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時尚:洋人之羊

羊年如何翻譯引起西方媒體與品牌的關注。
Image caption 羊年如何翻譯引起西方媒體與品牌的關注。

中國農曆新年即將到來,西方媒體的新聞報道、奢侈品牌的設計定型,都在關注「羊年」究竟是指哪種羊——山羊、綿羊,還是其他?讓人不禁聯想起之前「中國龍」翻譯引發的熱議。

事實上,西方文明、英語文學裏的羊,與中國古人對羊的認知,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西方的山羊

古希臘宗教節日中,常以山羊作為禮物或祀品獻給神靈。鮮有人知的是,「悲劇」一詞(tragedy),正是因此從古希臘語「山羊之歌」演變而來。悲劇自此成為西方文明支柱之一,從古希臘三大悲劇家埃斯庫羅斯、索福克勒斯和歐裏庇得斯,到英國的莎士比亞、西班牙巴洛克文學家維加、法國古典主義的拉辛、德國《歡樂頌》作家席勒,都曾因譜寫過「山羊的歌聲」而聞名,讓讀者與觀眾從人類苦難中得到宣洩甚至享受,矛盾地審視自己內心。

Image caption 山羊在古代神話裏時常出現。

除了犧牲之外,山羊也是力量與資源的象徵。希臘神話裏,宙斯的父親聽聞預言,說他的統治將被一個親生孩子推翻,因此將子女全都吞入腹中,只剩宙斯被母親偷偷交給山羊女神阿瑪爾忒婭。宙斯在山羊奶的滋養下長大,後來還用山羊角做成收獲富饒的豐饒之角,用山羊皮做成威力巨大的宙斯盾。盾上繪有蛇發女妖美杜莎,智慧女神雅典娜也在《伊利亞特》中使用它。冷戰時期,美國海軍研發的整合式水面艦艇作戰系統,縮寫恰是宙斯盾(Aegis),用其命名,彰顯了強大的軍事實力。

雨果所著小說《巴黎聖母院》中,吉卜賽少女愛絲梅拉達帶著一隻小山羊Djali跳舞賣藝,舞姿傾倒眾生。小山羊漂亮又聰明,有金色的蹄子和角,能耍魔術,也知道在主人受到薄待時,用羊角纏住貴婦人蓬鬆的華服。它知道主人的秘密,會拼出她心上人的名字。這裏的山羊像一個形影不離的配角,為女主角添加了靈動神秘的色彩。

西方的綿羊

放牧綿羊是人類最古老的職業之一,也早期社會的重要經濟來源。古巴比倫、古埃及、古希臘等早期人類文明裏,常將領袖者稱為牧羊人。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英國作家奧威爾在《動物莊園》裏將綿羊描繪成盲從的愚眾。

《聖經》中,耶穌也是公認的牧羊人,指引綿羊群一般的民眾。宗教著作中,「牧羊人」的比喻範圍之廣、權威性之強,可稱獨一無二。神職人員牧師(pastor)的稱呼,也由拉丁文的牧羊人轉化而來。

作為跟隨者的綿羊溫順而輕信,在非善意的引導下容易迷失盲從。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的《動物莊園》是一本政治寓言體小說,刻畫了革命的興起與畸變。綿羊是易被操縱的愚眾,在懷有獨裁野心的豬的教唆下,高唱「四條腿好兩條腿壞」,淹沒了政治對手的發言和頭腦清醒者的抗議,導致暴政重演。

該書在1945年冷戰鐵幕落下之前出版。「綿羊」既是斯大林的群眾宣傳機器的一部分,也指受到宣傳影響的人。他們重覆著標語,失去獨自思考的能力,最終和宣傳融為一體。

中國羊是哪種羊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英國的羊也分許多品種,有不同稱呼。

很相似的是,中國羊的像徽意義,自先秦時期就具有多樣性。

《易經》中的羊多意取陽剛,「大壯卦」裏寫「羊群行而喜觸,以像諸陽並進」,不宜力制,當以和易之道相待。《詩經》中則多取陰柔溫馴,「爾羊來思,矜矜兢兢」,生怕失群;若得人「以手麾之」,則招必來、揮必去。大約也是因為中國羊種類不同,見山羊常以角觸藩絓棘,就取其剛;見綿羊合群良順,就取其柔。

所謂愛禮存羊,羊在中國同樣是重要祀品,「以我齊明,與我犧羊,以社以方」。古人也以羔裘比喻當朝為官者——「羔羊之皮,素絲五紽;退食自公,委蛇委蛇」,用小羊羔縫製皮襖,用素絲作為裝飾,正直節儉由表及裏;退出公府吃飯去,搖搖擺擺好自得。

羊在世界各地比喻意義的趨同,可見一斑。每一個農曆新年都值得最美滿的慶賀,筆者在這裏祝大家羊年不論身在何地,都能得到豐饒之角的收獲,牧羊人的指引,和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心境。

(責編:郱書)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