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存之惑:過年是別人的事

倫敦中國城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馬年前夕,倫敦中國城已有年味

過年,到底回不回國?

這個問題我糾結了很久,從聖誕到現在,票都預定了3次,還是無法決定。

回家過年是多麼誘人的事啊。親朋好友都齊了,圍爐而坐,吃吃喝喝,說說笑笑。今年冬天天氣又很好,曬曬太陽,打打牌,看看國產電視劇,春節假期就這麼過了,再回來,像充滿電一樣,精力充足,有活力。

哪怕過年的理由,就是為了回家吃頓大餐,也好。12道菜的團圓飯,正月裏走親訪友的宴席,過年的大餐,對海外長期以清淡簡樸飲食生活的人來說,是一次饕餮。

但是,我還是沒辦法回家過年。看看手上的事,還有將要來的事,哪樣都走不開,哪樣都怕耽誤了。這個年注定是回不去了。

在英國過年

在英國過年?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總覺得在英國不算過年,一點年的感覺和氣氛都沒有。

當然,過年的活動還是很多的,最大型的屬唐人街的春節慶典活動,英國政府也很給面子,市長致辭賀新年,倫敦眼將亮燈歡度馬年除夕,等等。

其他工商,文藝,教育屆活動,也是紛紛登場。

有這些慶祝活動,給人在海外的我們不少安慰,不至於節日裏孤單過,獨影徘徊,總是好的。

作為一個外鄉人,大概也是在海外呆出疲塌感了,對這些活動統統失去了興致。不似兩三年前,哪裏熱鬧哪裏鑽,看稀奇,看熱鬧,看中西參雜的,原味或者變味的,春節活動。

又或許是因為我生活開始日漸忙碌,更多關注的是一己生存,對這些無關緊要不能給我帶來實際收益的活動,慢慢開始淡卻興致了。是因為人開始功利麼?注重個人收益,對外圍的活動失去了興趣?還是因為人在海外,漸漸覺得這些節目不過是聊以打發節日的小戲碼,撓不到思鄉的癢處?有很多也許,很多理由,但有一點我明白,我是在海外呆到有點癢了。

若論過年,少了父母,親人,少了春節晚會(抱歉,儘管它真的越來越難看,但它從小陪到大,已經成了個過年的儀式了),少了除夕夜裏的鞭炮,少了紅包,少了街坊鄰里正月裏的「過年好」相互問候,我想不出來,還有什麼年味。

也因此在海外的這些熱鬧的活動,於我而言已經是寡淡無比,已經和思鄉,過年,沒有任何關聯了。

和朋友過年

我工作的單位是中西聯營,英國公司還在如常工作,國內公司已經高調宣佈放假10天。這兩天查微信,大家聊的都是過年,趕路,喜氣洋洋的事。再大的官,再位高權重的人物,都在趕往老家過年的路上,海陸空各路交通工具全都用上,不惜代價,一定趕回家過年。

這種感覺,於我已經很遙遠很陌生了。這種擠在春運大潮裏,一定要回家過年的迫切和喜悅,真的已經很久沒有體驗過了。又因為人在海外,不回家過年有了各種理由,比如路途遙遠,工作學業忙碌,機票昂貴,等等。於是,我們也就真的,淡忘了,回家過年,這回事。

但是這種舉國上下,一起趕路,回家過年的節奏和氣氛,又是多麼的好!

終究這個年還是要過的。落寞的過,還是熱鬧的過,年就在那裏,你躲不過。

我決定,要麼明天買張機票立刻回家。要麼,買張火車票,去威爾士一老朋友家過年。她剛生孩子,母親也過來了,我們來自同一個地區,在一起吃頓年飯,看看晚會,逗逗孩子,也是好的。

(責編:路西)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