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賺進20萬美元的全職旅行玩家

(圖片來源:Scott Stohler) Image copyright Scott Stohler

柯萊特·斯托勒(Collette Stohler)和斯科特·斯托勒(Scott Stohler)擁有令很多人夢寐以求的職業。他們每年出門旅行6個月,然後在自己的網站和社交媒體上發一些照片、視頻和文章就能賺錢。

他們的Instagram帳號(@Roamaroo)用色彩鮮艷的照片記錄了許多美好時刻——在藍綠色的海水中泛舟暢遊,在陽光明媚的露台上共飲美酒,或者在純淨的沙灘上愜意放鬆。但柯萊特表示,幕後的製作過程"不像你們在網上看到的那麼迷人。你要知道,我們在沙灘上只待了一會兒,就拍了一張照片而已。"

Image copyright Scott Stohler
Image caption 柯萊特·斯托勒和斯科特·斯托勒在泰國普吉島觀賞安達曼海上的日落(圖片來源:Scott Stohler)

雖然普通的辦公室上班族很難與之產生共鳴,但她表示,網紅的生活也需要艱苦的努力:同一筆營銷資金會吸引成千上萬的網紅爭奪。

網紅指的是像斯托勒夫婦這種擁有大量粉絲的社交媒體用戶,他們能夠吸引企業的贊助。網紅越來越多,網紅行業也在快速發展。但只有很少人能夠借此維持生計。營銷公司Edelman網紅業務負責人菲利普·特裏彭巴赫(Philip Trippenbach)表示,雖然頂尖網紅收入驚人,但"那些只能達到優秀水平的網紅幾乎賺不到錢。"Adweek的數據顯示,平均每篇商業贊助的「軟文」費用在300美元左右。

柯萊特和斯科特來自洛杉磯,他們今年分別30歲和34歲。這對夫婦每篇軟文收費2,000美元,年收入約20萬美元,多數都會投入企業運營。但斯科特表示,"客戶不會自動找上門來,你需要主動出擊。我們每拉50單業務只能成功2單。你必須充滿勇氣和激情。"

這對夫婦原先的職業分別是工程經理和廣告製作人,他們兩年前成立了Roamarroo。在聽到一個介紹探險式旅行的播客後,他們用原本攢下來買第二套房子的錢完成了一場歷時7個月的環球旅行。那段旅程結束後,他們發現自己在社交媒體上的粉絲一直在增長,於是決定把這種旅行生活變成一家公司。

現在,他們與旅遊局、酒店和其他品牌合作規劃線路,然後記錄下來,併發表在自己的網站和社交媒體帳號上。

發軟文

斯托勒夫婦開始聯繫潛在客戶,還會簽訂一些合約,用文字、照片和視頻記錄自己的假期。

現在,當他們與目的地的公司(例如酒店)合作時,就可以享受免費旅行,還能額外獲取一筆"內容製作費"。其他公司會要求自己的產品出現在這對夫婦拍攝的照片裏,例如他們在加州的住宅附近徒步時拍攝的照片。

Image copyright Scott Stohler
Image caption 這對夫妻在薩丁島(Sardinia)切爾沃港(Porto Cervo)的Spiaggia Del Principe享受藍綠色的海水(圖片來源:Scott Stohler)

雖然客戶可以通過交易指定他們在Instagram上的發帖數量,但這對夫妻對他們發表的文字和照片內容擁有最終決定權。

斯托勒夫婦表示,他們的社交媒體上大約有25%的內容是軟文,雖然他們現在仍會出去拉訂單,但也有公司主動找到他們。

這意味著他們多數時候都要圍繞客戶的目的地規劃行程,而不能選擇自己想去的地方。柯萊特表示,當他們出發時,"多數時候都在拍照。我們出差時很少有時間'放鬆',但有時候可以在結束時(自費)增加一天的行程。"

"中產階級"收入

另外一對熱衷旅行的南加州夫妻吉特·惠斯勒(Kit Whistler)和J·R·斯威齊格拉斯(J.R. Switchgrass)已經在Instagram上吸引了超過15萬粉絲。他們在@IdleTheoryBus帳號上記錄了自己的旅行生活,包括在小溪裏裸泳,在美國自然公園裏徒步,在野外觀看滿天繁星。

他們從2015年開始嘗試把網紅當做生計來源,在此之前,他們開著一輛大眾Camper完成了三年的旅行生涯,甚至把那輛車當成了自己的家。但這對年近而立之年的夫婦現在卻感覺夢想破滅。"光靠著15萬粉絲向品牌企業兜售無法維持生計。"吉特說,"除非每篇帖子都是軟文,或者,除非你活得很窮。"

他們手上現在只有一份長期協議,對方是一家水壺公司,要求他們每個月發佈一些有關的照片。這大約佔到他們收入的10%。

Image copyright Idle Theory Bus
Image caption J·R·斯威齊格拉斯(又名蕾切爾·戈德法布(Rachel Goldfarb))和她的大眾Camper旅行車(圖片來源:Idle Theory Bus)

其餘的收入都來自他們自己出版的圖集和文集,以及給房地產營銷手冊拍攝的照片和一些體力勞動,他們形容這些收入大概就是"中產階級"水平。"這些年來,我們在網上跟那些尊重我們作品的人建立了真正的關係,他們希望我們能創作更多的作品。"吉特說,"企業給的錢根本不夠用。"

雖然把網紅作為維持生計的手段並非易事,但這個行業的確在快速發展,而且目前仍然沒有固定規則,尤其是在付費方面。網紅營銷的效果很難衡量——Rakuten Marketing的一項研究發現,38%的品牌無法判斷網紅的活動是否對他們的銷售起到了促進作用,86%不確定網紅如何計算費用。儘管如此,還是有75%的企業計劃在今後一年增加網紅開支。"現在真是拓荒時代。"特裏彭巴赫說。

"真的能靠這個賺錢嗎?"他問,"確實能,資金來源越來越多。但如果你真的想幹這行,就必須表現卓越。當我早晨起來瀏覽Instagram時,你必須能夠吸引我的注意。你要跟我侄子第一次走路的視頻競爭,你所引發的共鳴必須與此不相上下。"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