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時尚:金融帝國的風尚(上)

更新時間 2013年 1月 28日, 星期一 -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1:25
倫敦金融城

倫敦金融城

在倫敦的兩個金融區—倫敦金融城(City of London)和金絲雀碼頭(Canary Wharf),金錢與時尚交相輝映,形成不俗的疊影。世界著名的投資銀行、保險公司,最精專的對衝基金、頂級律師事務所,大都在倫敦金融區擁有辦公樓,西裝革履的職員出入其間,成為倫敦一景。

古今結合,內外兼修

金融區裏古樸與新潮兩種建築風格,像是一枚金幣的兩面,充分展現倫敦作為世界金融中心歷史悠久、而又與時俱進的雙重特性。

創建於1694年的英格蘭銀行(Bank of England),是世界最古老、最富有的中央銀行之一。它當屬市中心倫敦金融城古老建築的代表,古典風貌從其雅稱「針線街上的老婦人」中可見一斑。它是一個承上啟下的作品,承載著新古典主義建築風格的莊重典雅,也融合了浪漫主義的特徵。

1986年建成的勞埃德保險公司大廈(Lloyd」s Building),則充滿了現代氣息,帶有科幻的意味。它的電梯、水管等暴露在外,不鏽鋼、鋁材等合金材料使建築體閃閃發光。它與中世紀街道相映成趣,與周邊典雅建築相得益彰,是創新設計的妙筆。

金絲雀碼頭

不久前的倫敦冰雕節,以金絲雀碼頭大樓為壯麗背景,夜幕降臨時極富特色。

此外,市中心陽光下的蒼鷺大廈(Heron Tower)、小黃瓜(the Gherkin),金絲雀碼頭夜景中的花旗、匯豐銀行大樓,也都極富特色,為倫敦天際線添上華麗一筆。

除了引人注目的外觀,環保節能是建築設計的最新風向標。太陽能屋頂、能調節自然光強度的窗玻璃、節能的燈具、循環排污設備,增加了建築的科技含量,傳達了大公司、財團的價值取向與社會責任感。

「紳士化」效應

兩個金融中心你追我趕。金絲雀碼頭本是倫敦金融城的外溢,卻不斷發展,地勢開闊、交通便利、地價攀升,大有後來居上之勢。而老中心也不甘落後,不斷翻新重建。依傍倫敦金融城的碎片大廈(The Shard),今年二月對外開放,又將取代金絲雀碼頭的標誌性建築加拿大廣場一號(One Canada Square),成為全英和全歐盟最高大樓。

這種不斷的更新改建,帶來了有趣的「紳士化」(gentrification)的效應。收入相對富裕者取代低收入群體佔據城市社會空間,促進城市復興發展。隨著碎片大廈的完工,倫敦中心相對衰敗的街區Bermondsey和Elephant and Castle,鄰里特徵正在發生轉變。年輕、富有創造力而野心勃勃的年輕精英大量湧入,在碎片大廈周邊辦公、消費、定居,進一步發掘城市價值,優化城市空間資源的配置,也為城市經營帶來重要的資金來源。

見證興衰

任何風尚都有輪回更替,經濟與金融也有興衰起伏。隨著世界全球化,命運之輪越滾越快,命運女神似乎也將青睞的目光投向東方。2008年金融風暴餘威猶在,隨之而來的歐債危機、二度探底、財政懸崖,是一朵又一朵聚攏在泰晤士河上方的烏雲。豪華的建築時常易主,見證了一家家公司的盛衰興替。

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產後,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買下其部分歐洲部門打入西方金融市場,巨資建起的華麗而略帶亞洲風情的辦公樓,是其雄心勃勃的里程碑。短短四年,野村接連虧損之下大幅裁員,新樓漸空,怕要重演「人面不知何處去」的悵然。在一輪輪面試篩選中過關斬將、最後昂首進駐瑞士銀行(UBS)典雅大樓的名牌大學畢業生們,不知有沒有想到過門卡突然失效、被拒之門外的那一天。

從碎片大廈俯瞰倫敦金融城

從碎片大廈俯瞰倫敦金融城

碎片大廈高力度宣傳其「登高望遠、鳥瞰倫敦城」的特色,卻無法找到足夠的公司填充其巨大的空間。大廈開發人揶揄,要將最高的房間租給政治會談,「將歐洲的最高領導人送上去,直到解決了歐債危機再放他們下來」。「紳士化」帶來的一些負面衝擊,如加劇城市階層分化、移置原住民等,更引來「蔑視窮困的權貴之塔」的批評聲音。

金融城永不眠息。令人印象深刻的建築承載了盛名權勢,見證了風雲起伏。觀者欣賞讚嘆之餘,不禁思考西方金融中心的優越性和劣勢各在何處?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與内文相關的鏈接

相關話題

BBC © 2014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