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性騷擾也算是性暴力嗎?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在哈維·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性騷擾醜聞曝光後,推特上的#MeToo運動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數百萬女性揭露自己在職場和其他地方受到的侵害和不當對待。

性騷擾並不是新出現的現象,對所有研究這一課題的人來說,#MeToo運動引發的反響並不出人意料。但我們卻在目睹一場文化變革,表明我們思考和談論曾經的禁忌和必然事件時的態度,正在逐漸發生轉變。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法國歐洲議會成員艾瓦·茱莉(Eva Joly)手持一張寫著"Me Too"的標語牌,他們當時正在針對性騷擾和性侵犯問題展開辯論(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過去40年的研究始終表明,性騷擾是女性面對的廣泛問題。

她們比男性更容易遭到性騷擾,也更有可能識別出性騷擾,並且比男性更重視這個問題。年輕女性在這方面的風險最大。

具體到實際表現,關鍵是要明白,人們遭受的性騷擾實際上是種類多樣的性暴力行為中的一種,從無傷大雅的言語到無言的行動,再到令人討厭的身體接觸和性侵或強姦。

最為人們普遍認知的性騷擾形式是權利壓迫模式。也就是說,一個在制度上擁有(或者可感知的)權力的人,向相對弱勢的人提出要求,以換取與職業相關的提升,或者威脅打擊報復(韋恩斯坦面臨的指控就是這種情況)。但這類性騷擾形式其實在只佔一小部分(大約為3%至16%),職場性侵和強姦的比例更小(1%至6%)。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奧斯卡影帝凱文·史派西(Kevin Spacey)表示,在面臨一系列男性的猥褻指控後,他目前正在尋求治療(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事實上,最經常發生的性騷擾形式是性別騷擾。這包括身份地位和權力與自己相同的人發表的令人不快的口頭評論、不合時宜或反覆提出的約會要求、針對身材發表的評價,或者凝視、吹口哨以及帶有暗示意義的手勢等無言的行為(大約佔到55%)。

官方的性騷擾報告無法展示這種行為的普遍程度。如果思考一下這些種類多樣的行為,可能會發現不容易被人注意到的性騷擾行為發生得更加頻繁,但卻很可能完全不會被人當成性騷擾來看待。然而,關鍵要認出這種現象,只有這樣才能完全理解職場的所有性騷擾形式,明白這種經歷帶來的全部影響,並學會如何與之抗爭。

另外,反復出現的讓人以為是無傷大雅的行為往往是形成惡劣職場環境的罪魁禍首,也給受害人的身心健康帶來了負面影響。可能造成抑鬱、焦慮和創傷後休克障礙(PTSD)。這還會對受害人的職業生涯形成長期影響,導致其消極怠工,失去機會。而目睹這種行為以及間接感受惡劣環境的人,同樣也會受到影響。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多位女性對哈維·韋恩斯坦發起的性騷擾和性侵指控震動了好萊塢——但他否認了這些指控(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應對策略

心理學研究表明,女性更有可能使用各種策略來應對性騷擾,具體取決於所在環境以及行為的嚴重程度。應對機制花樣繁多,從拒絶和避開作惡者,到跟朋友、親人和同事溝通,再到正面鬥爭和正式報告。

雖然人們經常採用迴避的方式,但成功阻止性騷擾的概率卻遠低於正面鬥爭。不過,由於害怕因為鬥爭而遭到報復,很少有人會這麼做。正式匯報也存在同樣的問題。

事實上,研究表明,一家組織內部的風氣和容忍度是性騷擾的最佳預測指標。組織內部的寬容風氣會決定受害人提交投訴之後面臨的風險、作惡者被懲罰的概率,以及組織和同事對投訴的重視程度。

韋恩斯坦的指控中經常聽到的一種說法是:他的這種行為早就眾所周知,而他公司裏的其他員工也跟他串通一氣。所以,受害人很難反抗,承受的風險也很大。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很少有人正式提交報告。想想寬容的風氣所產生的影響(很多人都把韋恩斯坦面臨的這些指控稱作"空開的秘密"),顯然就能明白受害人為什麼花了那麼長時間才肯報告自己的經歷,也會明白他們為什麼會因為其他女性提交類似的投訴才變得勇敢起來。

有的人可能很容易識別出性騷擾,但其他人可能要花更長的時間才能意識到這一問題,並展開反抗——所以才導致這些行為如此暗中為害。因此,有的人可能會認為某些事情可以忍受,其他人卻無法忍受。而有的時候界限也很模糊,導致這類問題很難解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位韓國婦女在首爾抗議職場的男女不平等現狀和性騷擾行為(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人們需要有安全感,才能大聲抗議那些從無傷大雅的小事演變而來的不端行為。包括敢於說出你覺得某件事情並不好笑,敢於表達你不希望被人忽視、不想成為關注焦點,不想幹自己不願意乾的事情。但最重要的在於,當你決定說出實情時,應該感覺自己得到了支持,並且能夠得到足夠的保護,避免遭到報復。

我們有義務把職場塑造成安全的環境,讓員工更有尊嚴,並得到他們更多的認可。有尊嚴的工作是一項人權。就性騷擾問題對現有員工展開培訓,並設立獨立法院,這對於打擊性騷擾問題至關重要,同時我們所在組織中的文化也一樣至關重要。我們需要尊重和傾聽彼此的心聲。

社交媒體可以提供共鳴板和支持網絡,還可以充當一個平台,方便世界各地的人分享自己的經驗。而類似於#MeToo這樣的運動則提供了直抒胸臆的機會,讓人們可以大膽抗議性別歧視和性侵行為。這同時也是一個傾聽和學習的機會,還能讓所有受到這種現象影響的人們聯合起來,畢竟,它與我們的家庭(和工作)的距離之近遠超我們的想像。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