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存之惑:幸福終點站

慶祝新年 Image copyright Feng LiGetty
Image caption 農曆新年,對我們每個中國人來說是一個很隆重的大日子。

每年的農曆新年,對我們每個中國人來說,可是一個很隆重的大日子。除了給了平日裏忙碌的我們一個回家團聚的機會外,到了現在,它也變成了一種禮儀形式。又由於社交媒體的興起和發展,大家可以在這些社交平台上互致新春祝福,也可以發表自己的感言想法。總之,由於網絡媒體的開放,大家似乎也更暢所欲言了呢!

於是,各種各樣的討論也愈發激烈了起來,有人說為什麼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抗拒從前傳統的家庭聚會模式呢?因為家裏的長輩們總是給後輩們設定「結婚生子」的時間壓力,讓年輕人無法輕鬆享受假期;也有人抱怨說假期時間太短,無法合適和自主的安排自己的出行計劃;也有人說其實過年團聚現在已經變成了形式大於內容的傳統節日,過不過年,怎樣過這個「年」都變得越來越「虛」,沒有了從前的「年」味兒。

隨著中國經濟的增長,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也隨之增長。人們從對物質的渴求漸漸演變成了對精神生活的探討和追求。從這點來看,其實關於對過年的「抱怨」和種種疑問也是一種好的轉變過程。只是,越來越淡的「年」味兒,和為了一昧的追求時髦感,會不會也讓十足中國味兒的傳統離我們越來越遠?

如何保留這些「傳統」?又讓「傳統」融合進新時代裏,讓傳統的價值觀得以繼承和發揚,又反過來滋養年輕人的信仰,實在是一門複雜又深奧的學問。

我想既然是一個龐大體系下的命題討論,那它不僅需要更多人的參與討論,也需要更多的每個人的實踐。具體來說就是:或許我們不但可以在網絡,在社交媒體上直抒心意,也可以在日常生活裏,用自己的言行去漸漸影響身邊的人。尤其是年輕人,我們除了用語言去宣洩自己對這個社會的意見以外,我們更可以力圖用自己的行為去改變社會中你認為需要更多改進的地方。哪怕是一個再小的力量,也是不容被忽視的。

Image copyright Lan Lan Tee Getty
Image caption 過年期間親人朋友間的聚會圖的是個熱鬧氣氛,不在意飯菜的數量。

例如:中國人聚會聚餐時,常常容易一桌子人點很多的菜,卻通常吃不完。最後離席時,不得不將剩下的食物給扔掉。即使現在有很多人已經自覺將剩下的食物打包,但卻仍免不了鋪張浪費。其實,親人朋友間的聚會在一起圖的是個熱鬧氣氛,不在意飯菜的數量。所以,如果你覺得這樣的行為不好,那你大可以出來制止。從點菜的時候,就提醒長輩們或者身邊人,如果我們少些不必要的浪費,不是很好嗎?

還有,對於年輕人來說,聚會最怕的就是長輩們的「拷問」,這一年掙了多少錢啊?能買房嗎?結婚了嗎?有男/女朋友了嗎?什麼時候生孩子呀?問題一來,年輕人就立刻閃的遠遠的,因為實在是回答的很艱難,讓一個好好的團聚氣氛演變成隱形的「答辯會」。其實呢,有時候想想,長輩們的關心出發點仍然是好的,只是也許關心的方式不太合適。那作為晚輩和年輕人,或許能真的,哪怕拿出一次機會,坐下來和家人長輩們耐心地,而且真誠地解釋自己的狀況,以及在外工作的辛苦和難處。或許長輩們也更好理解你的選擇呢!

對我來說,節日裏和家人的團聚是很珍貴而且很開心的時光。因為我很喜歡分享,和愛的家人朋友一起分享喜悅,以及傳遞祝福。在英國生活這麼多年裏,每一年的聖誕節,我都是抱著期待的心情,迫不及待的想和朋友一起度過,甚至提早一個月前就開始計劃如何讓自己在聖誕期間體會和享受到這節日裏的豐富活動,以及讓自己的心情也隨著這些體驗開始變的豐盈起來。在最初來英國的日子裏,我也曾經抗拒過這些傳統的中國節日,因為我想,相交之下,作為「外人」的我們這些異鄉人,初來體會西方文化,也很喜歡。又暫時可以迴避在中國的一些煩惱,覺得這樣選擇性的過年過節,實在是太合人心了。

但,隨著在英國生活時間的長久以後,我也開始反思,覺得一昧的排斥某種文化,或者接受某種文化都是不成熟的表現。我曾經問過自己,我在國外的留學和生活經歷究竟帶給我了什麼變化?後來我想,我試圖讓自己接受一種新的文化和語言,難道是為了忘記和逃避從前不喜歡的東西和事務嗎?不是的,而是,接納一個新的文化,可以更加正確理解自己,而且知道如何改變和創新。我不想一昧的排斥一種文化,就像我不想一昧的順從它一樣。

對過去的思考,讓我變的更加理智。它讓我清楚的看到我可以改變自己,以及影響他人的地方。在通往幸福的道路上,人人都是勇敢的反抗者。

(責編:董樂)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