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時尚:「哈姆蕾特」與「天鵝漢」

女演員Maxine Peake的哈姆蕾特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女演員Maxine Peake的哈姆蕾特。

俊俏的「哈姆蕾特」執劍復仇與決鬥;健壯的白天鵝漢子在湖畔群舞——英國跨性別重新呈現經典的風頭正勁,畫面太美,引人注目。

莎翁劇:從全男到全女

莎士比亞劇本的角落裏滿是寫滿了曖昧不明、矛盾衝突,正是戲劇創新的溫牀。女演員除了演繹Hedda、Electra、Rosalind等備受折磨的角色,也希望通過飾演莎翁筆下的著名主角,以展現表演才華。

Sarah Frankcom導演的《哈姆雷特》(Hamlet),去年於曼徹斯特皇家交換劇院首演、近日正在倫敦影院上映。主演Maxine Peake曾在2002年演過奧菲莉婭,現在搖身一變成為哈姆雷特。

哈姆雷特的性格,堪稱莎翁角色中最為女性化之一:猶豫、絮叨、自省不絕。1881年即有學者寫書宣稱他是丹麥公主,而非王子。Peake會將角色演成嬌滴滴的「哈姆蕾特」(Hamlette),還是新瓶裝舊酒,延續男演員們的慣例?劇評家們認為是介於兩者之間。BBC廣播4台採訪中,Peake本人將哈姆雷特描述成「未定的性別」(indeterminate gender)。

另一個顯著的改變,是將「生存還是毀滅」的著名獨白,推遲到了殺死御前大臣、愛人家長波隆尼爾(這一版中為官僚主義、愛操控人心的女家長)之後。這增強了懸念,配以Peake更加輕快生動的語速、眼神與肢體語言,給觀眾帶來嶄新的觀劇感受。

無獨有偶,Phyllida Lloyd導演的女版《亨利四世》(Henry IV),去年底在倫敦Donmar Warehouse上演。略有不同的是,該劇全部由女演員出演,而非選擇性地轉換角色性別。參演者是各種種族、膚色、地域口音、身材體型、以及經驗值,傳遞了兼容並蓄的強烈信息。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全女性版《亨利四世》。

莎翁寫作的伊麗莎白時期,戲劇是一個男人的世界,劇本中的女性角色大都由未變聲的少年出演。例如,哈姆雷特在為考驗繼父到底是否殺父仇人、導演自己的「戲中戲」時,也對飾演女性的少年們說:「求求上帝,但願你們的喉嚨不要沙嗄得像一面破碎的銅鑼才好」,可見全男性出演戲劇的傳統根深蒂固。

這些少年演員出演女性角色時,穿戴明顯的標識,將觀眾注意力引向他們的女性特點。現在的改裝易性則不同。與Peake的哈姆雷特一樣,《亨利四世》裏的演員囚服寬大、髮型中性,注重「去性別化」。此外,場景設定,是在一座女性監獄,為劇目又添一層複雜性,或象徵被邊緣化的女演員,進入倫敦西區戲劇主流。

天鵝漢與同性芭蕾

早在1996年,英國舞蹈指導Matthew Bourne就重新演繹了經典芭蕾作品《天鵝湖》。他保留了柴可夫斯基的曲譜,但一改120多年來,內斂、輕柔、不染凡塵的天鵝女形像,帶來袒胸、赤腳、體毛與肌肉充沛的「天鵝漢」。他們有力的大腿被鵝毛裝飾,圍繞著皇家芭蕾舞團明星Adam Cooper,尖銳而攻擊性地舞動。該改編取得巨大的評論和商業成功,一票難求,巡演至今。

新編中的場景,設置在現代倫敦。第一幕裏,Soho一家脫衣舞酒吧中,強盜、水手、妓女輪番獻演,王子都不為所動。第二幕則發生在聖詹姆斯公園。根據芭蕾的傳統,王子與天鵝初見時跳一段雙人舞(pas de deux),重要而不過分親密,兩人並不交換眼神;王子的愛慕,通過舉起、支持白天鵝而體現——他將她推舉到眾人注意力的巔峰。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男版《天鵝湖》給人全新的心理和感官刺激。

然而這一版中,兩者進行激烈的眼神交流,白天鵝彷彿在教覓死的王子如何掌控周圍空間。王子不再是傳統中經典芭蕾裏的男性角色:優雅、勇氣、充滿騎士精神,在二人舞中,展現女性,自身展現自豪的收斂和謙遜。這便重塑了芭蕾舞台上「如何做一名男人」。

鮮為人知的是,柴可夫斯基本人是一名同性戀者。通過兩名男主角的舞蹈,同性間的浪漫關係,也從櫃子裏一路跳到主流文化中。

戲劇自古就是挑戰傳統、祛魅文化常態的工具。英國戲劇對性別的實驗,反映出這個懷疑勝過篤信的成熟社會裏,種種二元對立逐漸被多元、不確定性消解。女性主義要求女性出演偉大角色的平權,同性主義則突出劇中人物含糊的性向。對於觀眾,這意味著可以挑選自己喜歡的、不熟悉的視角,進入全新的戲劇世界。

(責編:郱書)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