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luftsliv」:北歐人的戶外生活理念

(圖片來源:Alam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Alamy

當時只有零下2攝氏度。在Ursvik的樹林裏,蜿蜒的小道兩旁滿是被冷霜覆蓋的小草。這是斯德哥爾摩的一個郊區,緊靠著瑞典首都的科技中心希斯塔(Kista)。

然而,儘管寒氣逼人,但在午餐時間,還是能在這裏看到不少步行和慢跑的人。

"我們一年到頭都是這樣。這可以帶來旺盛的精力。"任職於製藥和化妝品公司Perrigo北歐總部的科學家蒂娜·霍爾姆(Tina Holm)說,"瑞典人認為,'只要穿著合適的服裝,就沒有不好的天氣。'"

"能夠看到樹林裏的青山綠水,已經成為我們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 包裝開發者鮑·瓦赫朗德(Bo Wahlund)說,他是該團體的組織者,"這能加強我們的心理和身體能力。"

這種對自然的熱愛涉及到斯堪的納維亞人所謂的「friluftsliv」(發音是"free-loofts-liv")的核心。這個詞可以翻譯為"戶外生活",它於19世紀50年代由挪威劇作家兼詩人亨裏克·易卜生(Henrik Ibsen)推廣開來。易卜生用這個詞來描述前往偏遠地方尋求精神和肉體幸福的價值觀。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瑞典的戶外活動長久以來都是一項具有文化意義的重要制度,成為一種平衡工作與生活的方式(圖片來源:Alamy Images)

如今,這個詞在瑞典、挪威和丹麥得到更加廣泛的應用,可以用於表達各種各樣的活動,從午餐之後在林中跑步,到騎車上下班(或在雪天越野滑雪上下班),再到與朋友一起在湖畔桑拿(之後往往會到冰冷的湖水中泡一泡),或者單純在山中的小木屋裏放鬆休息。這個概念與「allmansrätten」(漫遊的權利)緊密相連。斯堪的納維亞國家都有類似的法律,允許人們到任何地方行走和露營,只要他們尊重周圍的自然環境、動物植物和風土人情即可。

自然風光

"北歐擁有悠久的戶外生活歷史,而且已經融入這裏的文化,因為我們這裏地廣人稀。"安吉莉卡·梅耶斯泰德(Angeliqa Mejstedt)解釋道,她在瑞典韋斯特羅斯市(Västerås)經營著當地最大的戶外博客之一——Vandringsbloggen。

"即便是在城鎮化程度提高之後,我們仍然很願意回到大自然的懷抱,而在過去100年,像童軍(Scouts)和旅遊委員會這樣的團體也都組織和教育人們如何度過戶外生活,以及為什麼要進行戶外活動。"這位作者寫道,他還是一名顧問,專門為企業和新移民講述「friluftsliv」的歷史和好處。

僅在瑞典這個擁有1,000萬人口的國家,就有25家跟「friluftsliv」有關的非盈利組織,總計170萬名會員參加了全國各地的9,000家地方性和區域性俱樂部。瑞典統計研究院(Statistics Sweden)表示,大約三分之一的瑞典人至少每周進行一次戶外活動。有超過半數人口去過鄉下或海邊的夏日小屋。

斯堪的納維亞的很多僱主也都鼓勵員工在工作時間到戶外走走。像瓦赫朗德和霍爾姆這樣的製藥公司員工身穿的色彩鮮艷的運動服,表明這些人都凖備在工作期間鍛煉身體。他們每周都能在俱樂部會面一次,這還要得益於公司每周三從員工的日程表中空餘出來90分鐘的政策。沒有企業會強制任何人鍛煉,但多數員工都自願為之,很多人都會徑直前往附近的林地。

當"蘋果或谷歌這樣的炫酷公司"因為嘗試類似的項目而登上媒體頭條時,瓦赫朗德感覺很好笑,他們指出,"這在瑞典很常見,很多公司都這麼做。"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瑞典總共有170萬名會員參加了全國各地的9,000家與"friluftsliv"有關的地方性和區域性俱樂部(圖片來源:Alamy Images)

靈活工作制

由於國家政策鼓勵父母雙親參與家庭生活,所以靈活工作制已經在斯堪的納維亞非常普遍,而很多企業也因此為員工創造機會,使之可以有機會經常發展自己的愛好——包括各種戶外活動。

"我們擁有非常自由的工作環境,我們相信,如果能讓員工自己決定工作時間,就能取得最好的工作效果。"雅克布·帕爾莫斯(Jakob Palmers)說,他是挪威首都奧斯陸的設計公司Graphiq的聯合創始人,"這意味著人們可以在太陽升起的時候去體會friluftsliv,等到天黑了再去工作。"

