明確的答案,那你已經不再是一個猶豫不決的選民。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