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成功的審美差異

更新時間 2012年 1月 30日, 星期一 -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0:46
西楠

西楠:人生在世,對自己未來之定位,從來使我們困惑。

西楠,80後旅英自由撰稿人,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比較政治學碩士,曾任媒體記者及編輯。——編者

你想要成為一個成功的人麼?那麼首先得知道自己要什麼——這是今年大陸央視春節晚會的相聲《奮斗》中告訴我們的。

“我要金錢和美女。”台上相聲演員打趣兒道,接著模擬一聲清脆的耳光——父親恨鐵不成鋼:“要的就是這些膚淺的麼?!”那麼好吧,“我要的是事業和愛情。”

人生在世,對自己未來之定位,從來使我們困惑。小時候耳熟能詳的一句話是:“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這類觀點主導下,我們有了那個公認的敵人,叫做“別人家的孩子”。“你瞧別人家的孩子如何如何”——簡直能給當時流行一時的複讀機作宣傳標語對不對?

而所謂“年關”,在舊時的那個神話里可以指面目猙獰的怪獸。時至今日,除去滿堂團聚的其樂融融,那還意味著紅包、送禮,還有,親戚朋友的各種“毒舌問題”。

過年親戚毒舌問題

近來網絡上有人總結出名列前茅的幾大“過年親戚毒舌問題”,比方:“談朋友了嗎?什麼時候結婚?”“小朋友,考試第幾名啊?”“去年賺了多少錢?”“啥時候買房?”等等等等。而最具挑戰的場景,莫過于一張陌生的臉萬分熱情的奔向你:“不認識我了麼?小時候抱過你耶,一轉眼這麼大了。”網友最後大批語:“還讓不讓人過年啦?!”

與此相得益彰的還有各類過年同學會。甭管混得好不好,礙于同窗情誼,常常得硬撐著上。有人開玩笑:“這是一場硬仗。”有人直言:“根本是去受刺激的。”幾家歡喜幾家憂,也不全看事業是否順利、掙錢多少,介于眼下“剩男剩女”數目之龐大,找對象問題也榮居榜首。有笑話無奈的講:“去年春節開同學會,成雙的一桌,光棍的一桌。今年同學會,已婚的一桌,恨嫁的一桌。看這架勢,明年就是抱仔的一桌,絕後的一桌了。”

某種意義上,像一場場血淋林的“成功”程度比拼大會:穩定、有前途與錢途的工作,外加私人生活妥當,最好再買了房子、結了婚、生了孩子,以便速速脫離“被盤問”大軍,搖身變為威望十足的盤問者。

成功的審美差異

這是傳統社會教給我們的“成功”標准。有朋友總結:“無非根據幾個元素,在對彼此所知甚少的情況下,迅速打上標簽分類。”“哪個在公安局工作、哪個在火車站工作……一一記在心里,以防日後不時之需。搞不好都用不著等日後,當天就跟你說能不能把扣掉的駕照弄出來。”

其余八卦目的大致有二:一者為單純的獲取信息,滿足好奇心,給日後的茶余閒聊攢談資,或者通過暗暗比較,也給自己找定位;二者是一種社會紐帶(social bonding),即對社會行為准則與活動的認可,並且相信這一切都很重要。換句話說,如果大家都是一副歡天喜地熱情萬分的過年模樣,你不這樣做,就有點兒反社會。

不同的社會紐帶會造成不同的表現形式,比方在英國過年,也見了好幾撥朋友,各種長談,倒沒遇見什麼“毒舌”問題,大多在討論純技術,有時聊聊休閒旅行計劃,頂多八卦一下公司里八竿子打不著的同事。

有人倉促結論,這是因為“英國社會尊重多元化,不盲目追求一種模式的成功”。這話對錯得兩分。一來我們看見有留學生開著奧迪去中餐館打工,下工後又一擲千金的跑去Casino(賭場)消遣,能夠淡定的說一句,“They are just different.”(他們只是和我們不一樣罷了);二來每年到了大學畢業時,照樣有那麼多人削尖了腦袋想鑽進投行“賺大錢”——你要說世俗世界里“成功”的標准有多不一樣,還真不見得。

我想起上次于丹來英講座,坐我旁邊的一位中國女孩自我介紹,剛來英國沒倆月,熱情倒是熱情,也很友好,只沒兩句便問起我“賺多少錢一個月?”“拿永居沒有?”毒舌問題摻雜在熱情友好的面孔里,真叫我進退兩難。

但我的第一反應,倒不是成功標准異同的問題,首先想到了不同文化給與隱私權的不同程度重視。其次,八卦與社會歸屬感的需求人皆有之,有所不同的是八卦和社交時的距離。這也就是說,優雅低調的奔“成功”和粗鄙直白的奔“成功”之間,還是有些審美差異的,正如同金錢美女 VS. 事業愛情。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與内文相關的鏈接

BBC © 2014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