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時尚:一千幅莫奈背後的男人

國家畫廊今春的印象派畫展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國家畫廊今春的印象派畫展

克勞德·莫奈(Claude Monet)睡蓮系列首批畫作,於1909年在保羅·杜朗-盧埃爾(Paul Durand-Ruel)的巴黎畫廊中展出,成為印象派代表作品。

如果把印象派畫家群比為一池睡蓮,杜朗-盧埃爾就像浮動的水面,承載了藝術界不斷變幻的光與影,把握住這一流派的春天。

今年三月至五月,英國國家美術館(National Gallery)畫展「發現印象派:保羅•杜朗-盧埃爾與現代藝術市場」,以一位藝術商的生平故事為線索,見微知著地展現一代藝術、政治與商業的大圖景。

「紳士約定」

印象派起源於19世紀60年代的巴黎。儘管現在廣受推崇,它最初的反響卻充滿反對的聲音。杜朗-盧埃爾用盡半生與多方壓力周旋,直到畫家們的天才終於被公眾和藝術權威認可,顯現出非凡的藝術遠見和商業手法。

1870年普法戰爭爆發,將家傳畫廊經營得有聲有色的杜朗-盧埃爾離開巴黎,前往倫敦,在他新邦德街的畫廊,結識莫奈和畢沙羅(Camille Pissarro),迎來終身的職業轉折。他購入的莫奈描繪西敏寺邊泰晤士河的作品(「The Thames below Westminster」),也在本次畫展中展出,給倫敦觀眾一種跨越百年的熟悉感。1871年,杜朗-盧埃爾返回巴黎,卻遭遇中年喪偶,從此不曾再婚,只更加投身於他熱愛的藝術。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印象派大師雷諾阿著名畫作《船上的午宴》

創作與成功之間的時間差,常將靈感扼殺在搖籃裏,或令藝術家生前窘迫、徒留身後名。杜朗-盧埃爾用無紙面契約的「紳士約定」,保證未來的印象派名家自由創作,不為未來擔憂。

他從1873年開始,每月向畫家們寄出一筆錢,並幫助支付住宿、衣帽、醫藥費用。莫奈曾說:「所有的印象派畫家,如果不是因為杜朗-盧埃爾,都會死於飢餓。我們的成功離不開他。」

成長中的藝術家渴求的,往往不僅是經濟來源,還有精神支持。莫奈曾在一個陰雨天給杜朗-盧埃爾寫信,說自己在鬱鬱中塗毀了幾乎完成的畫作。杜朗-盧埃爾立即給莫奈寄錢,並在回信中寫道:真也希望我也能寄給你一些勇氣。

他甚至用「天將降大任」的道理鼓勵莫奈,表示當下的挫折都終將令他受益。他建議莫奈通過旅行、尋找新的創作空間,甚至邀請他來家中工作。他常為畫家們舉辦家庭聚會,印象派大師雷諾阿選擇他的第三子,作為自己兒子的教父。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畫展以印象派伯樂,藝術商杜朗-盧埃爾的生平故事為線索

正直的人品、誠懇的態度、不計寒暑的源源支持,自然產生非同尋常的信任。這使杜朗-盧埃爾能夠包攬印象派畫家的作品交易,形成首發壟斷。近12000幅印象派畫作,包括1000多幅莫奈、近1500幅雷諾阿、400多幅德加(Degas)、近200幅馬奈作品,曾從他手中流通,走向收藏家與大眾。

「無悔的冒險者」

杜朗-盧埃爾集畫之廣,成為本次畫展的基礎;而畫展的結構,則體現了杜朗-盧埃爾的職業原則與手段。

畫展開始於杜朗-盧埃爾在自己巴黎公寓的收藏。公寓中除了鎏金扶椅、水晶吊燈等十八世紀的家具,四壁上覆滿了當時的印象派先鋒畫作,就連門面上都飾有莫奈的繪畫,簡直是一個專屬印象派的小型博物館。

這種家室與商業領域的「公私結合」,或來自喜愛,或出於無奈。杜朗-盧埃爾說,「如果一幅我喜歡卻充滿爭議的畫在畫廊陳列太久,我就會失去耐心並將它帶回家。」雷諾阿《船上的午宴》(「Luncheon of the Boating Party」),就於1923年,被來他家午餐的飛利浦夫婦看中並買下。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一千幅莫奈作品經過杜朗-盧埃爾的手流向收藏家與公眾

杜朗-盧埃爾嫁接藝術與金融兩個世界,以批量購買印象派畫家的作品。負債累累時,他曾被迫匿名賣掉收藏的其他流派作品。1880年,他向法國銀行借款購畫,卻在兩年後遇上銀行破產,再度潦倒。接手他畫作的人買櫝還珠地根據畫框的價格估值。

儘管經歷數次個人經濟危機,杜朗-盧埃爾一直是印象派畫家的首要客戶,並在自己難以購買畫作時,使用超高的組織能力,確保他力挺的畫家依然出現在公眾視野裏。1883年,他展開一系列個人畫展,突破了業界開設群展的習俗。

通過積極開拓並維持國際市場,杜朗-盧埃爾終於躍出低谷,取得新高。1885年,杜朗-盧埃爾離開深受傳統束縛的歐陸,帶著300幅畫作揚帆起航,前往大洋彼岸的美洲。

儘管莫奈等人一開始抱有懷疑,印象派在紐約畫展中終於首次獲得公眾與媒體的好評。次年,他即還清所有債務,並於1905年在倫敦Grafton畫廊組織了迄今最大、最佳的印象派畫展。而本次畫展,也通過國際努力,集法、英、德、美、俄等幾國機構與學者的支持而得到舉辦。

杜朗-盧埃爾這位巴黎藝術商與收藏家,並不親執畫筆,卻在印象派的畫卷裏留下深深印記。越來越多的畫展,在探索創作背後的人與事時,不再簡單地將藝術的商業運作看做俗流,而是將它當成藝術的一部分,與畫作一起流傳。

(責編:尚清)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