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龙说事:考英国重点中学拼什么?

趕考路上結識的英國家長,無論膚色,「老虎斑紋」一樣鮮亮。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趕考路上結識的英國家長,無論膚色,「老虎斑紋」一樣鮮亮。

天下父母皆老虎,天下考試皆應試。一場升學考試,凸現了英國的「國醜」。

看標題,好像是我自己考中學似的。不過,陪孩子華山道上走了一遭,的確形同身受。碰了南牆幾堵,也戳破了若干神話。

今天的說事兒,就說說我從做家長的角度,誤打誤撞中獲得的一些體會心得,對其他面臨孩子升中學考試的家長,或許有一些參考價值,至少可以當反面教材。

父母皆老虎

女兒考上了英格蘭一所名列前茅的公立女子重點中學,在前來「交流取經」的家長面前,我的一張華人面孔便是明擺著的「證據」:看,家裏沒有虎媽,有個虎爸也頂半邊天哪。

我自己心裏清楚,我不過是紙老虎一個。算術,小學三年級以上的內容已經超出了我的能力。語文,英語非母語,女兒信不過。

其實,趕考路上結識的英國家長,無論膚色,「老虎斑紋」一樣鮮亮。儘管表現形式不盡相同,望子成龍是共同的期待,為此凖備付出的犧牲不可限量。可憐天下父母心。

考試皆應試

兩岸三地的華人移民,曾經的生活環境不盡相同,卻都是「應試教育」模子裏倒出來的。把孩子放入英國的小學,覺得孩子幸福無比。

老師是可親的,課堂是快樂的,學習是有趣的,競爭是不講的,考試是不提的,作業是罕有的。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陽光燦爛的日子到了小學5年級,忽然陰雲壓頂,孩子們面臨人生第一個重大選擇。

陽光燦爛的日子到了小學5年級,忽然陰雲壓頂,孩子們面臨人生第一個重大選擇:

可以繼續快活,按部就班接著上附近的普通公立中學,comprehensives。普通公立中學不挑不揀,按片論堆兒收學生。學校質量不盡人意的多,令人趨之若鶩的少。

上私立中學,花錢買質量。私校是另一個天地,超出了這裏的討論範圍。

對於不願上普通公立中學,又沒錢或不願送孩子上私校的大多數學生和家長來說,選擇只有一個,爭取上公立的重點中學,grammar schools。

公立重點中學要進行入學考試,擇優錄取。要想考出好成績,沒有捷徑,沒有秘訣,只有根據考試題型做針對性訓練,一套一套的題老老實實的作,作會作通,爛熟於心。

英式教育與應試教育在這裏畫上了等號。

家教、加教!

公立重點中學的考試各自為政,時間基本上都在小學六年級一開學。為何說孩子到了五年級忽然陰雲壓頂呢?因為大多數家長至少提前一年就給孩子啟動應試訓練。別人都動手了,你自然心慌。從我和周圍家長的實際體驗看,也確實需要大約一年的凖備。

不能指望學校。小學依然按部就班,不會為中考設計教學內容,更不會給考重點中學的孩子吃小灶,因為考重點中學是個人的選擇,考上考不上與學校的「政績」無關,孩子在學校的課堂上甚至不會接觸到中考的題型。

實際上,小學老師的精力主要集中在班上成績中等或中偏下的學生身上,因為這些學生才是決定學校在排上榜上名次的關鍵。成績最好的學生,反而放了羊,成了被忽視的一群。

功夫全在放學以後,請來家教專門做應試輔導。家長自己來輔導的,聽說過沒見過,見過的都請了家教。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個人的成功不能改變這樣一個事實:牛津劍橋的學生中,來自貧困階層家庭的孩子不到1%。

別問我請誰

找誰做家教,就有學問了。家教是個自由市場,人人可以當家教,你敢請,他就敢教。對象找錯了,大不了散伙離婚;家教沒找對,一錘子買賣,花了冤枉錢是小事,孩子考砸了,愧疚一輩子。

女兒班上凖備考重點中學的同學,都請了家教,而且都知道別人請了家教。請的是誰,家長們互相之間似乎有一個心照不宣的約定,不打聽,就像不會問對方的工資一樣。

也難怪,大家瞄凖的學校大致都是那幾所,招生名額是死的,輔導應試有經驗的家教,大家都想留作自己的殺手鐧。況且不少家長孩子不止一個,老大考上了,還有老二、老三呢。

家教基本有兩種,一對一單獨輔導或是開小班。我們選擇的是送女兒上小班。收費相對便宜當然是一個考慮,更主要的是向我們推薦的朋友,自己的女兒已經考上了我們瞄凖的學校。如果沒考上,是自己的能力問題,不能怪老師。

況且,小班的環境,學生之間有一個競爭氣氛,家長之間也可以互通情報。一對一輔導,找對了當然慶幸;找錯了,一條道走到黑。

為英國的「國醜」背書

朋友們讓我總結「成功」的經驗,我的體會是,孩子本身的聰明和努力只佔三分之一。換句話說,孩子們拼的不是智商。

只要孩子肯學、能學,剩下的,就是拼經濟實力和家庭環境了。

經濟實力不僅僅是請家教的直觀開銷。家長陪孩子應考能投入的時間和精力是更大的隱形投資。

家教每周才一次,家長陪孩子讀書天天不能放鬆。

當然,你可以立刻舉出例子,某個窮人家的孩子,甚至是沒有家的孩子,考上了重點中學、考上了牛津劍橋…

個人的成功不能改變這樣一個事實:牛津劍橋的學生中,來自貧困階層家庭的孩子不到1%。

英國首相卡梅倫日前講話,把它稱為是英國的「國醜」(a national scandal)。

如果中考的現行體制不改變,英國的「國醜」只能會繼續「發揚光大」。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