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職業者可以向浪漫小說作家學習什麼

浪漫小說 Image copyright Alamy

當《五十度飛》(Fifty Shades Freed)在各大影院上映時,粉絲們肯定會蜂擁而至,前往一睹壞男孩克里斯蒂安·格雷(Christian Grey)(由傑米·多南(Jamie Dornan)扮演)是如何被性感而美麗的女主角阿納斯塔西婭·斯蒂爾(Anastasia Steele)(由達科塔·約翰遜(Dakota Johnson)扮演)擊敗。

但我要給大家講的是一個不那麼刺激,但同樣令人興奮的故事:我的研究揭示浪漫小說作家是如何在數字時代領先於同行。

雖然經濟學家和勞工問題學者都在著手研究不穩定的零工經濟(gig economy)的興起,但這些自由職業者卻在過去40年發展出了新的創業做法,使之得以在數字時代取得成功。

追求浪漫的零工經濟

雖然很少有人能達到《五十度灰》(Fifty Shades)的作者EL·詹姆斯(EL James)那種驚人的成功——他的個人淨資產已經超過5800萬美元,但我發現浪漫小說作家的平均收入已經達到電子書作家的3倍。有越來越多的人的收入達到6位數。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幾乎沒有浪漫小說作家能像EL·詹姆斯一樣賺到數千萬美元——但這類專寫艷情作品的人的確比以前賺到的錢更多了

這種現象正值另外一種類型的作品收入下降之際。與此同時,對美國作家協會(Authors Guild)的1095名會員進行的調查發現,他們通過寫作獲得的平均收入至少降低了30%。

浪漫小說作家顯然知道其他作家以及很多苦苦掙扎的自由職業者所不知道的事情。美國有三分之一的勞動者在從事零工經濟,他們可以從這些作家身上學到一些經驗。

根據市場研究公司Edelman Intelligence的數據,2016年美國約有5730萬勞動者從事自由職業。經濟學家勞倫斯·卡茨(Lawrence Katz)和阿蘭·克魯格(Alan Krueger)發現,有15.8%的美國人從事"另類工作安排"(包括自由職業、合同工和臨時工等),高於1995年的9.1%。事實上,他們發現2005至2015年間的美國就業淨增量全部來自這類工作。

如果你還沒有從事自由職業,可能很快就會參與其中。Edelman預計,按照目前的增速計算,到2027年將有超過一半的美國勞動力人口從事自由職業。

至於這個趨勢對職場人士和整體經濟究竟是好是壞,專家並沒有達成一致。自由很好,但自由職業者的收入往往不高。

雖然很少有作家單憑出書就能致富——我發現有半數浪漫小說作家2014年的收入不到10000美元——但有越來越多的人能在生活上自給自足。雖然2008年只有6%的人收入至少達到10萬美元,但2014年的比例超過15%。包括作家在內,多數零工工作者都會通過多個職業來維持生計。

你或許懷疑浪漫小說作家的成功更是因為帶有情色內容,但這並不能解釋他們的數字銷量為何遠好於同行。

相反,有3大令人意外的行為給浪漫小說作家的成功奠定了基礎:他們歡迎新人,他們共享競爭信息,他們會向新手討教。

歡迎新人

20世紀70年代遭到其他寫作團體的拒絶和嘲笑後,浪漫小說作家成立了自己的專業協會——美國浪漫作家協會(Romance Writers of America)。目前的會員約有10000人。

從1980年創辦開始,該協會就很願意接納新人。與其他主要的作家團體和多數專業協會不同,該協會歡迎所有想在這一領域認真發展職業生涯的人。一旦完成一本沒有出版的浪漫小說手稿,就可以加入他們。

包括美國作家協會、美國推理小說作家協會(Mystery Writers of America)、美國科幻和奇幻小說作家協會(Science Fiction and Fantasy Writers of America)在內的類似團體都只允許已經發表作品的人加入。在某些情況下,甚至只有通過特定公司出版作品,或者版稅收入達到特定數額後,才能被這些團體接受。

與美國浪漫小說作家協會不同,多數傳統行會、工會和商業協會只承認已經擁有豐富經驗的專業人士。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浪漫小說作家都很熱情,他們可以接受尚未正式發表作品的人加入專業協會(圖片來源:Alamy)

這些入會門檻會令行業變得死氣沉沉,尤其是在當今的變革加劇的時期。例如,網絡理論家沃爾特·鮑威爾(Walter Powell)和詹森·歐文-史密斯(Jason Owen-Smith)就發現,20世紀90年代最成功的生物科技公司與新加入的公司結成了戰略同盟。

這種現象並不新穎。

芝加哥大學政治學教授約翰·帕吉特(John Padgett)發現,在文藝復興時期,與新崛起的家族結盟的弗洛倫撒上流家族獲得繁榮,而那些抗拒後來者的精英成員卻逐漸喪失影響力。

共享競爭信息

這種文化蘊含著強烈的輔導傳統。美國浪漫小說作家協會為沒有發表作品的作家舉行競賽,還會安排會議來追蹤新人,並且在雅虎、谷歌等平台組建非正式的群組,甚至組織線下聚會來為新人提供指導。

當新的數字自助出版渠道10年前開放時,這些人際網絡的價值就得到確認。

包括以沙利文家族書籍而聞名的暢銷書作家貝拉·安德烈(Bella Andre)在內,許多採用自助出版模式的浪漫小說作家,在嘗試新的數字出版和推廣方法時,都會與其他作家分享自己的失敗教訓和成功經驗。瑪麗·福斯(Marie Force)是《甘森特島》(Gansett Island)系列暢銷書的作者,她創辦了一個在線自助出版諮詢小組。像布倫納·奧布裏(Brenna Aubrey)這樣的作家(她的浪漫故事是關於極客文化的)甚至還公布了自己的收入。

這種超乎尋常的透明度促使許多浪漫小說作家在數字領域取得成功,在其他領域同樣能發揮作用。

例如,公開分享當地的價格和最佳做法可能對那些通過Upwork和TaskRabbit等網站找工作的人很有價值,他們中的很多人都是自己定價的。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浪漫小說作家的協作精神能否幫助其他類型的自由藝術家設定自己的費率?(圖片來源:Alamy)

向新手徵求建議

浪漫小說作家的開放性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好處,這讓他們有機會接觸有創新意識的人。我所研究的最成功的浪漫小說作家都是有經驗的老手,但他們卻都會向新人尋求建議。

借助社交網絡分析工具,我和我的同事埃爾斯佩斯·雷迪(Elspeth Ready)查看了我們調查的4200位浪漫小說作家的建議模式。

雖然你可能認為新手向其他作家尋求建議的頻率高於任何人,但事實並非如此。在我的調查中,有72%的未發表作品的作者在過去的一年裏尋求建議,也有一些知名作家諮詢意見的頻率與他們相同。這些知名作家都有興趣轉向自助出版行業。

他們中的許多人的確成功了。我發現,到2014年已經通過傳統渠道出版作品的作家在增加了自助出版渠道後,收入超過了其他的浪漫小說作家:這些所謂的"混合"作家的中等收入達到87000萬美元。

當然,大多數作家的收入並沒有那麼多:一半的人年收入不到10000美元。我的調查所使用的數據都是受訪者自行匯報的,因此可能並不準確。不過,總體而言,隨著數字零工經濟的發展和其他作家收入的減少,這些作家的前景的確得到了改善。

當工作變得越來越孤獨時,似乎的確應該形成一種模式,讓那些靠想像成功的愛戀關係而謀生的自由職業者得以相互關懷、彼此支持。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