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富豪當隨從是一種怎樣的感受?

廚師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對凱瑟琳·裏奇(Catherine Richey)來說,成為一名私人廚師,並不意味著待在別人的廚房裏無法活動,也不意味著隨時凖備為別人辛苦地凖備飯菜。

有的時候,作為老闆的親密隨從,這反而能讓她和全家人一起享受免費旅行。

"我的客戶希望我聖誕節的時候能在他們的農場為其凖備菜餚。而我告訴他們,我不能離開家人。所以他們當時把我的丈夫和3個孩子,以及所有的食品都帶到我們自己的私人飛機上。我的孩子度過了5天的美好假期。"

裏奇是一名私人廚師,還是Lavish Cuisine的創始人,她給德克薩斯州的一個富有的油氣家族當了3年私人廚師。

作為一名私人廚師,她成為少數能在巨富客戶的私人生活中提供服務的專業人士。對於那些花費很多時間出門旅行的巨富人士來說,在重要的旅行中帶著一個深受自己信任且必不可少的團隊,並不是什麼罕見的事情——有的是為了安全,有的是為了健身,還有的只是為了在旅途中得到家一樣的舒適。

但近距離為這些富豪和名人效力究竟是一種怎樣的感受呢?

Image copyright Catherine Richey
Image caption 私人廚師凱瑟琳·裏奇表示,跟富裕的老闆一起旅行時,保密是工作中最重要的部分(圖片來源:Catherine Richey)

信任

裏奇表示,這項工作要求很高,有時候還要面臨很大的壓力。她跟隨僱主去過美國各地的許多住處,還會跟他們去更遠的地方度假。加上為其他客戶提供的服務,她一年大約能賺到65000美元,而工作時間則會因為是否要出差而有所不同。

"客戶可能一開始凖備去餐廳用餐,但後來卻打電話過來說:'我需要16個人的晚餐'。"她說,"我們也有可能要飛到偏遠的地方,那裏沒有像樣的雜貨店,所以我必須帶著所有的食材和設備在幾小時內趕到機場去見他們。"

但與臨時增加用餐人數的聚會晚餐相比,謹慎行事顯得更為重要。

"他們之所以願意多花錢找人陪他們一起旅行,是因為他們信任你。"裏奇說,"當客戶跟家人、同事或朋友在一起的時候,如果知道我在廚房,他們肯定會很安心。他們知道,無論湖邊小屋發生什麼,那個周末發生的事情都不會傳出去。"

"保密顯然很關鍵。" Barbier Security Group創始人伊萬·巴比爾(Evan Barbieer)說,他為名人、政府官員和政治人物提供私人安保服務,曾經跟隨客戶前往國外。"你可能在車裏聽到戰略對話或政治策略,第二天或幾個小時之後,你又會聽到對手的談話。這些對話都會對社會產生很大影響,但你不能透露。每個人都需要信任你。"

Image copyright Stuart Lirette
Image caption 伊萬·巴比爾曾經保護過明人、外交官和政客的安全,其中就包括美國前副總統阿爾·戈爾(Al Gore)(圖片來源:Stuart Lirette)

這種靈活性和保密性價格不菲——巴比爾表示,使用個人安保服務時,每名保鏢每天的費用在1000美元至2000美元之間。如果要讓私人教練跟自己一起旅行,花費會達到當地課程的20倍。

戴布裏·巴倫(Debrae Baren)是美國俄亥俄州的一名私人教練,他的客戶包括企業主、醫生甚至航空公司老闆。巴倫每天的費用為900美元,旅行費用另計。"但我知道他們的程序,我會給他們規劃與眾不同而且頗具挑戰的課程,我還知道他們在做什麼工作。"巴倫說,"一旦你獲得信任和默契,他們就不想更換教練或訓練計劃,即便是在旅行途中也不例外。"

裏奇表示,她的職業也很相似。廚師會了解顧客的口味和飲食需求,還知道廚房和銀器等細節問題。"一個私人廚師可以省去很多精力。根據飲食需求攝入保健飲食對我們的健康非常重要。讓別人為你解決此事可以帶來莫大的幫助。"

不要越界

巴比爾說,私人保鏢等隨行團隊的成員也可以被認為是一群旅行伴侶。"要做好這份工作,你的身份似乎是保鏢、禮賓和私人助理之間的混合體。我可能負責挑選酒店,因為我會考慮安全因素。我們也會提前與客戶溝通,了解他們是否希望我們出現在顯眼的位置。有的客戶可能因為被別人看到自己有保鏢而感到尷尬。還有的人則希望我們能成為他們形像的一部分。"

巴比爾說,對隨行人員來說,記住自己的角色很重要。"經常看到這種錯誤:保鏢認為自己代表了客戶的身份和財富。當你的保鏢試圖為所欲為或發號施令時,肯定對客戶的形像不利。"

雖然工業化國家的服務經濟已經明顯超過製造業,但精英服務提供商仍然很難找到確切的需求。但坊間證據也表明,需求的確增加了:巴比爾說,他看到了私人安保需求的增加,包括假日期間,他認為這源於媒體對暴力活動的報道,以及人們對恐怖主義活動的擔憂。

新加坡金融情報公司Wealth-X的定制研究主管溫斯頓·切斯特菲爾德(Winston Chesterfield)表示,億萬富翁、名人以及有影響力的大家族最有可能僱傭個人助理。淨資產低於1億美元的人不太可能配備隨行人員。

在Wealth-X,切斯特菲爾德發現,為旅行配備的個人保鏢、私人教練和飲食專家,以及髮型師等個人美容專家的數量都有所增加。他說,這與大型私人飛機的使用有關,這些飛機可以容納更多的隨行人員。他還表示,富人離家的時間較長,所以就更希望在旅途中獲得"家的舒適",並看到熟悉的面孔。

雖然讓私人廚師跟你一起度假對多數人來說仍是白日夢,但裏奇說,現在並不只有富豪才享受私人廚師提供的服務。

"我們看到有更多有孩子的工薪階層家庭,他們回家的時候已經筋疲力盡,所以希望剛回家的時候能讓私人廚師在這一周為他們凖備4道不同的菜。這些菜可能非常健康,碳水化合物也要很低,或者遵守用戶對某些食物的禁忌,而客戶往往不具備學習烹飪的慾望或能力。與此同時,還有更多的廚師成為私人廚師,所以供給也在增多。"

零工經濟也帶來了許多新的商業模式,讓人們更容易獲得個性化服務。例如,Soothe和TroupeFit等應用讓按摩治療師和私人教練比以前更容易提供上門服務,而MiumMium則把用戶與私人廚師聯繫起來。

所以,雖然我們大多數人可能無法帶著整個團隊一起旅行,但在家裏的時候,我們或許可以假裝自己有這樣的派頭。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