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存之惑:離歌

要擠進本土英國人經營的公司,沒有高精尖,是難以進門的
Image caption 要擠進本土英國人經營的公司,沒有高精尖,是難以進門的。

Hilary要走了,下月1號便離開英國。

我們這群留英的女青年中,她大概是最想留在英國的人,但偏偏機遇不給她。

到來

我第一次認識Hilary是幫一個朋友公司面試,她那爽利的態度,熱情執著的精神,傲人的銷售經歷,甚至是毫不掩飾的「我一定要留在倫敦,我就是喜歡這裏!」的態度,都讓我欣賞。朋友要招一個銷售經理,和他打天下,我覺得她是一個好人選。

當時她還住在倫敦邊上一個郡(郡相當於國內的省,只是在地理上微型了許多),她也在那裏讀完了大學。畢業一年內,她拿著PSW 簽證,自己在國內找了一個品牌代理,一個人興衝衝的想在英國開拓市場。拿著廠家給的基本工資,奔波一年,收獲不大,最終內地廠商不再續約。

一個女人,單槍匹馬,能有這份膽識,已經不錯了。

她在國內是律師,但主攻市場,幾年內和合伙人在上海打下了不少江山。

在國內有穩定的收入,住著不錯的房子,開著奧迪,為什麼來英國呢?

也許是30出頭的小恐慌,也許是戀愛關係出了矛盾,也許就純粹是想來他國看看,呼吸下不一樣的空氣。

我沒有細問。女人在生活方向的選擇上,往往比男性更加理想化更加隨性也充滿靈性,我以為。

Hilary身上有我缺乏的地方,包括勇氣和熱情。

敢說敢做。她可以跟你坦露一切,包括私人生活。要知道我們當時見面才1、2次。

熱情,執著。她充滿了衝勁,知道自己要什麼,並願意為之拼搏。

我當時已經在英國熬了快四年,來英國前的衝勁、熱情漸漸都已經被磨平,對自己所想所要的不敢念及太多,甚至開始膽怯。因為生活的挫折陸續告訴我,有些事,並非你努力追便能得到。我漸漸平息內心,安撫渴望,於平淡生活中尋找樂趣。至於理想,至於想要的生活,讓它一邊呆著吧。

波折

很可惜的是,Hilary在朋友公司呆的並不順利。

在海外有很多小打小鬧,甚至家庭作坊式的公司,留學生起家,始於熱情,終於慘敗。但就是這樣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的公司,給龐大的中國留學生隊伍以就業希望。要知道,要擠進本土英國人經營的公司,沒有高精尖,是難以進門的。

Hilary的加盟始於熱情,淡於失望,公司業績平平,結構人才不穩,加上她又有簽證壓力,於是很快便跳槽到一家中國食品公司。可惜,也未呆多久。以後嘗試不同公司,均不順。

我想起15年前,我剛剛走出校門的第一年,在內地城市奔波的日子。我在各種工作間轉換跳槽,地域覆蓋從市中心的金融大樓到郊區的農場,幾乎要把地皮撬起來。

有多少人的海外求職之旅是如此大同小異的艱難呢?自不待言。

這一年多來,我看著她在不同工作中進進出出,就是一部活生生的英國求職實錄。而我自己,境況也沒好到哪裏去。鬱悶時,我們打個電話。偶爾,見個面,苦裏聊個樂。

機會凸現,她簽證快到期的最後半年裏,忽然被一家英國法律公司錄用,以期開拓中國市場,待遇前途都不錯。

可惜簽證是個死結。

她申請了留學生創業移民,並說服老闆拿到簽證後繼續以項目承包的方式工作。

可是,簽證申請沒通過。

問題出在哪裏呢?是她沒有雇佣專業的律師來包裝申請方案(她自恃在國內就是律師,懂得不比市面上拉幌子的移民律師少。加上服務費並不便宜,省點銀子也是對的),還是資金上出了問題,因為存款在國內?

她在上訴。但知道勝算並不大。

凖備打包回國了。

離開

剛從國內走了一圈回來的我,問她,「 你為什麼一定要死嗑在英國這個地方呢?其實國內發展很好,你的機會更大呀。」

「也許,等我回國掙錢了,再拿200萬來投資移民?」她笑說。

我不知道是祝福還是難過。

我只知道,她非常,非常的,希望留在這個國家。

有多少人如此的黯然離開,又有多少人滿懷熱情的到來,以為這裏就是他們所追尋的理想國,烏托邦?

(責編:鈴蘭)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