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員工都能帶來哪些好處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2012年,約翰·德康寧(John de Koning)的公司幹了一件出人意料的事情:他們決定把取悅員工當做頭等大事。

他的僱主是總部位於荷蘭烏特勒支(Utrecht)的 IT 公司 Incentro,這家公司曾經是一家傳統的網絡服務提供商,採用自上而下的等級結構。但經歷了2002至2005年的市場低迷後,管理層調整了方向,少了些華而不實,多了些幸福快樂,並因此吸引了大批才華橫溢、野心勃勃的年輕專業人士為之效力。

現在,所有員工都是平等的,所有信息都是共享的。他們放棄了常見的金字塔結構,而是設計了許多獨立發揮功能的"細胞"(cell)——也就是由60人或更少的人組成的一個個團隊。除了負責自己的工作外,他們還會參與公司層面的決策,甚至決定自己的工資。加薪與否不再由高管決定,而是每個"細胞"或團隊來決定他們是否樂於分享薪酬信息。倘若願意分享,他們便可共同決定自己應得的薪酬——原因是所有人都知道公司的整體財務狀況。

Image copyright Incentro
Image caption 荷蘭烏特列支的 Incentro 團隊與荷蘭宇航員安德烈·庫帕斯(Andre Kuipers)合影(圖片來源:Incentro)

"我們決定只使用一項關鍵績效指標,那就是員工幸福感。"身為Incentro營銷科技公司總經理的德康寧說。他表示,通過這種方式,該公司的員工人數從2008年的40人增加到如今的300人,而且遍布4個國家。

雖然結構和組織層面的變化或許不像美味的午餐或遊戲機那麼激動人心,但Incentro這種提升員工滿意度的做法卻得到越來越多的公司認同——甚至因此齣現了一批小眾職場幸福顧問,專門通過類似的建議幫助企業為職場注入幸福。

會議室裏是否會因此而爆發理想主義思潮?未必。研究表明,辦公室裏的快樂氛圍也有利於公司的盈利。

客觀利益

牛津大學賽德商學院(Said Business School)教授簡-伊曼紐爾·德內夫(Jan-Emmanuel De Neve)表示,把員工幸福置於商業和政策決策的核心位置,的確有很多好處。他指出,2014年的一份研究表明,提升員工的幸福感可以把他們的生產力提升7%到12%。

在另外一份研究中,研究人員對《財富》(Fortune)雜誌一年一度的"最佳僱主"榜單進行研究,將這些公司與同類企業的長期股市表現進行對比。他們發現,最佳僱主的股價表現好於其他企業,而投資者也低估了員工幸福這種無形資產的價值。

Image copyright Graham Trott
Image caption 經濟學家簡-伊曼紐爾·德內夫表示,認可公司使命的員工更幸福,生產力也更高(圖片來源:Graham Trott)

德內夫表示,這是一項重要研究,因為這表明,提升幸福感的潛在成本完全可用生產力和績效的提升來覆蓋,甚至綽綽有餘。號稱能夠改善職場情緒的諮詢師都瞄凖了這個可能擁有巨大潛力的市場。最近,德內夫為聯合國編製最新版《全球幸福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時發現,全世界只有不到20%的人積極融入自己的工作,還有20%的人積極脫離工作。

他解釋道,積極融入不僅僅是對工作滿意,或者對擁有一份工作感到滿足——而是"被你所從事的工作深深吸引,並且認同和發揚公司的使命。"

2016年在英國進行的一項調查,通過一款智能手機應用對數萬人全天不同時段的幸福感受進行了追蹤,並對39種活動的幸福程度進行了排名。在這39種活動中,有償工作排名倒數第二——僅高於臥病在牀。

人們為何如此抑鬱?聽聽那些想要換工作的人怎麼說,再看看其他的研究,就會發現,原因在於工作中缺乏目標和意義,而且感覺工作與生活的其他方面存在過大的衝突。

當工作成為一種折磨

有1,000多個心懷不滿的人每人花了2,000英鎊(2,570美元),加入了由Escape the City開設的為期12周的課程。這是一家在倫敦和紐約都設有分支機構的培訓和招聘諮詢公司。"這些課程是為了幫助人們擺脫泥潭,或者創辦公司。"該公司聯合創始人多米尼克·傑克曼(Dominic Jackman)說。

傑克曼表示,參與者的年齡普遍在27至35歲之間,以女性為主,她們在公司擔任的職位令其感覺沒有目標。很多人都是通過研究生計劃進入大公司的。

Image copyright Escape the City
Image caption Escape the City 聯合創始人多米尼克·傑克曼表示,他的客戶想要從事具備自主性和影響力的職業(圖片來源:Escape the City)

"你工作很努力,收入也很高。但如果你認為自己是為了工作而活著,那就會適得其反。"他說。預期壽命的延長和退休年齡的推遲意味著人們對工作的態度正在發生變化。"你需要工作很長時間,所以應該好好享受工作時間,做出成績。"傑克曼說。

他表示,組合式的自由職業、以數字移民的身份遠程工作、創辦自己的公司、借助"先目標,後盈利"的公司創造一份"有影響的職業",是他的客戶最渴望的4種新路徑。"關鍵是對社會產生影響,做事有目標,還要提升可持續性。人們都想效力於一家能夠造福世界的公司。"

但如果改變職業軌跡不是個好選擇,還有什麼方法讓人們認為可以讓自己每天的辛苦勞作變得更加快樂?

開創性想法

德內夫對歐洲的數據進行分析後發現,工資對職場幸福的影響程度,遠低於工作與生活之間的平衡、同事的支持、職場社會資本等因素。他表示,人們也很重視工作的多樣性、在工作中學習的知識以及自由掌控自己工作的感受。

諮詢師都有哪些建議?荷蘭諮詢公司Corporate Rebels幫助Incentro改變了想法,他們之所以能夠形成自己的方法,是因為其聯合創始人皮姆·得莫利(Pim de Moree)和喬斯特·米納爾(Joost Minnaar)辭職後,前往世界各地收集如何營造幸福職場的開創性想法。

Image copyright Julie Gallo
Image caption Corporate Rebels 聯合創始人喬斯特·米納爾(左)跟皮姆·得莫利辭掉工作,周遊世界,目的是研究最進步的職場生活(圖片來源:Julie Hallo)

得莫利告訴他的客戶,幸福的關鍵是"從賺錢轉向目標,從等級制度轉向團隊網絡,從發號施令的領導者變成主動為團隊提供最佳支持的領導者,從規則轉向自由,從保密轉向透明。"

通過針對那些把員工幸福放在核心位置的企業領導和創業者展開的研究,Corporate Rebels 建議採取開放式管理模式——讓所有人都能了解公司的財務和運營細節。此外還可以採用結果導向的工作模式:只要能夠完成任務,具體花費多長時間都無所謂。

他們的故事也支撐了德內夫提到的一組數據:這組數據顯示,員工的幸福感和公司的財務業績之間存在明確的聯繫。

"應該系統地評估員工幸福感,然後放在年度股東報告的第一頁。"他說,"這會釋放出一個強烈的信號,展示公司正在怎麼做,今後將會怎麼做。"

"有一種哲學論證認為,關注員工幸福是正確的事情,但這其中也蘊含著巨大的客觀利益。"

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