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辦公桌 到陌生人家裏辦公

圖片來源:Amrit Daniel Forss Image copyright Amrit Daniel Forss
Image caption 瑞典早期的Hoffice活動之一(圖片來源:Amrit Daniel Forss)

下午1點半,28歲的馬騰·配拉(Mårten Pella)的智能手機響了起來,這表示我們不能繼續圍坐在他家客廳的桌子旁工作了,該鍛煉身體了。

他在自己的筆記本電腦上點開了一段7分鐘的健身視頻。於是,一個穿著亮紅色短褲的卡通人物開始帶領我們在這套建於1950年的郊區公寓裏做跳躍運動、深蹲、仰臥起坐等各種動作。我們整個過程中都要小心翼翼,免得碰到房間裏的吊牀、古老唱片和巨型盆栽。

配拉是斯德哥爾摩大學的一名研究助理,他也是Hoffice運動的一份子。這個運動邀請工作者——自由職業者、創業者或者可以遠程辦公的全職員工——到彼此家中辦公,以便提升工作效率,避免與社會隔絶。

這些新興的Hoffice活動都會在Facebook上宣傳,想要參與其中,通常需要安靜地工作45分鐘,然後簡短地休息一下,期間可以一起鍛煉身體,也可以喝杯咖啡、聊聊天。另外,每位參與者都要在開始工作前與其他人分享自己每天的目標,然後在一天的工作結束時匯報自己是否實現了目標。所有活動都不收取費用。

"通常而言,當我獨自一人時,可以集中精力工作兩個小時,但之後就很容易分心。他人的幫助可以幫助我更加嚴守紀律。"配拉說,他分別以主人和客人的身份參加過Hoffice的活動。午飯時間可以建立人脈,認識新朋友。"大家來自不同的地區,有著不同的職業,所以可以展開有趣的討論。"

Image copyright Amrit Daniel Forss
Image caption Hoffice社區的成員表示,把工作地點從辦公室搬到別人家裏可以形成更好的社區意識,還能增強為他人付出的意願(圖片來源:Amrit Daniel Forss)

如何開始

自從2014年由現年37歲瑞典心理學家克里斯多夫·弗蘭增(Christofer Franzen)發起以來,Hoffice運動已經實現了快速增長。他一直在講授集體智慧的好處,但卻發現自己多數時候都在自己家的餐桌或咖啡廳裏獨自辦公。他希望與境況相同的朋友嘗試更加結構化的居家聯合辦公。這起初只是一項口口相傳的嘗試。

弗蘭增表示,在家裏舉行活動可以營造獨特的氛圍,因為這樣可以形成社區意識,還能增強為他人付出的意願。他還希望通過其他方式來擴大Hoffice的社會價值,例如,可以將會員與相關技能進行匹配,以便分享甚至鼓勵求職者加入這些活動。

信任問題

新的Hoffice參與者或組織者不必接受背景審查,但這種模式並不適用於所有地方。

"例如,當我們把這個理念引入印度時,就碰到了大問題。"他說,"那裏的人們都在想:'我怎麼才能相信陌生人不會跑到我家裏搶劫?'瑞典人並沒有這種擔憂。"

Image copyright Amrit Daniel Forss
Image caption Hoffice聯合創始人克里斯多夫·弗蘭增調整該公司的網頁(圖片來源:Amrit Daniel Forss)

事實上,安全問題恰恰是許多收費共享餐桌平台的賣點之一。當Hoffice在全球各地快速增長時,這些平台也如雨後春筍般湧現。

倫敦的Spacehop創立於2016年1月,自由職業專業人士和小團隊可以通過該公司在陌生人的房子裏租用工位,每天的租金大約只有10美元左右。與此同時,Office Riders也從2014年開始在法國為數字遊民提供類似的保障。這兩家公司都為房主購買了保險,涵蓋盜竊和財物損失,而用戶也可以對這些臨時辦公空間打分。

27歲的喬希姆·沃納森(Joachim Wernersson)是HeyWork的創始人,這個新推出的平台希望率先在瑞典利用居家聯合辦公理念盈利。他說:"提供財務激勵可以讓人們更加認真地對待此事。"

"如果存在交易行為,房主就會更注重房屋整潔,也會表現得更加專業。從客人的角度看,一旦你為某個東西付費,往往也會盡可能確保自己的行為得體。"沃納森說。

他目前的模式每周對客人的收費最低僅為20美元,希望能借此幫助剛剛起步的創業者。白天不在家的辦公室職員成為了房東的理想人選,沃納森會鼓勵他們在瑞典房價和租金高企的當下考慮通過這種方式賺一點外快。

Image copyright Hoffice
Image caption 雖然Hoffice在瑞典不進行背景審查,但這種基於信任的概念在其他地方卻行不通(圖片來源:Hoffice)

更受歡迎

Facebook上的斯德哥爾摩Hoffice小組目前約有1,800名會員,而該市的總人口約為100萬。活動地點多種多樣,有湖邊豪宅,也有20平方米的學生宿舍。這個斯堪的納維亞國家的其他大城市也都湧現了一些規模較小的分支機構。瑞典有超過半數企業都是個體經營者,所以這裏顯然很適合進行居家聯合辦公。

"瑞典的等級制度不太嚴格,管理者在彈性工作問題上也對員工非常信任。"斯德哥爾摩經濟學院研究員雷納·里德·法爾克曼(Lena Lid Falkman)說,他對科技如何改變我們的工作狀態展開了研究。

但這項運動也擴散到其他數十個國家,其中,聖保羅和多倫多這兩個創業中心吸引了最多的參與者。

雖然沃納森不願透露目前有多少客戶註冊了他在瑞典新搭建的HeyWork平台,但Spacehop成立第一年就在英國吸引了300位房東,並有2,500多用戶使用這項服務。Office Riders平台目前可供使用的住宅達到1,500套,用戶超過1萬人。

效果如何?

很多研究都支持了弗蘭增的觀點:把工作時間分割成一個個較短的時段可以提高效率,但關於居家聯合辦公運動是否能夠提升參與者的長期效率或財務收入,目前只有為數不多的具體研究。

然而,隨著"零工"經濟和共享經濟在全球日益繁榮,越來越多的專業學者有意調查其背後的潛力。

"我們試圖搞清楚這種方式如何影響領導力、創造力、生產力和幸福感。"法爾克曼說,"但人們尋找更有創意、更加舒適的工作場所並不出乎我的意料——這也是企業家精神的一部分。"

訪問BBC Capital閲讀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