該公司還嘗試在附近的池塘邊舉行戶外會議,他們還凖備等到天氣變暖時更多地從事這種活動。"走出大樓之後,你立刻就能獲得不同的視角。"帕爾莫斯說。

鼓勵員工進行friluftsliv的公司甚至可以獲得稅收減免待遇:瑞典和芬蘭的企業可以為員工的體育活動或設備提供補貼,而部分芬蘭企業還開始針對騎車或走路上班的員工發放補助。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friluftsliv"(戶外生活)這個概念最早在19世紀50年代由挪威劇作家兼詩人亨裏克·易卜生推廣開來(圖片來源:Alamy Images)

然而,雖然這都表明斯堪的納維亞人對待friluftsliv的態度就像對北歐森林一樣癡迷,但卻有跡象表明,情況開始發生變化。

易卜生或許可以在鄉間行走時理清思緒,在這個由歐洲數字化程度最高的經濟體組成的地區,friluftsliv中蘊含的"偏遠"元素似乎已經感覺不太明顯。

高速寬帶和廣泛的3G或4G移動網絡覆蓋率,確保這裏幾乎可以隨處接打電話、收發郵件,接收Slack通知。與此同時,全球化也意味著越來越多的北歐公司需要與不同時區的同事和客戶保持聯繫。

瑞典最大的工會Unionen報告稱,雖然有的人信奉自由工作,或者"隨時隨地"查看信息,但越來越多的成員因為無法像以前一樣在周末和節假日放鬆而感覺緊張。

"我們都很努力,也很忠誠,這種忠誠意味著我們中的某些人在不合適的時候從事的工作有點過多——例如在帆船上,以及在避暑別墅裏。"該工會副主席彼得·希爾博格(Peter Hellberg)說。

"我目前正在規劃自己的friluftsliv。以前可以直接動身。現在,我必須確保自己有時間在星期五5點去大自然散散步。"他說

他還擔心,這一地區的創業熱潮導致新一代企業家不確定自己什麼時候可以停止工作。"我們有數萬名會員是自己給自己當老闆。他們沒有人說話,所以就沒有人理解,也就無法意識到自己什麼時候達到極限。"

Image copyright Maddy Savage
Image caption 斯德哥爾摩人在Värmdo使用手機(圖片來源:Maddy Savage)

但還有人認為,年輕的斯堪的納維亞人只是在尋找休息和恢復精力的新方法,儘管花費的時間更短。

"我認為,對friluftsliv來說,我們這代人面臨的真正風險在於,我們不想長時間坐在鄉下,什麼也不做。"瑞典綠色能源創業公司Watty首席執行官哈吉爾瑪·尼爾松尼(Hjalmar Nilssonne)說,"我們想做振奮人心的事情,我們想去旅行,我們想看看新地方,認識新朋友。"

他認為冥想、沉默靜養甚至迷幻劑,都成為了新的放鬆方式,成為了傳統戶外休閒方式的熱門替代品。

"現在出現了這種有些反文化的情況。所以我認為,對我們來說,我們這代人或許可以找到其他類似於friluftsliv的方式(至少在大城市),或許更多地在於精神層面。"

瑞典的數據證實,年輕人在戶外活躍的時間過去30年略微有所減少,約有25%的年輕人每周至少在鄉下或樹林裏待一段時間,而20世紀80年代初達到29%。

但安吉莉卡·梅耶斯泰德堅稱,她的博客取得的成功,以及她過去一年在23個地方組織的100多場遠足活動,都表明friluftsliv仍在激勵斯堪的納維亞的年輕人,而這個概念也在數字化日益盛行的時代找到了新的繁榮方式。

"我們跟屏幕待在一起的時間越長,就越要回歸根本。但我認為,數字時代可以在很多方面幫助我們。例如,借助現代化的搜集應用,它就能簡化我們規劃探險的過程。"她說,"我還發現拍照也很有意義,因為這能讓我為戶外活動增加更多的價值,我認為其他人可能也有同樣的感受。"

她還相信,雖然其他國家可能在推廣friluftsliv方面也有相同的歷史傳統或基礎設施,但這仍然是一個可以快速輸出的理念。

"如果你有時間在Netflix上看《權利的遊戲》(Game of Thrones),那也應該有時間去戶外活動一下。這是個選擇問題。"她說,"能夠看到一些綠色的東西,真的能給日常生活增加一些價值。"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